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文軒:人間的延伸——談動物小說

動物小說之所以能夠作為小說的一種樣式存在,並且越來越牢固地成為不可替代的一支,是因為這種小說能夠給予我們特殊的精神價值。

對動物世界的描繪與揭示,將會使我們看到似乎是動物世界特有的而實際上是很普泛的生命存在的形式。這一切,象一面鏡子,使人看到了自己的影子,看到了人類社會與動物世界在某些方面的相似,看到了整個世界的基本法則。動物世界是對人類社會的一個印證。我們之所以喜愛閱讀動物小說,正是因為它給了我們種種啟示。而這種種啟示,因為是來自於人類社會以外,反而會格外鮮明、強烈與深刻。動物世界的強者生存的原則,將會使我們領略到生存的嚴酷性;動物世界的原始沖動與生命的堅韌,將會使因為現代文明而變得缺乏血色與激情的我們受到感染與激勵;動物世界的純真、毫無做作與虛偽的品性,將會使已失去這些品性的我們在感到汗顏、無地自容的同時而重新向往這些品性;由描繪動物世界帶來的對博大的自然界的描繪,將會使我們重溫大自然的壯烈與溫情,並得到精神的洗禮與種種審美享受。

動物小說的意義遠不止這些-----這些甚至不是主要的意義-----主要的意義可能是它使諸種人間主題處在了一種新的境況之中,從而使這些主題得到了新的拓展。

人類社會除了有種種動物世界中存有的主題之外,它確實存有它特殊的主題,而且這些主題還是大量的。我們還應特別注意到這一點:動物世界的主題(如以上所說的那些主題),幾乎是恒定不變的,有史以來,便是如此,就永遠面臨;然而,人類社會卻會因為它的不斷運行而不斷出現新的主題。

文學要表現這些主題-----文學一直在不斷地隨著人類社會的變化表現這些主題。但文學卻不斷感到將這些人間主題放在人間的境況中直接進行表現時,常有不盡人意的地方。文學藝術中的變形處置,就是因那時常產生的不盡人意之感而導致的:雖然還是在人間,但這個人間已非本來的人間,它被改造與重組,甚至是被假定了。但變形處置,並未使文學家藝術家們從此就覺得在表現一切人間主題時盡如人意了。於是,他們將種種難以表現或在表現時有諸多不便的人間主題遷移到人間以外的世界:魔幻世界、科幻世界……。而動物世界是文學家藝術家普遍看好的世界。

通過實踐,小說家們發現,許多人間主題倘若還放在人間那種司空見慣的情景中表現時,則顯得蒼白無力,而一旦放在到動物世界中表現時,卻出人意料且又不可思議地得到了淋漓盡致、入木三分的揭示。他們還時常於暗中竊喜:一些由於種種原因而不能放在人間表現的人間主題,卻借著動物世界的掩護,不留口實地得到了確切而透徹的表現,從而了卻了作家們的一份心願,完成了文學應有的莊嚴而神聖的使命。

無疑,這個世界是假設的。

文學之所以被人們創造出來又被人們作為永久性的選擇,就正在於它滿足了人們願意沈醉於虛幻世界的欲望。客觀世界本已足夠豐富了。然而,人們仍然不能滿足。人們在利用造物主恩賜的幻造力,進行著一個無邊的虛無世界的創造。這個世界在當他們面對現實感到百無聊賴之時,給了他們無窮無盡的新穎景觀和蕩徹全身的愉悅。這個世界是他們存在於其中的世界的補充與延展。它使人們感到了真正的富有:因為它可以無限地被創造。

動物小說一直在進行著創造。

動物小說的創造必將是無休止的。

Views: 7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