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迪:以開放和寬容釋放無限的創造力

教育是面向未來的事業,但是,未來具有無限可能性和不可全面預測性;教育是面向全體學生的事業,可能顧及了絕大多數,卻忽視甚至扼殺了極具創造力的獨特個體。

科舉制度是中國歷史上除四大發明以外的最重大的發明,也是最重大的制度創新,它曾經對中國古代社會公平選拔人才、促進社會公平流動,對於增強中華民族的凝聚力和中華文化的延續與發展,發揮了不可低估的作用,一大批精英成為治國能臣和文化精英,中國也在相當長的時間裏成為世界上最強盛和繁榮的國家,經濟規模長期保持領先,使中華文明一度燦爛輝煌。

但科舉制度在時代發生重大變化的時候,卻選擇封閉和傲慢,扼殺了無數個體的創造力,扼殺了中華民族的生機與活力,當西方工業革命和科技革命釋放無限創造力的時候,科舉制度的傲慢、固守和封閉,將其曾經的輝煌,蕩滌無余。我們不能否認古人對科舉制度的投入,對科舉考試的日益精致的設計,為科舉制度服務人員的兢兢業業,但是,時代變化後,它所起的作用卻日益相反。這源於這個制度沒有與時俱進,沒有向未來保持開放,讓新的內容、新的元素融入進來,激發新的活力。科舉制度在新的時代不思開放和彈性,反而固守,更趨封閉、剛性,在西方文藝覆興、啟蒙運動、工業革命、科技革命、大學制度精彩紛呈的時候,更執著於自身固有的思維、程序、行為方式,卻不知道,對科舉制度的如此的執著,起著南轅北轍的作用。李約瑟之謎由此產生。

經濟學家林毅夫以其經濟學家的獨特視角來解釋“李約瑟之謎”。他指出:“工業革命的特征包括紡織機器、蒸汽機以及鋼鐵的使用,但最重要的特征是技術變遷的速度加快。技術變遷的速度能夠不斷加快,是因為經驗的重要性已為實驗所取代。在前現代社會,經驗主要是生產的副產品,農民通過偶然的試錯發明新技術。到了18世紀,試錯通過主動的實驗來進行,一個科學家在實驗室裏一年所做的嘗試錯誤數量,可能是幾千工人和農民一輩子嘗試錯誤的總和。在工業革命的前後,由於經驗型的技術發明轉變為實驗型的技術發明,歐洲嘗試錯誤的數量突然間迅速增加,技術發明的速度也就隨之加快,遠遠超過了中國和其他地區的技術進步水平。”他認為,雖然好奇心是與生俱來的,但是使用數學與做可控制實驗卻需要後天學習。在前現代中國,有好奇心的人因為科舉制度所產生的激勵機制妨礙了這個人對數學和可控制實驗這種後天能力的學習,沒有積極性去學習數學與可控制實驗,從而導致在數學與可控制實驗上的人力資本不足,科學革命就無法產生。

我們的教育制度、體制、機制以及其他相關的教育思想、方法,都需要保持對時代、對未來的開放,保留一些彈性與靈活的空間。

因為教育面向全體學生,因此制度、機制等方面的設計首先需要考慮面上的問題,求最大公約數。高考制度的重要價值就在於此,我們學校的教育、教學、管理的設計和規範也是遵循如此的思維和方法,這些能夠使教育承擔起它最基礎性的工作。但是,僅僅這些還不夠,因為教育始終存在和需要面對特殊的群體、特殊的個體,向他們開放、寬容,給他們發展的空間和機會,不僅是以人為本的需要,更是釋放創造力的需要。

教育需要呵護和激發好奇心,林納斯•托瓦茲(Linus Torvalds)是在大學時代編寫出了Linux電腦操作系統背後的源代碼,他這樣做是“因為好玩”。教育需要為特殊個體留出自由、寬容的空間和氛圍。喬布斯生活在美國中產階級家庭,他自稱從未覺得缺錢,他的創造和創業不是為了錢,他只是有一種近乎偏執的“扭曲”現實的強烈願望,他並不顯得熱衷於學科知識的學習,但酷愛音樂的他,執著地要想讓1000首歌曲放在一個盒子裏,屏幕定要用新的翻頁方式。這些奇怪大腦的奇思異想,不合現實、不合常規、不合主流的“好玩”或執著,卻蘊含著無限的創造力。

孔子的教育思想,儒家的修身齊家治國學說,曾經保持著開放性和彈性,即使以今日的苛刻眼光,也仍會覺得孔子的教育思想向著未來開放著,向著不同個性的學生開放著,為非主流保留著彈性的空間。但是,正如宋明理學因其“理性的傲慢”拒絕開放、排斥異端一樣,科舉制度因其制度的傲慢拒絕向時代和未來開放,應試教育及其方式日益精細化、精致化,留給每個個體的自由空間日益被壓縮,最終導致個性的窒息和創造力、適應性的全盤喪失,在1905年過遲地被廢棄時,中國社會已為此付出了今日仍需支付的代價。

今日的中國教育制度、體制、經驗及方法,在其基本面上,是有其光輝燦爛的一面的,在與政治、經濟、文化和社會的互動中,發揮著積極作用、貢獻巨大。沒有這樣幾十年教育的貢獻,沒有如此規模巨大、日益增厚的人力資本的投入,改革開放30多年的經濟奇跡是不可思議、無法解釋的。中國模式絕不只是一般人所以為的無限供給的廉價勞動力即所謂“人口紅利”,這一模式能夠維持30多年仍保持旺盛的生命力,除了其他促進經濟持續增長的因素外,人力資本的不斷增長、提升是其中不可忽視的支撐。在今日,每年數百萬的高校畢業生,源源不斷地進入人力資源市場,為中國經濟註入了活力。但在另一方面,在基本面之外,在常規以外,也日益暴露出目前教育體制、經驗、方法之不足。經濟增長方式轉變、產業轉型升級之艱難與曲折,其背後的最深刻的原因在於創造力的匱乏,無論是科技創新抑或文化創意,均沒有高質量的源頭活水的註入。雖然在局部領域,例如航空航天等有所突破,卻難以掩飾更大範圍的創造力的匱乏,自主創新能力的不足。一個曾經創造四大發明,曾經領跑世界創造獨特文明的民族,何以找不到旺盛的創造力,而有“錢學森之問”?根源在於我們的教育體制、管理方式、思維方式,在堅守其主流、常規、普遍性的時候,沒有保留開放性、自由、寬容,對非主流、非常規、獨特性甚至奇異個性和行為的開放與包容。對於教育的體制、管理方式、經驗與思維模式有一種自我的傲慢,將一切的個性死死地固定在設定的有限的框架內。

教育是面向未來的事業,而未來是不確定的,沒有人能夠全面地預測未來社會的具體形態。計劃經濟的傲慢在於固執地以為掌握了關於經濟運轉的一切信息,卻因為執行者最終無法掌握全部的信息而使美好的計劃失靈。教育在面向未來時,同樣沒有資格傲慢,因為沒有人可以預測到一個學習成績不突出、迷戀音樂和禪宗、行為不循規蹈矩的學生,會創造出集科技、商業與藝術和時尚為一體的iphone,從而改變了世界,改變了人們交流的方式。未來充滿不確定性,是無限敞開的,我們的學生又是處於成長過程中,教育就需要審慎和謙遜。在我們的教育體制和方法為一般的學生建立常規的同時,需要保持應有的開放性和彈性。在政策設計、在學校管理和教學過程中,給每個學生更多自由的空間,尤其是對具有獨特個性、興趣愛好和行為方式的學生,更多的自由,更多的寬容和耐心,惟其如此,才能釋放無限的創造力,釋放無限的可能性。

如今全社會有點像當年科舉制度一樣,陷入應試教育的泥潭。考試設計日益精細化,有的地方為著尖子人才的選拔,甚至為了區分度,刻意使數學等科目的考試難度遠遠超過國外一般中學數學的程度,又因為重點高中的選拔制度,今日的中考有著不能承受之重,以致讓處於青春期的初中生過早地承受超越其年齡階段之重負。設計三年教學的高中課程,為了高考,提前一年完成,這樣趕的進度忽視了一般的學生,而到高三純粹的應試訓練會使課程索然無味,影響學生的興趣,也無形中扼殺著創造力。一些考試的設計只是為了上一級學校的選拔,而不是為了這個階段學生應有的知識的積累、個性的養成和身心的健康成長。殊不知,一個具有開放性和彈性空間的體制安排下,選拔本不是問題。美國教育體制的靈活性和開放性,並不妨礙它對來自全球優秀人才的選拔。為了應試,中學生的體育鍛煉得不到應有的保障。一些普通高中,為了應試教育,把音樂課和美術課取消了,像喬布斯那樣的音樂迷就無法在學校受到音樂的熏陶,創造力也無從培育。

曾經,在我們的中學,有物理興趣小組、化學興趣小組,有詩社,有文學社,等等,下午下課的時候,是這些社團最為活躍的時候,如今,這種場景大為減少,見到最多的是補課。但是,藝術對於創造力的培育的影響,是無法低估的,如果說音樂對於愛因斯坦的創造力的影響是無法測算的,那麼,音樂對喬布斯的創造力影響是顯而易見的。以前說“毛主席用兵真如神”,除了毛澤東對於中國國情的熟悉,對古代兵法的熟知外,他的詩性智慧對於其戰略戰術也發揮著重要的影響,因為詩性智慧具有創造力,不按照常規出牌,從而其戰略戰術經常出奇制勝。即使從應試功利而言,讓高中學生上音樂課,對於不斷考試訓練的學生來說,是心靈的愉悅與放松,對其學習效率的提高也是有利的。

因此,如果你是教育政策的設計者,如果你是一個校長,一個班主任,是否在設計或者管理的時候,在基本面保持常規的同時,為學生盡可能地保留那樣的空間和自由,為的是那樣可能會出現更多創造性人才,其中不乏大師。(收藏自2013-08-17愛思想網站)

Views: 10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