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里斯·克拉夫欽科 劉克彭:小站

小火車站。夏天。幾位漁民在候車室裏等車。售票口敞著。列車馬上要進站了。

“真餓啊,”一位漁民說,“老婆給我帶的吃的太少了,真小氣。”他說著將魁梧的身軀轉向一位同伴,“尼古拉,你沒剩點吃的東西嗎?”同伴搖搖頭:“我自己還餓得像只狼呢。”

其他幾位漁民都默然不語。

“沒準兒商店開門了?”“不會,還早呢。”

又是一陣沈默。候車室的門開了,門開外是一位肩負背囊的矮個子男人。他朝在座的幾位漁民掃了一眼,走過去,在他們身邊落了座。

“是本地人嗎?”尼古拉問。

男人一驚,慌忙回答:“本地人。”

“你們這裏商店幾點開門?”“10點。”

尼古拉輕聲咒罵起來:“這鬼村子,一切都反常。人都要餓死了。”接著又威脅地說:“等我回到家,要給我老婆點顏色看看,讓她一輩子都忘不了。”

“我這裏有吃的。”那男人開了腔,“吃點吧!”“要是舍得,就給點吧。”尼古拉來了精神頭。

男人將背囊放到膝上,打裏邊取出用紙包著的面包和黃瓜,遞給尼古拉。

“是老伴給裝的嗎?”尼古拉好奇地問。

男人專註地望望幾位漁民,點點頭:“是老伴。”

“看來她很疼您。”尼古拉拿起一根黃瓜說。

“我老伴可好了。”

尼古拉好奇地打量著他,嘴裏發出清脆的嚼黃瓜聲,問道:“有孩子嗎?”“哪能沒孩子?14個。”男人問答。

在他那張窄臉上溢出了得意的微笑,兩眼瞇成了一條縫。

“你是怎麽找到這樣的好老婆的?”“是啊。當時我們只認識一星期就結婚了。”男人深情地說,“是在舞會上認識的。我看她孤零零地站在窗前、小小的個子,藍瑩瑩的眼睛,多好的姑娘啊,卻沒人邀請。於是我就請她跳舞。再後來就是約會,結婚。眼下日子過得蠻好。”

有一位漁民嘆氣了。

“過很久了嗎?”“20年嘍。”

“吵架嗎?”“有時也吵。這難免!勺哪有不碰鍋的。不過吵完就又和好了。既然相愛嘛,那就不會記仇。我早晨起來一看,昨天上班掉的扣子都給釘好了。愛情不只是接吻和甜言蜜語……”大家都目不轉睛地望著講話的人,一聲不吭。

“好啦,我該走了,”男人欠身說道,“該上班去了。我就在鐵路上工作。祝你們萬事如意。”

“也祝您萬事如意,”尼古拉說,“謝謝您。”

男人揮了一下手,走出候車室。”“售票口裏探出一張售票員的滿是雀斑的臉。他望望漁民,不屑地說:“他是胡謅,他從來就沒有過老婆孩子。從來沒有。”

“怎麽沒有?他剛剛講的。”

“天知道他幹嗎要這樣講。連我聽著都感到吃驚。他是個好爺們兒,可幹嗎要這樣——實在搞不懂。”說罷便消失在售票口裏。

列車進站了……

Views: 6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