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松柳彭瓊英:唐代娛樂文化與唐傳奇演變(上)

【內容提要】  唐傳奇作為一種獨特的藝術形式,在我國小說史上具有劃時代的意義。它代表著小說的確立,然而,唐傳奇的真正成熟、繁榮時間只有從中唐貞元至長慶短短四十年時間。唐代文人的娛樂生活需要促使他們創作傳奇。歌詩贈答、說話等娛樂活動與唐傳奇相互影響並促進唐傳奇的發展。娛樂主體的轉變及文人逐漸失落的遣興娛樂的閑情逸致使唐傳奇逐漸式微,以說、唱、演的形式繼續流傳。


有唐一代文學的發展,在唐代詩歌光焰的輻射下,文賦不斷革新,詞體逐漸產生和建立,各種文體都在不斷成熟與新變,惟有傳奇是一個例外。唐傳奇真正成熟、繁榮的時間只有中唐貞元至長慶短短四十年,幾乎所有的唐傳奇優秀作品都產生於這一時期。其興也速,其衰也速,這樣的文體演變在前代並未出現過。幸好唐傳奇並非僅僅以靜止的書面形態流傳,而是同時以動態的說、唱、演等表演形式存在與流行,這才給後人的研究提供了新的資料。但這一點並沒有引起學術界的充分關注。本文試圖通過對表演形態的唐傳奇的考察,探索唐人娛樂生活面貌,了解唐傳奇的生產方式,從而追尋唐傳奇產生、成熟、隕落的歷程。

 

一、娛樂文化活動需要與唐傳奇的產生


任何一種文藝形式的產生,不管其後來走向與盛衰狀況如何,在當時,必然與社會的生產方式有密切關聯,唐傳奇的發展演變也不例外。胡應麟云:“變異之談,盛於六朝,然多是傳錄舛訛,未必盡幻設語,至唐人乃作意好奇,假小說以寄筆端。”[1]認為傳奇是文人作意好奇之作,這是從創作者的角度思考的結果。而對於唐傳奇的創作意圖,學者們普遍認為是“行卷”“溫卷”的需要。這一點我們可以在很多文獻中找到例證。“顧世間則(傳奇)甚風行,文人往往有作,投謁時或用之為行卷。”[2]趙彥衛《雲麓漫鈔》中則描述得更為詳細,“唐世舉人,先借當時顯人,以姓名達主司,然後投獻所業,逾數日又投,謂之‘溫卷’,如《幽怪錄》、《傳奇》等皆是也。蓋此等文備眾體,可見史才、詩筆、議論。”[3]唐朝廷以文取士的科舉制度和士子們“行卷”與“溫卷”之風促進了唐傳奇創作的興盛。文人們通過自己的文章詩賦,以之為贄,奔波於主司和文壇巨卿之間,以此擴大聲譽,謀求一第。

這些都是從傳奇產生的外部條件進行考察的結果,行卷之風固然是促使士子們創作傳奇的重要外部條件,然而我們卻很難證明哪一篇傳奇作品真是士子“溫卷”之作,哪一篇傳奇真的對應舉者產生了有利的影響。不能否認的是,“行卷之風”確實為唐傳奇的產生創造了一種背景和環境條件,或者說提供了一種時代氛圍,對唐傳奇的創作者產生了影響。

然而,我們更應該看到另一些表面上看似沒有聯系的現象和事實,與唐傳奇的繁榮有著分不開的關係。那就是“社會經濟生活的進步和富裕;城市,特別是大城市的出現;城鎮居民日常閑暇時間的增多和對文化消費日益高漲的需求。”[4]中唐以降,唐代城市性質和功能有了很大變化。“沿街開店,坊內商貿,夜間交易,完全違背了城市設計的初衷,挑戰著城市里坊格局的合理性。城市的商業氣息衝擊著舊有的制度。隨著市民隊伍的壯大,那些舊有的規定開始逐漸松動,‘城’與‘市’的界限越來越模糊,嚴密封閉的街區結構開始松弛和裂變。”[5]商業的發展和城市生活的變化,城市“市民”娛樂消費的“文藝市場”開始繁盛,由此產生的大量口頭或書面的文藝作品,因此成為反映廣大民眾思想觀念,宣泄廣大民眾心理情緒的載體,成為廣大民眾的精神寄托。“歷史條件下作者們不同的創作動機有很大關係。唐人傳奇的興盛主要是出於青年文人們在聚會遊宴時遣興抒情的需要。傳奇創作一旦興起,以投合文人們的趣味,往往流行甚廣,逐漸由朋友間的娛樂助興而更大程度地起到為作者延譽的作用。”[6]

唐代都市中主要的娛樂形式有郊遊、賞花、宴飲及其他的民間百戲,其中,文人參與人數最多、最頻繁的便是宴飲集會。自古以來,文人們舉行詩酒文會,唱和酬答,給人們留下了高雅而浪漫的印象。唐代文人集會活動不但盛行於京城宮廷,而且蔓衍到地方,成為文人一種重要的生活形態。“文人集會與文學創作向來關係密切,它促使傳奇產生。”“無論唐人傳奇,還是敦煌講唱文學作品,目的都是為了娛樂消遣,它體現不同文化水平人們的不同娛樂消遣方式。”[7]元人虞集《寫韻軒記》說:“蓋唐之才人,於經藝道學有見者少,徒知好為文辭,閑暇無所用心,輒想像幽怪遇合、才情恍惚之事,作為詩章答問之意,傅會以為說,盍簪之次,各出行卷,以相娛玩。”[8]對唐人傳奇做了比較概括的評論,從中可以看出,傳奇本來就是文人之間藉以相互娛玩的創作。

講述本人奇遇,以之為詩題與友朋唱和並由善敘事者撰成傳奇文,這種風氣直接帶來了傳奇創作的繁榮。在唐傳奇篇末,常常有述及創作起因,多為友人聚談,聚談的主題則是奇聞軼事。這在文獻和唐傳奇本身就能找到很多記載。“如《任氏傳》“浮潁蛇淮,方舟沿流,晝宴夜話,各征其異說。”《廬江馮媼傳》“元和六年夏五月,江淮從事李公佐使至京,回次漢南,與渤海高、天水趙儧、河南宇文鼎會於傳舍。宵話征異,各盡見聞。”《鶯鶯傳》、《李娃傳》中均有類似記載,以上例證表明,不少傳奇是文人聚談時,征其話異的產物,而聞異事錄而傳之則幾乎是所有傳奇的共通點。這些“征其話異”的文人聚談,雖沒有後代的“說話”影響那般廣泛,但為傳奇的創作和傳播提供了便利的渠道。許多傳奇都是文人們聚談時產生的,通過對他人轉述的內容不斷加工而逐漸形成的。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