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不只是門巴姑娘的愛情(下)

這老板是四川人,他說來這裏已經有10年,大概是方才聽到我們聊小姐,老板很認真地告訴我們,當年的第一批小姐,是徒步進來的。真是可驚可嘆!

還是少年的時候,他愛上了一位門巴族的女孩。女孩的聲音像銀雀,搖擺的腰肢如細柳扶風,見到她的第一眼,他就被深深吸引。從那天起,她所駐足的每一處,都可以看見角落裏他關註的目光。

門巴族的婚姻是自由的,有歌唱道“東北的山再高,遮不住天上的太陽,父母的權再大,擋不住兒選伴侶”。盡管這自由的婚姻不受父母約束,不受貧富等級影響,卻有著不成文的規矩,認為舅舅的女兒被別人娶走,就是姑家的兒子無能。因此,姑舅家早已結為秦晉之好。

姑娘沒有接受他的愛情,但他卻留在了此地,不願目光離她而去。

這在外人看來有些混亂的感情關系,摩梭人自己卻非常有規矩,一旦認定了對象,就會上門提親,也不會再去爬其他姑娘的墻頭了。

如今聽到,門巴族亦如是。舅舅是女兒家最有權威的人,一旦女兒出嫁,新郎家是要把舅舅招待得周周到到,讓他非常滿意。婚禮中,哪怕準備再完美,舅舅依然會挑事,指責這裏那裏沒做好,表達的是不舍女兒離家,希望她在婆家受到重視。

然而,當夫妻不和,要離婚的時候,就由不得舅舅了。只要村裏的頭人調解不成功,就可以離婚,財產物歸原主。若一方不同意離,則由另一方支付大牲畜和錢財,並且提出離婚的一方得不到子女。寡婦再嫁,亦是自己說了算。婚戀非常自由。

這樣自由的婚戀,卻有著隆重而獨特的婚禮儀式。

接走盛裝的新娘之後,往新郎家走的路上有“三道酒”。能說會道的敬酒人分別在新娘家的村口、半道之中、新郎家的村邊等候著。

到了新郎家,新娘喝完洗塵酒,就要換下所有衣物首飾,從內到外換上婆家準備的東西。據說,這一儀式象征著母權向父權過渡的歷史。

婚禮期間,將不斷出現鬧劇,參加婚禮的客人通常是自帶酒食,到飲罷唱罷的第三天,娘家人要回去了,除了告別,新娘的母親在開導了女兒之後,通常會呵斥女婿。待他們都走了,留下新娘哭泣時,她的母親會忽然帶著親人一起將新娘拉走,讓她一起回家。直到媒人調解,婆家人應承會待媳婦如親閨女,突如其來的婚變才落下帷幕。

想來也是,多少年獨守空房,過往的旅客也許是最好的聽眾,說罷,人走,也就什麽都不曾改變地繼續生活著。

藍小心翼翼地向老板打聽門巴人放毒是不是真的。我和陶偉都不吭聲,想起老板單戀的門巴族少女,多少是有些心疼的。老板點點頭,又搖搖頭,說道:“放毒的人家是可以辨認的,他們的門前會掛大黑蜘蛛,傳女不傳男。而其他的人家,會在門口掛上成串的雞蛋殼,這樣人家就是安全的。但是,你們最好不要去不熟悉的門巴人家裏吃飯和喝酒,她們有時把毒藏在長指甲裏,一碰就落了進去。”

據說,毒分為熱毒和涼毒,熱毒即刻死亡,涼毒則使人慢慢枯萎而亡。因為墨脫身處熱帶,在原始森林中有很多的毒果和毒樹,將之曬幹磨成粉就是毒。

老板說起話來,有種讓人安全的感覺,一字字一句句都非常沈穩。真的很難想象,像他這樣一個人,居然可以為愛留守如此多年。他告訴我們,這裏氣候炎熱,所以有時候是食物壞了,吃的人死去,正巧死前在某人家裏喝了酒或吃了飯,於是那家人被認為是放毒人家。這樣的人家會被村莊驅趕,甚至被牛皮裹住,扔進河流。

原始的生態總是殘忍的,這些冤死的人,不知還會否惦記著墨脫這片神秘的土地?

夜晚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雨點打在矮小的竹樓,打在屋頂的鐵皮上,叮叮當當,像一首催眠的夜曲。

藍走到我的床邊,小聲問道:“今晚,我可以跟你睡一張床嗎?”

我點點頭,她躺在我的身邊,挽著我的手臂,整個人蜷成一團。

Views: 1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