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華庵坐落於鬧市區,斜對面就是著名的哈爾濱工程大學。這嚴華庵里有一個新來的小尼姑,二十三四歲,法號凈文,不但長相俊美,而且特別的聰慧。凈文下得一手好圍棋她爸爸就是哈埠一個有名的圍棋手,可惜英年早逝,後來她媽媽又改了嫁。不知什麽原因,就把她送到嚴華庵來,落下青絲髮,變成比丘尼。生活盡管很乏味,一旦精彩起來比電影還出彩。凈文年紀輕輕耐不得寂寞,就常常換上便服溜出來,找對面的大學生們對弈,從未輸棋。嚴華庵旁邊的住宅小區里有個小青年,叫田之春,也是酷愛下棋,鬥遍了附近的幾個居民小區,無人能敵。最近聽說嚴華庵里來了個能下圍棋的小尼姑,鬥遍了工程大學里的大學生們,卻無人能取勝於她。田之春心中自然不服,很想與凈文一爭高下。

出家人本應淡泊名利,遠離爭鬥,但是那小尼姑凈文也是年輕氣盛,聽說有人敢挑戰她的棋藝,自然的亢奮起來,那些個清規戒律早就給淡化掉了。更有好事的棋迷從中撮合,一場好戲便開場了。那一天的傍晚,四方的棋迷包括工程大學的幾個大學生齊集嚴華庵大墻外的一個空場上,觀看小青年鬥小尼。凈文穿了便服出來,不知是誰還弄了頂太陽帽給她戴到頭上。待坐定後,田之春見那小尼如此美貌,冰潔玉潤,便笑嘻嘻地說:有些人心比天高,就是掉在地上找不著!須設一賭,方才有趣呢。凈文這才仔細看了看面前的小青年,見他也是生得眉清目秀有潘安之貌,忙問:賭什麽?田之春說:如果你輸了,便嫁給我作妻。如我輸了,便落髮為僧,在這庵前給你挑一世水。圍觀者大叫:好!凈文本來要斥責田之春無禮,但他所言卻無違賭鬥之規,加之眾人齊聲喊好,狂一熱的氣氛使她感到緊張,弄得小尼無言以對。田之春見小尼半是嬌羞半是怨,便說:怎麽樣,若不敢賭,現在認輸也不遲呢。

哪有不鬥而認輸之理?小尼姑心氣很高,心想你是養尊處優,不知好歹呢。她咬咬牙就跟田之春鬥開了棋。他們鬥的自然是快棋戰,沒想到第一局小尼姑就落敗了。照常規,下棋須三局定輸贏。第二局雖然時間慢了點,小尼姑卻是險勝一著。她長噓了一口氣,對田之春說;你我各勝一盤,自是和了罷?田之春自然不幹:鬥棋哪有不分出勝負便罷手的,三局兩勝,你不必像戒毒那樣戒我,請師傅盡出絕招吧。到了第三局倆人一個怕被重視,一個怕被忽視,都下得很小心,快棋慢走。高手過招,弄得圍觀的人也安靜下來,眼睛都直了。盡管這樣,大概是小尼姑方寸已亂,在明顯和棋的形勢下收關時走了一步昏招,被田之春吃掉了一條大龍凈文敗了。輸了棋,按賭前的約定,凈文須嫁與田之春作妻子的,還有這麽多人作證,抵賴不了的。凈文的師傅知這小妮子經常換了便服溜出去找大學生們下棋,這是凡心不息,塵緣未斷,成不了佛門弟子的,遂放她出了山門一場棋局成就了一段姻緣。

新婚之夜,田之春送走了客人們來到新房,見新娘子王靜文凈文出山改俗名王靜文了還未睡覺,在看棋譜,便笑著問:那一場鬥棋你沒後悔吧?王靜文也笑道:不悔。田之春終於看到了她那動人的笑臉,就問:既然輸棋,為何不悔?王靜文答:雖然輸一局棋,卻得一棋侶,你敢跟我再下一盤嗎?田之春立刻來了精神,說:我有什麽不敢的,今天是新婚之夜,晚睡一會兒不妨。於是他打開大燈,擺上棋盤,夫妻倆又鬥起來。

王靜文說的不悔,是真心話,若是不與田之春鬥棋,此時便只有青燈古佛相伴,何來如此良辰美景?但是棋子落盤之一聲,依然如木魚之一聲。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