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讀《東京夢華錄》《武林舊事記》,當時演史小說者數十人。自此以來,其姓名不可得聞。乃近年共稱柳敬亭之說書。

柳敬亭者,揚之泰州人,本姓曹。年十五,獷悍無賴,犯法當死,變姓柳,之盱眙市中為人說書,已能傾動其市人。久之,過江 ,雲間有儒生莫後光見之,曰:“此子機變,可使以其技鳴。”於是謂之曰:“說書雖小技,然必句性情,習 方俗,如優孟搖頭而歌,而後可以得志。”敬亭退而凝神定氣,簡練揣摩,期月而詣莫生。生曰:“子之說,能使人歡咍嗢噱矣。”又期月,生曰:“子之說,能使人慷慨涕泣矣。”又期月,生喟然曰:“子言末發而哀樂具乎其前,使人之性情不能自主,蓋進乎技矣。”由是之揚,之杭,之金陵,名達於縉紳間。華堂旅會,閑亭獨坐,爭延之使奏其技,無不當於心稱善也。

寧南南下,皖帥欲結歡寧南,致敬亭於幕府。寧南以為相見之晚,使參機密。軍中亦不敢以說書目敬亭。寧南不知書,所有文檄,幕下儒生設意修詞,援古證今,極力為之,寧南皆不悅。而敬亭耳剽口熟,從委巷活套中來者,無不與寧南意合。嘗奉命至金陵,是時朝中皆畏寧南,聞其使人來,莫不顧動加禮,宰執以下俱使之南面上坐,稱柳將軍,敬亭亦無所不安也。其市井小人昔與敬亭爾汝者,從道旁私語:“此故吾儕同說書者也,今富貴若此!”

亡何國變,寧南死。敬亭喪失其資略盡,貧困如故時,始覆上街頭理其故業。敬亭既在軍中久,其豪猾大俠、殺人亡命、流離遇合、破家失國之事,無不身親見之,且五方土音,鄉欲好尚,習 見習 聞,每發一聲,使人聞之,或如刀劍鐵騎,颯然浮空,或如風號雨泣,鳥悲獸駭,亡國之恨頓生,檀板之聲 無色,有非莫生之言可盡者矣。

譯文


我讀了《東京夢華錄》和《武林舊事記》兩部宋人筆記,(知道)兩宋說書藝人多達數十人。從那以後,說書藝人的姓名,就不為人們所知了。只是近幾年來,人們才異口同聲稱讚柳敬亭的說書技藝。

柳敬亭是揚州府泰州人,原姓曹。十五歲時,(因為)蠻橫兇悍,刁鉆不講道理,觸犯刑法,應當處死刑,(因此他)改姓柳,逃到盱眙城裏,給人們說書。那時(他說書)已經能使市民佩服、感動。很久以後,到了江 南,松江 府有個叫莫後光的讀書人見了他,說:“這人機智靈活,可以幫助他,用他的演技出名。”於是對柳敬亭說:“說書雖是低微的技藝,但也必須勾畫出(故事中人物的)性格情態,熟悉各地方的風土人情。要象春秋時楚國優孟那樣以隱言和唱歌諷諫,而後才能達到目的。”柳敬亭回到家裏,聚精會神,專心致志,用心練習 ,反覆推求。過去一個月,(他)前往莫後光處,莫(對他)說:“你說書,能夠使人歡樂喜悅,大笑不止了。”又過了一個月,莫(對他)說:“你說書,能使人感慨悲嘆,痛哭流涕了。”又過了一個月,莫後光不禁讚嘆地說:“你說書,還沒有開口,哀傷、歡樂的感情就先表現出來了,使聽眾不能控制自己的感情,(你)說書的技藝達到了精妙的程度。”於是柳敬亭就到揚州、杭州、南京(等大城市去說書),名聲顯揚於達宮貴人之中。在豪華大廳的盛大集會之上,在悠閑亭榭的獨坐之中,(人們)爭著請柳敬亭表演他的技藝,沒有不從內心感到滿足,說他演得好的。

寧南侯左良玉渡江 南下時,安徽提督社宏域想結交 左良玉,介紹柳敬亭到(左良玉的)府署。左良玉惋惜與柳敬亭相見太晚,讓柳敬亭參與決定重要秘密軍務。軍中官員也不敢以說書人的身份來看待柳敬亭。左良玉沒有讀過書,所有公文,都是部下文人立意謀篇,煉字煉句,引古證今,努力寫成,(可是)左良玉都不滿意。而柳敬亭耳朵經常聽到的,口裏經常說的,從僻陋裏巷俗語常談中得來的,倒沒有不合左良玉之意的。(柳敬亭)曾奉命到南京,當時南明朝中群臣都敬畏左良玉,聽說他派人來,上下沒有誰不以恭敬之禮接待(他),宰相以下的官吏都讓柳敬亭坐在向南的尊位上,稱呼他柳將軍,柳敬亭也沒有什麼不安的表現。那些街市上往日和柳敬亭很親近互稱你我的市民,在路邊私下說:“這人是過去和我們一起說書的,如今他竟這樣飛黃騰達了!”

不久,南明朝庭覆滅,左良玉也死了。柳敬亭的資財差不多花光,又象昔日一樣貧困,於是又開始走上街頭,重操舊業。柳敬亭既然在軍隊裏的時間很長,那些蠻橫狡詐、不守法紀的人,殺人犯法、改名換姓、逃亡在外的人,流離失所、悲歡離合、國破家亡的事,(他)都親眼見過,而且各地的方言,大眾的愛好和崇尚,都是他所熟悉的。(因此他)每講一詞一語,讓人聽起來,有的象刀槍劍戟碰撞,帶甲騎兵突然沖出,颯颯作響,騰空而起;有的象狂風怒號,苦雨泣訴;有的象鳥鵲悲鳴,群獸驚駭,使人立即產生亡國之恨,聽不清伴奏的樂聲。(他的藝術造詣)已大大超過了莫後光所說的那種境界了。

黃宗羲(1610~1695)

明末清初思想家、文學家。字太沖,號梨洲,又號南雷。余姚(今屬浙江 )人。父黃尊素,東林黨 中重要人物,因揭露魏忠賢罪惡,為閹黨 誣陷,冤死獄中。黃宗羲深受家庭影響,重氣節,輕生死,嚴操守,辨是非,磨礪風節,疾惡如仇;反對宦官和權貴,成為東林子弟的著名領袖。清兵南下,黃宗羲組織同志,起兵抗擊,不利,走入四明山,結寨自固,又依魯王於海上。抗清鬥爭失敗後,從事著述。他堅決反對明末空洞浮泛的學風,倡言治史,開浙東研史之風,為清代史家之開山祖。史學之外,對經學、天文、歷算、數學、音律諸學都有很深造詣。清廷多次企圖羅致他,威逼利誘,終不為所動,堅不赴征,表現了堅定的民族氣節。他為保存史料而編選的《明文海》,600卷,未及刊行。

黃宗羲著作宏富。《明夷待訪錄》是他進步思想的集中表現,也是其縱橫恣肆、宏偉渾樸散文風格的鮮明表現。書中突出地批判封建專制制度,帶有鮮明的民主 思想色彩。書中明確指出:“為天下之大害者,君而已矣。”又說:“天下之治亂,不在一姓之興亡,而在萬民之憂樂。”他揭露封建皇帝以天下為私產,“屠毒天下之肝腦,離散天下之子女”,以博其“一人之產業”;“敲剝天下之骨髓,離散天下之子女”,以奉其“一人之淫樂”,並“視為當然”。

黃宗羲論文主張言之有物,反對那些“徒欲激昂於篇章字句之間,組織紉綴以求勝”,譏刺內容“空無一物”的作品(《陳葵獻偶刻詩文序》)。

黃宗羲的傳狀、碑志文,涉及人物的方面很廣,從各種不同的角度反映了明清之際大變動的社會面貌。他身為史學大家,對明朝歷史典故極為熟悉,且多身歷見聞,又善於敘事,故寫來都逼真傳神。其中尤著力表彰忠臣義士的堅定節操和壯烈行為。張煌言堅持抗清19年,不幸被俘,從容就義;明末遺民余若水隱姓埋名,清苦自持;周難一投老窮荒,“出沒瀑聲虹影之間”,黃宗羲都為他們寫墓志。在《子劉子行狀》中,對劉宗周諍臣兼學者的形象,倔強鯁直的性格,刻畫得很成功。明末東林、覆社的反宦官鬥爭、南明政權內部抵抗派和投降派的鬥爭,也得到了深刻的反映。

黃宗羲詩的成就不及散文,但也留下了一些可誦之作。他的詩直抒胸臆,不事雕飾,多故國之悲,懷舊之感。如《感舊》的“可怪江 南營帝業,只為阮氏殺周鑣”,諷刺了南明弘光朝的馬士英、阮大鋮的倒行逆施。《山居雜詠》中:“鋒鏑牢囚取次過,依然不廢我弦歌。死猶未肯輸心去,貧亦其能奈我何?”充分表現詩人對抗逆境的頑強意志和樂觀精神。

著作有《宋元學案》和《明儒學案》、《明夷待訪錄》、《律呂新義》、《易學象數論》、《黃梨洲文集》、《黃梨洲詩集》、《行朝錄》等。

Views: 90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