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祖芬《走進寧波》樓梯口出發

這是一間平常的辦公室。

這是一間不平常的辦公室。

臨街區兩邊都是寬銀幕那樣寬寬扁扁的窗。窗外有綿延的招寶山、金雞山,有直奔東海的甬江。綿延的群山,把兩邊的寬銀幕環繞成一片翠綠。

他沒進屋的時候,我覺得這屋的風水真好。

他進屋以後,我覺得這屋的風水更好。

他看上去挺平常,一如他這總裁辦公室。

他看上去很有氣象,一如窗外奔流入海的甬江。

他在窗前坐下。他背靠著窗外的山,面朝著前方的水。他後方紮實,他前方蓄勢。

當然,現在說這些有什麽稀奇?他那貝發公司是中國制筆業的No.1。

他穿一件淺灰短袖襯衫,不系領帶,一身隨便的衣著,只有一個亮點——襯衣口袋上別的一支貝發筆,光澤晶亮,很吸引眼球。

還有兩個亮點,那是他的方正臉上的一對眼睛。不是那種黑又亮的眼睛。他的眼睛是一種瑩瑩的灰,像貓兒眼,這種眼睛在黑暗中在前途茫茫的時候也能看得清楚。

10來年前,1993年春的廣交會。他沒有攤位。只能拎著一只木箱,裏邊裝著簡單的筆。廣交會上有攤位的才能找客戶。像他這樣的“小商小販”只能給人轟來轟去。

他遠遠站著看看都有什麽老外在問詢筆的行情。然後退到樓梯口等著,等那些老外出來時,給他們看他木箱裏的筆。

廣交會上那麽多正規攤主,誰能對一個小販感興趣?

一周下來,無人理睬。

“那很苦的。”我不由得說。天很悶熱,我滿頭大汗,他大汗滿頭。

不過他笑個輕松笑個明朗:“苦是應該的。”

這樣的襟懷。

悶熱的天,變成明朗的天。

又過去了兩天,他在廣交會的樓梯口等到了一位中東客戶。

他有了生平第一張訂單——2萬美金的訂單。

他還有一個收獲:拿到了十來個老外客戶的名片。

任何一個大老板,都會有一大堆他看都不看一眼的名片。可是對於他,這十來張名片也是生路。

他至今想起那個樓梯口還充滿了感動。

他站在樓梯口,把觀察到的情報一一記下。第一,圓珠筆的市場很大。第二,目前最能打進國際市場的是哪幾種圓珠筆。

這個樓梯口,實在是一個民營企業家起航的港口。

他叫邱智銘。

1993年他接過一個30人的制筆廠,做內銷的。這麽小的小破廠,當然只能做內銷——所有人都會這麽想。

可是,一個高高大大長著貓兒眼的人,總能看得更清楚:內銷?靠什麽競爭?沒有資本沒有關系,而且,邱智銘不願跟人喝酒。內銷的場合上,不喝酒能行嗎?

幹脆直接做外貿。

半年後,那2萬美金的訂單也做完了,經驗也有一點了。他又去1993年秋季廣交會。還是只能拎著個木箱來回走,還是常常站在樓梯口。不過,這一次,他拿到了20多萬美金的訂單。後來用10來個20英尺的標準集裝箱把貨發走。

我說,這是用木箱拎來的集裝箱!

他說客戶要貨是雜七雜八的,有的客戶只要幾百支、幾千支筆。貝發一律最快地服務最好地發貨。後來,有的小訂單變成了大訂單,小客戶變成了大客戶。

貝發呢,小產品變成大生產,小商品打出大市場。

1994年,貝發外銷額是600多萬美金。

1996年,2600多萬美金,相當於當時上海4大制筆上市公司的總和。

從邱智銘拎個木箱躲在廣交會樓梯口,白白地站了一周,到他那貝發相當於4大上市公司的總和,前後才3年。

但是邱智銘覺得,他只有產量,質量呢?和國外差遠呢!遠到他都不知道為什麽差這麽遠?

問題在哪裏?

他去了制筆業發達的瑞士、德國、日本、韓國、美國,終於弄清了中國圓珠筆水筆的4個病竈:精細化工、表面塗裝、精密模具、精密機械加工。

回到寧波,他在貝發公司下邊成立了4個研究中心和8個專業廠和一個保稅廠。1997年開始,貝發平均每3天申報一項新的專利。1999年,終於填補了中國高檔筆類的空白。

我說,你們貝發那時就是中國制筆業的最大吧?

邱智銘淡然一笑:“這個對貝發沒有意義,中國最大對貝發沒有意義。”

邱智銘坐在那裏,背靠挺拔的群山,面對江水入海。寬厚的臉上,貓兒眼瑩瑩地笑著。

我突然覺得對邱智銘提出什麽國內最大的問題,真好像對著音樂大師哼小調。

我想起哪兒看到的一條手機短信:“當今4大傻人——戀愛不成上吊的,沒病沒災吃藥的,合同簽成無效的,看著手機傻笑的。”我想,當今還有第5號傻人——對著大師哼小調的。

後來才知道,貝發的營業規模,是國內第二名的3倍以上。2003年貝發的年增長數量,就相當於第二名的產量。

“這個對貝發沒有意義。”這位10來年前拎個木箱在廣交會上被人轟來轟去的人說。

貝發的一款產品就可以做到500萬美金。貝發的訂單做不過來,開始抓大放小,抓頂尖、抓主流、抓品牌。

但是邱智銘從2000年就早早地預感著一種危機。

大,不等於優勢;強,才是優勢。只有做得更好,沒有做得最好。貝發人開始驕傲,這是觀念的障礙。貝發的人才儲備不足,無法帶動可持續發展。貝發請來國內外管理咨詢公司,把研發、生產、銷售平面捆綁,把行政、後勤上下拉動,把自己的技術人員送出去學習,把國外的專家請進來合作。現在,人才團隊形成了,規範的管理重組了。邱智銘可以更多地

思考公司戰略性的定位和階段性的目標了。

中國的民營企業發展到今天,正在面對第二個開創期,或者說正要面對一個新的困惑期。邱智銘說,民企較之國企的優勢,在於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國企較之民企的優勢,是有人才儲備。

貝發是混合經濟式的民企。邱智銘提前儲備好了人才。那麽,貝發兼具民企和國企的優勢了。

貝發已經出口40多個國家,銷售了35億支貝發了。其中6家客戶是世界500強。光是2003年,就創匯6620萬美金。貝發在國際上產量第3,營業額第12。邱智銘清楚貝發下一步的目標。

邱智銘請國內外咨詢團為貝發把脈的費用,是600萬。總有人對他說:邱總,你有錢為什麽不投資房地產,寧波房價漲幅連續4年全國第一,做房地產那是穩賺大錢的。邱總笑,說人生總是有很多誘惑,得擋得住。他麽,聚焦做好一件事——把制筆的民族工業做大做強做成全球化品牌。

我想,這才是擋不住的誘惑呢。

從邱智銘1993年守在廣交會的樓梯口,不過10年!貝發,從樓梯口出發!

他那貓兒眼又瑩瑩地放光。

2002年9月,世界500強之一,世界最大的文具公司美國的TESCO授予貝發一塊技術創新的獎牌。全世界有600多家文具供應商,TESCO只發一塊獎牌。

我看著邱總辦公室裏這塊晶亮剔透的獎牌,想著那六百分之一的金貴,不覺癡癡地笑著。

當今傻人第6號:對著人家的獎牌傻笑的。

Views: 3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