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再見,背崩(上)

藍問我:“修,為什麽都市一夜情泛濫的時候,這裏可以有那麽多為愛留守的感人故事?”

也許,是因為這裏潮濕的氣息,各種奇異的花草樹木,還有門巴族和珞巴族奇特的生活方式和堅守的土地。

就像我們聽到的那樣,為愛而留在此地的都市人應該是受到這氣息的感染,比如那個留在背崩的漢族男子。

背崩是墨脫地區最大的鄉,鄉裏唯一的一座都市建築,是一所傳來瑯瑯讀書聲的希望小學。

那個有著亞熱帶風情和感人故事的地方,催眠著我們的疲憊,讓我們馬不停蹄趕往那個毗鄰印度的地域。

從縣城往背崩方向的人較少,大多都是從拉薩方向過來。天蒙蒙亮,徒步的人們就都出發了。一路上,不時可以看到三五結伴的人,因此不覺孤單。

我們沒有聽旅館老板的意見,不怕死地駕車前往。因為雨季已經過了,大家都抱著僥幸的心理,認為路上不會遇見大塌方。

泥土之上落英繽紛。潮濕的土地如溫暖的懷抱,朵朵粉色的野花,似袖扣,也是化作春泥更護花。

山巒之間,有著縹緲的雲霧,似神仙居住的處所。這段路途上,不乏獨特的藤橋。因為珞巴人喜住崇山峻嶺,交通通常是由白藤編制的索橋。據說,不要一板一釘,只用原始森林裏的藤本植物那細長的莖蔓,就做成了柔韌的藤橋。過這種橋是有技巧的,你的步伐要跟隨著藤橋起伏的節奏,才可以安安穩穩走過。否則,就會不停搖擺,越害怕越容易被捉弄。

一路上的植被,總給我以遠古的孤獨感,無論是曲折向天的參天大樹,還是垂下細腰的小木,都像是山林的守護者,又似來自另一個空間的主宰者。

拐過一道彎之後,可以看見兩座山之間波濤滾滾的雅魯藏布江了。對面山上就是德興村,架在渾濁的江水之上的是德興藤橋。細細一道白色的線,連接了兩岸青山,穿流而過的江水似也失了霸氣。

最愛是那隨處可見的芭蕉樹,碩大的葉子,只是看看,就讓人心生涼意。因為此時,氣溫已經很高。

小道上,有擡著大竹竿的門巴人,也有背著小背簍的門巴婦女。

繼續往前,依舊是無數的小塌方,原本窄小的路面被沙石堆去一半,更加坎坷。一路上,不時有經幡出現在眼前,有時是在路邊,有時是在橋上。

在周邊的山頭,依然保持著刀耕火種的耕作方式。

門巴人每天起早貪黑,在農田裏面朝黃土背朝天地幹著農活,用一些簡易的工具維持著全家人的生存。在這山嶺之中,他們從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已經是高樓大廈,也不知道人類已經可以登上月球,只是簡單重復著每天的勞作,覺得這就是人生。

沿途可見門巴人焚燒的山地,單單那一塊光禿禿露著,像個癩子頭。他們在灰燼中埋下種子,驅趕野生動物,便守株待兔似的等著莊稼自然生長成熟。幾年後,當土地變得貧瘠,便被放棄,原本的人家又搬遷到一處山林邊,再燒出一片地來,重復以往的刀耕火種。據說,非洲有很多這樣的農業方式。

雅魯藏布江與多雄拉河交匯處,讓我想起了15歲隨母親的旅行,從大連到上海的郵輪上,清清楚楚可以看見渤海與黃海交界的線,一邊是渾濁的渤海,一邊是碧藍的黃海,而此時,綠樹這邊是清澈的多雄拉河,而彼岸則是混沌的雅魯藏布江水。

Views: 2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