徐 賁·有利可圖的“有機知識分子”(下)

這些姓名對今天的人們也許非常陌生,但在伊拉斯謨的時代的知名度絕不在二十世紀的希特勒、斯大林、齊奧賽斯庫、波爾布特、卡扎菲之下。伊拉斯謨還規勸君主,不要以為自己是人民的“主人”,“如果你說你是所有子民的主人,那麼他們就必定是你的奴隸;在這種情況下你可就得當心了,因為誠如古人所言,每一個奴隸那里你都會發現一個敵人”。

講授權術也好,勸說仁政也罷,正如歷史學家彼德·比爾克(Peter Burke)所說,人文主義者是“跪著把自己的作品獻給君主的”。馬基雅維里親自把自己的著作《君主論》送給他年輕的君主洛倫佐·德·美第奇。伊拉斯謨把他的作品《基督教君主的教育》獻給在布魯塞爾宮廷里的查理五世時,也是如此。可以說,這些為君主獻策的人文主義者是最早的“有機知識分子”,他們的“君主教育”包含著明顯的巴結意圖,連伊拉斯謨這樣的大學者也不能免俗。

莉莎·賈丁告訴我們伊拉斯謨是如何“跪著”向君主奉獻這部著作的:伊拉斯謨的《論基督君主的教育》於1516年5月由弗洛本出版社在巴塞爾出版,是在查理王子登上阿拉貢王位的時候敬獻給他的。此前數月,伊拉斯謨被任命為查理的咨議。根據他自己的記錄,他向查理贈獻了一部簽名本以表敬意。呈上的這篇文獻是作為一份精神“咨議”,也是借此謝恩與致敬。《論基督君主的教育》首版的扉頁說此書是“凝練成令人倍感振奮的箴言”,旨在教導所針對的君主,並給予其道德上的支持。同樣在扉頁上,也說明本書收入了“其他一些十分重要的相關作品”,其中包括他獻給腓力大公的一篇頌詞。這篇頌詞一直被研究者視為“伊拉斯謨在尋求庇護關係和穩定收入時寫下的一份令人郁悶的諂媚之作”。

腓力給了伊拉斯謨一大筆錢作為獎賞,或許還為他提供了一個職位,負責教育自己的孩子(包括年僅3歲的查理王子)。1517年,伊拉斯謨為了尋求一位更慷慨的庇護者,再一次利用了《論基督君主的教育》,向英國的亨利八世敬贈了一部手工裝飾的1516年弗洛本版,“1518年4月中旬,伊拉斯謨收到了國王賞賜的20鎊。按照伊拉斯謨的標準,這筆報酬令人失望”。 今天的“學者”不再需要下功夫去寫作《君主論》或《基督教王子的教育》這樣的傳世名著,他們只要動動嘴皮子就能領到百萬之巨的犒賞,他們才是真正生而逢時的有機知識分子。

(徐賁(Xu Ben),美國加州聖瑪利學院英文系教授。畢業於復旦大學,獲麻薩諸塞大學文學博士。曾任教於蘇州大學外文系,現任美國加州聖瑪利學院英文系教授。提倡民主、法制、公民教育等普世價值。著作包括Situational Tensions of Critic-Intellectuals(1992)、Disenchanted Democracy(1999)、《走向後現代和後殖民》(1996)、《文化批評往何處去》(1998)、《知識分子和公共政治》、《人以什麼理由來記憶》(2008)、《統治與教育:從國民到公民》(牛津大學出版社,2012)等。)

Views: 1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