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寶德《風情與文物》巴黎的街頭畫家(下)

若干年前我初次到巴黎旅遊時,特別選拉丁區的小旅館住下,希望看到些畫家的街頭活動。我當然失望了,因為我對拉丁區有錯誤的看法。靠拉丁區一面的塞納河岸,聖母院外觀最為美麗動人,照說應該有很多畫家去畫才對。其實不然。沿著河岸石欄,有很多木製的箱子,固定在欄上,並上了鎖。我初次看到是在晚間,以為那是藝術家的畫具箱。第二天去看,發現每一個箱子相當於一個攤位,打開來,撐起棚子,就是賣觀光品的小店。其販賣品中多的是印製品與廉價的古董畫頁,自然也有些寫生畫,但已完全變質了。至於當年這裏是不是街頭畫家的集結地就不得而知了。

第三類街頭畫家是我這次訪巴黎才看到的。

最近幾年,巴黎市景觀所經受的最大改變,就是在塞納河北岸不遠處,拆除舊屋,建築了兩座觀光大樓。那就是有名的「市場」大廈與龐畢度現代藝術中心。如果自正統的都市設計的理論來看,這兩座鋼架與玻璃組成的怪物,絕對是離經叛道,最最要不得的。然而法國人居然容得下這種東西。兩所之中,最令保守派髮指的自然是龐畢度中心了。

一位朋友告訴我,巴黎人有一個說法:巴黎最美的景觀是站在龐畢度中心的屋頂上眺望。這是因為你不必要看到龐畢度中心。不管這句話是不是公平的批評,站到龐畢度的屋頂上確實可以看到美麗的巴黎市景,尤其在晚上。因為龐畢度中心是附近最高大的建築,在它的瞭望臺上可以超過巴黎平均的五層樓屋頂,看到遠處的教堂的尖塔與圓頂。

對於其建築本身,我不打算在此加以評論。我所留意的這座中心的正面開闢了一個相當大的廣場。這裏已經成為歐洲年輕反叛的一代的集中地。我不知道法國政府建造這樣一座超現代的庫房式建築的動機,但是建築物中相當高級的設備,高級得近乎貴族意味的現代藝術展示,門票要幾塊美金,表示他們是很學究味,很認真的。廣場上年輕人的大集結,是不是也在他們的計畫之中呢?

這些男女青年,每晚在廣場上以各種方式開狂樂晚會。有各種表演不斷的進行著,堪稱熱鬧非凡。觀光客自然也樂得來欣賞這些免費的表演。很多年輕人玩得累了,吵鬧得夠了,就地一躺,可省旅館錢。不幸這座廣場上只有一座廁所,要付一法郎才能進去。所以這些年輕人在廣場的各角落較陰蔽之處隨意方便以示抗議。龐畢度廣場的特點之一就是這種無所不在的尿騷味。

年輕人追求自由與歡樂,但免不了也要吃飯。所以有些表演也是街頭賣藝性質,希望觀眾賞幾個錢。白天觀光客多的時候,廣場上也滿是地攤。他們賣的多是手工藝製品,其顧客顯然是比較「進步」的年輕人。這些人也沾染了點浪漫的波希米亞的味道,雖然開放得有點過分,比起畫匠式的街頭畫家要討人喜歡些。

我們所說的第三類街頭畫家,是這些年輕中人喜歡塗鴉的人。他們能不能稱為畫家尚是一個問題。他們沒有畫具,不用紙或布,而是用顏色粉筆畫在人行道的地面上。他們所畫的內容是抽象的、帶有圖案意味的、五彩繽紛的。不用說,這種畫家沒法賣畫,而是免費供大家圍觀的。正因為如此,他們的手法也非常老練,所畫能引人入勝。他們是在表演,不是出賣商品,因此只靠觀眾丟幾個法郎在他們身邊。等他們畫完,觀眾的興趣消失了,他們就換另一個位置,從頭開始,讓完成的作品供大家踐踏或欣賞。他們好像一些頑皮的孩子為街頭加上彩色的妝點,為大眾增添些歡笑。

我至今不明白巴黎的警察為甚麼不干涉他們。其實在巴黎幾乎看不到警察;連交通警察也少見。這些街頭的畫家有沒有經過考試?有沒有執照?我毫無觀念。就我個人的意見,好像沒有考試的必要。畫的好壞只有顧客去判斷,考試官為他們作主是不合理的。

反過來說,拿到一張執照,並不畫畫,卻用來擺地攤,應該加以糾正。擺地攤就是純做生意,雖然各種複製品及大量生產的畫也有美術品的樣子,實際上是商品,只能魚目混珠,降低大眾的文化水準。這樣的街頭畫家已在臺北的街頭上出現了,恐怕無助於國家文化水準的提升。畫家與販子之間應該有分際的,不知各位讀者以為然否。

Views: 1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