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東野圭吾:沒有殺手的殺人夜(上)

(夜晚)


拓也抓起手腕,把指尖貼在脈上,搖了搖頭。

“不行了。”

聽到這句話的瞬間,我感到胸口一陣揪心的痛楚。

“死了嗎?”

創介說。就連這樣一位滿頭銀發,說話穩重的紳士,聲音中也不免帶著一絲顫抖。

“對。”拓也回答,“沒有脈搏了。”

他的呼吸也有些不大規則。這也難怪,我心想,我也是好不容易才忍住沒叫出聲來的。

“大夫……現在立刻請個大夫來看看的話,應該還會有救的吧?”

“不行了。”

他的聲音聽起來充滿絕望,“已經晚了。還有……這麽做的話,必定會引起軒然大波。你準備怎麽和醫生解釋插在胸口上的刀。”

“……是啊。”

創介似乎並沒有想好自己該怎樣回答,於是只好緘口不語。

“究竟該怎麽辦才好……”

時枝太太楸住創介問,然而她的丈夫依舊緊閉著雙唇。不光只是他一個,在場的其余四個人——這對夫婦的兒子正樹、隆夫,還有隆夫的家庭教師拓也和我——全都無法回答她的問題。

各人都沈默不語,時間漫長得讓人喘不過氣,但其實並沒過太久。

拓也掏出手帕來攤開,他似乎是要用它來蓋住屍體的臉。幾個人當中,感覺還是他比較沈著冷靜。

“毋庸置疑。”

說到這裏,他停頓了一下,輕輕幹咳一聲。

“這是……殺人。”

他的一句話,讓整個屋裏的氣氛變得更加緊張起來。


(現在)


來到岸田家,時枝太太面無血色地出現在玄關。她那張看起來就跟貓一樣、平日故作鎮定的臉,早已變得扭曲。

“出什麽事了嗎?”

一邊慢吞吞地脫鞋,我一邊問。她抓起我的手來。

“你來一下。”

太太把我拽進了客廳,她的手竟然如此有力,讓我吃了一驚。

客廳裏已經有人先到一步,是隆夫和他的另一位家庭教師雅美。雅美教英語,而我教數學和物理。

看我進屋,雅美便投來了緊張的目光。隆夫臉色蒼白,彎著細細地脖頸望著地面。他這人原本就沒多大出息,自打那夜起就一直惶惶不安,但今天的樣子看起來似乎也有些不對勁。大概是出什麽事了吧。心裏一陣緊張,我的臉都不由得緊繃了起來。

“事情麻煩了。”

看我坐下身,太太便開口說道。從她的目光只望著我這點來看,估計雅美和隆夫都已經知道怎麽個“麻煩”法兒了。

“出什麽事了嗎?”我問。

太太從身旁的櫥櫃裏拿出一張紙來,遞給了我。那是一張名片。

安藤和夫,新澙縣柏崎市×××——名片上如此印著,既沒寫公司也沒寫職業。但光看到這些,便已經足以推斷出這人到底是什麽人了,就連我也不禁心跳加速。

“這人剛才來過。”

太太的聲音聽起來有些亢奮,“問我們有沒有看到他妹妹。”

“妹妹?那就是說……”

“對。”她點了點頭,“她似乎有個哥哥。”

我嗯了一聲。那女的——安藤由紀子還有個哥哥啊?

“你問過他上這兒來的理由嗎?”

太太輕輕地點了下頭,“她房間裏的住址簿上,寫有這裏的地址和電話。”

那女人還搞了這種多余的事啊?

我在心中暗自咂舌,有夠不順的。

“見過安藤氏的就只有太太一個嗎?”

“是的。當時雅美在給隆夫做輔導,我家那口子和正樹都還沒回來。”

“他問有沒有看到他妹妹時,太太您是怎樣回答他的?”

“我回答說……我不知道。”

“原來如此。”

我松了口氣。與其胡扯一通,倒不如佯裝不知。

“聽太太您說不知道後,安藤氏有何反應?”

“問我其他人情況如何。說我丈夫或者兒子是否知道……”

嗯,這倒也是。

“後來呢?”

“我說我不知道,他就說今晚會打電話來,讓我幫他找其他人打聽打聽。要是我不答應的話反而會引起他疑心,所以我就只好答應了下來。”

“您這麽做,可謂高明。”我附和道,“那之後安藤氏就回去了?”

“是的。”太太點了點頭。

我靠在皮沙發上,重重嘆了口氣。目前事態還不算太糟,可以有多種發展。但盡早做好預防措施,倒也不是什麽壞事。

“您和您丈夫說過這事沒有?”

“剛才我給他公司裏打了個電話,他說他會盡早回來。”

一種擔憂浮現在我的腦海中。

“立刻再打個電話過去,告訴他說,如果見到安藤,要避免直接回答他的問題。安藤他這樣一個個地去找,如果各人的回答出現了不相吻合的地方,那麽他就會起疑的——聯系上正樹嗎?”

“可以聯系他打工的地方,我會把同樣的話也轉告給正樹的。”

“那就拜托了。”

我沖著太太匆匆離去的背影說道。

客廳門關上之後,我望了一眼雅美。

“我想你應該明白,現在已經是無路可退了。”

雅美聳了聳肩,用兩只手把長發撩到腦後。白色的毛衣下,凸現出胸前的曲線。

“我從一開始就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從沒想過退路。”

“那就好。”

說完,我把視線轉移到她身旁的隆夫身上。雅美不愧是我的戀人,一旦到了危急關頭,倒也還頗有膽識。目前我們的最大的弱點,還在這位公子哥兒身上。

“隆夫君,”我叫了這位公子哥兒的名字,“你沒問題吧?這次的事,所有人都必須齊心協力才行。”

隆夫的眼眶和耳垂通紅,他就如同發條人偶一樣,機械地點了點頭,真是個讓人不省心的家夥。有時忍不住真想說他兩句,但眼下就暫且算了。

“安藤是不是在按著她那本住址薄挨戶打聽?”

雅美一臉不安地問。

“我想應該是的,他沒理由只盯著這個家的,現在倒也還不必擔心。”

“這個安藤是個什麽樣的人呢?”

“不清楚。如果是個性情淡泊的人還好,但若是個糾纏不休的家夥,那事情可就麻煩了。”

我們幾人聊了幾句,時枝太太回到屋裏,她的表情感覺要比先前鎮定了一些。

“丈夫、正樹都通知了。目前安藤似乎還沒有去找過他們。”

果然,我點了點頭,對方並非只盯著這戶人家。

“我已經跟他們說了,讓他們見到安藤後別說太多,他們倆都會盡快回來。”

“那就行——我們幾個先來商量下對策吧。今晚安藤打來電話的話,都該怎麽說。”

“如果全家人都說不認識安藤由紀子的話,估計也有些不大靠譜吧?”

雅美的這問題,與其說是詢問,倒不如說是確認。

“完全不靠譜。”我回答,“至少,如果沒法兒說清她的住址薄裏為什麽會有這裏的地址的話,那事情可就麻煩了。現在的問題是她那本住址薄到底寫有誰的名字?”

話的後半段,我是望著夫人說的。她盯著半空想了一陣,回答說:“聽安藤說,那本住址薄上就只寫了個‘岸田’。”

“既然只寫了姓氏,那麽她與家裏的任何人都可能會有來往了。”

雅美用明快的聲音說,她這人倒是不缺乏膽量,可有時候卻會想得太過天真。

“大致可以說是這樣的,但如果來往密切的話,那可就不妙了。對方要是纏著問個不休的話,會很麻煩的。最好說是沒什麽深交,也就只是在住址薄上留個地址而已。”

“這話的意思是說……”

太太投來了真摯的目光。我回望著她,說道:“安藤由紀子似乎說過,她想做個自由撰稿人,是吧?”

太太立刻點頭。

“那麽,就幹脆說她曾經來采訪過您丈夫,這樣如何?”

聽過我的提議,太太沈思了起來,“采訪我丈夫……”

時枝太太的丈夫岸田創介可謂日本國內名聲赫赫的建築家。土地變少,地價攀升,讓人們對未來住家的不安感不斷增大。在這種情況下,人們也開始更多地聽取建築家的意見。從我個人的想法出發,就說是安藤由紀子也在對此進行調查好了。

“但如果撒了這種謊話,今後是否會留下禍根呢?”

或許太太是為了保全我的顏面,才故意把話說得如此委婉。不管怎麽說,直到今天,眾人都是按著我說的去做的。

“既然要撒謊,那就幹脆撒得大膽點兒。”

為了讓她安心,我故意大聲說,“真話裏摻上一點點謊話這種辦法是行不通的。這樣子真相只會浮出水面,成為招致破綻的契機。相反,百分之百的謊言,反而難辨真偽。”

聽過我說的話,太太低頭沈思,但隨後她便再此擡起頭來。

“既然如此決定,那就必須先商量好各種細節。比方說,安藤由紀子是什麽時候來的,都談了些什麽內容這類的。”

“必須仔細商量。”我說,“但如果太過詳盡,反而會出現破綻。跟安藤談的時候,就只用大致地講述就行了。如果對方問得很詳細,那就不要當場回答,先觀察下對方打算怎樣出牌。”

“那今天的電話裏怎麽說呢?”

“就回答說,安藤由紀子似乎曾經提出說要采訪您丈夫就好了。如果對方問起詳情,您就說您丈夫還沒回家,先敷衍過去。這裏的難點,就在於不讓對方覺察到您是在忽悠他。最好不要留下空隙,清晰明了地告訴對方。”

“我知道了。”

她斬釘截鐵地說,感覺就連她眼角上的皺紋,也在表明她心中的決心一般。

就在我們商量到這裏時,玄關的門鈴響了。可能是正樹或創介回來了,太太站起身來。

“我也……”

隆夫纖瘦的身子也站了起來,緊隨太太而去。估計是上廁所吧。這幾分鐘裏,他緊張得不行。我露出一臉的不耐煩,沖著雅美撇了撇嘴角。

雅美把手放到了我的膝蓋上,掌心傳來陣陣暖意。

“拓也你可真夠冷靜的呢。”她說。

“你難道就一點兒都不怕嗎?”

“我也怕。”我回答,“但是卻不能因為害怕而迷失了自己,我這人一向都很冷靜。”

這時,玄關外傳來了有人進家的聲音。


(夜晚)


“這可是……殺人啊。”

拓也用手帕捂著臉說。半響,沒一個人吱聲。

拓也依舊還是那樣冷靜啊——雖然我也沒吭聲,但是卻不得不對他那種沈著的行動感到欽佩。不論是誰,都不會希望看到一個已死女人的臉。

“好了。”拓也說,“怎麽辦?這事該報警吧?”

“那可不成。”

創介立刻回應道,他的聲音聽起來有些亢奮。“要是被人當成殺人犯的話,那這輩子就全泡湯了。不僅如此,甚至就連家人也會受到牽連……這事萬萬不可聲張出去。”

“話雖如此。”

長子正樹忽然開口說道。

“話雖如此,可這也是沒辦法的啊?人命關天啊。”

或許是因為緊張的緣故,嗓門本來就有些尖銳的他,說話的聲音聽起來比以往更加刺耳。正樹他雖然是創介病死的前妻生的孩子,但對岸田家而言這孩子算不得有出息,依靠父親的力量,才勉強念了所私立大學。不光腦子不好使,似乎還很在乎外表,總是照著男性雜志扉頁上的樣式打扮自己,我生平最討厭這種類型的人。

“別叫那麽大聲。萬一隔墻有耳怎麽辦?”

說完,創介刷地一下拉上了窗簾。“不能讓人知道這件事,當然也不能告訴警察。”

語調中蘊含著他的決心。

“那您打算怎樣處理這事呢?”拓也問。

“有關這事,我有件事想求你們。”

創介走到我們身旁,“請你們就當做不知道有這麽回事吧。我們絕不會給你們添麻煩的。”

我等著看拓也的反應。他默默地沈思了一會兒,說道。

“想要把這事給徹底隱瞞住,那可不是件輕松的事。”

“這我知道,我的心裏早已有所準備。”

創介的聲音中似乎帶有著一絲怒火。就算是紳士,有時也會變得歇斯底裏的。

我回想起以前看過的某本小說裏,似乎就曾出現過這樣的一幕。在那本小說裏,記得應該是先對屍體做了一番手腳。

“總而言之,必須先把屍體給處理掉才行。”

這句話表現了說話者心中願意協助的意思。創介沈默了一陣,小聲說了句“謝謝”。他似乎稍稍放了點心。

說起來,我看過的那本小說,大致也是講的一位女家教幫助一家人隱瞞犯罪的故事。

“要把屍體給處理掉,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正樹用尖銳的嗓門說。人世間最不缺的,就是這種總喜歡和別人唱反調的人。然而這種人心裏,其實一點兒主意都沒有。

“不管容不容易,屍體都必須處理掉,麻煩你就安靜會兒吧。”

創介對自己的兒子非常了解。只聽他冷冷地說道。

“屍體必須處理掉。”

拓也也重覆道,“只不過最好是等到半夜之後再行動。要是搬運的時候讓人給撞見了的話,那可就徹底完了。對了,家裏有沒有什麽可以裝得下屍體的箱子之類的東西?”

“箱子啊……”創介沈吟道。

“雜物間裏不是有些硬紙盒嗎?”

正樹說,“就是買小冰箱時的那個。我記得外邊似乎還用木框補過。”

“去把它給拿來吧。”

創介帶著正樹走出了房間,房門啪地關起時,不知是誰輕嘆了一聲。是次子隆夫。一個瘦得可以數得清排骨的高中生。

“不行啊,不能這樣,這樣子……會招來麻煩的,還是去報警吧。”

“說什麽傻話呢。這樣做的話,就只會讓全家人都陷入不幸,剛才你爸不是也說了嗎?”

“但這樣可不成啊……不要這樣啊。”

簡直就跟個任性的孩子似的,教他英語的時候,有時真想煽他兩耳光。他反而嗲聲嗲氣地叫我雅美老師時的模樣,實在是讓我幾欲作嘔。

“隆夫君還是回屋休息去吧。”

“是啊,還是我帶他回屋去吧。”

回房間,自己去不就行了嗎?話到嘴邊,又讓我給咽了回去。太太似乎多一秒也不想再在這屋裏待下去似的。

拓也剛說了聲“請便”,太太便抱起隆夫的肩走出了房間。

“從客觀上來看,”拓也看了我一眼,說道,“估計這世上也找不出哪個家庭教師,能像我們這樣倒黴,被卷進這種事裏去。”

我本想笑笑,可臉頰的肌肉卻只是抽動了一下,我就連笑的精神都打不起來了。

“隱藏屍體這種事一般會判什麽罪名?”

“屍體遺棄吧……大致就是這類的罪名。”

“原來如此,屍體遺棄啊……”

拓也點燃香煙猛吸了一口,我看到他的指尖在微微顫動,他自己其實也挺緊張的。

“你打算怎樣搬運那硬紙箱?”

我出聲問道,但嗓音卻有些尖銳,讓人感覺有些丟臉。

“家裏的二號車似乎是輛單廂的面包車,估計得用那車來搬運吧。”

我嗯了一聲,只覺得喉嚨幹渴嘶啞。

沒過多久,夫人回到了屋裏,之後創介和正樹也搬著硬紙箱回來了。

“大小正好合適吧?”

聽創介說完,拓也回答了句“挺好”。

“那就來動手把屍體給裝進去吧。正樹,能麻煩你來幫把手嗎?”

“我?……那好吧。”

正樹一臉不樂意地動手幫忙。

“冷涼。”

將屍體裝進箱裏之後,正樹一臉不快地說。

“人已經死了,”拓也說,“體溫自然會逐漸降低。”

“還有……感覺臉上似乎也平平的。”

“那是肌肉松弛造成的。”

“我聽說人死後肌肉應該會僵硬才對啊?”

正樹在這點上倒是挺清楚的,大概他平常也還是會看點推理小說之類的吧。

“死後僵硬最快也得在死後一兩個小時後才會發生,應該還得再過上一會兒。”

“對了,記得你好像是醫學院畢業的吧。”

創介一臉放心地對拓也說,或許是因為他覺得自己的兒子實在是靠不住的緣故吧。

“後來我退學了——這事就暫且先不談了,還是來考慮一下今後的對策吧。首先是把屍體給處理掉,現在十一點,估計再等上三個小時比較好,在此期間,還有許多事得做。”

“對,比方說還得把房間給打掃一下之類的……”

時枝太太的意見倒也頗有女人的見解。屋裏亂得確實很不自然,紅黑色的血跡沾滿地板,直到這時我才覺察到,整個屋裏充斥著血腥味。

“打掃房間固然重要,但還有些事比這更重要。”

拓也的聲音聽起來似乎已經平靜了不少,“有人知道她今天會上這兒來?”

“這就不清楚了。”

創介回答,“或許來之前她曾和別人說過,今天她要到這裏來,但我們無從知曉。”

“或許有人知道她今天準備要上這裏來。但實際上是否真有人知道她上這裏來了嗎?如果沒有的話,我們就能堅稱她今天沒有來過了。也就是說,她今天在從家到這裏來的路上失蹤了。”

原來如此啊——我欽佩地說道。拓也從以前起就很擅長撒謊,就連我也曾經被他騙過許多次。

“就我所知道的來看,應該沒人知道她今天要來。”

時枝太太慎重地說道,“因為今晚並沒有其他的客人要來。”

“此話當真?”

拓也確認道。

“是的。”夫人大聲回答。

“既然如此,就當做她今天沒到過這裏好了。都聽清了吧?她今天就沒在這個家裏出現過。”

拓也已經完全掌握住了現場的主導權。

Views: 3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Latest Activity

堅持深博's album was featured

For Your Eyes Only

Appreciating outstanding works from the top class photographers on internet, I found that it is meaningful to host an exhibition for these creative pieces on cloud, for the non profit-making sharing and learning of the cultural creative…
2 minutes ago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s album was featured
3 minutes ago
卡萊爾的書包's album was featured

敘事·創意

老者說他年輕時沒機會進大學,唯有發奮自修。每天起得很早,晨跑後就先翻幾頁書再上班。下了班,隨意吃過晚飯,就躲在租來的斗室裡讀書。克萊爾的那本《過去與現在》是他常常翻閱的書籍。還發誓每年至少讀100本書,並一本一本筆記的寫。其實,讀書是他自小就沒放棄的興趣。說書後來更成了他的職業,問他所有的書都能說給人聽嗎? 他說:所有的書其實都是在說故事,只是有時你運氣好,一翻書就讀到好故事。有時,那故事你得自己去創作,原來是這樣子:故事和創意是同一路的,我決定聽老者的建議,在包包裡放一兩本書,一本筆記本,用…
5 minutes ago
說好不准跳's album was featured

說好的俳句

因為網路,特別是移動網絡 生活變為碎片、斷章 但是美並沒有離開,只是跟著我們碎成雜句 躲在社群媒體說說笑話、刷刷嘴皮 拋些警句、格言、留言;隨時在風中變了塵埃微粒 將這些雜句、碎章收集起來 可縫成百家花布似的暖暖軟被 加了心跳的旋律,就是俳句 給一個一個的腳印命名
6 minutes ago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