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新村缺乏新的經濟作業,以致年輕人多外流到城市謀生,加速了新村的老化。

根據官方統計資料,大馬共有22%的人口來自全國450個華人傳統新村,由于新村居民八成是華人,因此新村很自然地被等同于華人的村落,與馬來人為主的「甘榜」及印度人為多的「園坵」形成對比,這也反映出英殖民政府分而治之的策略。


新村在輝煌時期,總人口曾高達168萬人,相等于每4名大馬華人,就有一人住在新村。惟自1995年后,新村人口增長率便有逐年下降的趨勢,究其原因,不外乎缺乏新的經濟作業,以致年輕人多外流到城市謀生,加速了新村的老化。

為了解決上述問題,馬華近期積極推動「新村城鎮化」計劃,由該黨新村事務局主任拿督何啟文率領的27人(包括新村村長及新村發展部官員)的考察團,9月中旬到中國浙江及江西等地,針對中國新型城鎮進行考察,瞭解中國如何現代化鄉鎮。

何啟文接受《東方日報》訪問時指出,在其他國家,尤其是國土面積龐大的國家如中國,農村和城市的差距偏遠,因此許多年前開始,中國就積極加強農村城鎮化,減少農民,以便讓農民獲得充分的經濟發展和富裕起來,而韓國則在70年代就推行「農村運動」,以加強農村城鎮化,惟當時仍以農務為要。

「雖然我國在這方面起步較晚,但新村必須轉型發展,絕不能只停留在修路、建街燈及溝渠等基本設施,因為這是過去的模式。」


結合周邊鄉村發展

他表示,新村事務局以中國新型城鎮為藍本,再建議以成功案例,協助華人新村提供刺激和經濟機會,讓年輕人可回鄉創業和生活,不用離鄉背井與承受城市煩惱。

他透露,初步計劃是依據新村的歷史及特點進行改造,並與周邊鄉村配合轉型成為城鎮,結合兩者現有的條件,協助青年留在新村發展。

「我們已經圈定全國幾個地區,作為新型城鎮化的試點計劃,包括彭亨文冬、森美蘭州汝來、馬六甲萬望、柔佛永平等。」

他指出,這些試點計劃,不僅為當地人,尤其是年輕一代創造商機和就業機會,也為當地經濟和社區營造注入新的元素,讓這些城鎮或新村「活」起來。


根據地理環境 挖掘新村特色


經濟是一個城鎮建設的前提和基礎,沒有經濟的發展,一切將無從談起。因此,保持和加快經濟發展,為城鎮建設提供經濟支撐,是推進新村城鎮化發展的必然要素。

何啟文認為,新村城鎮化發展是農村社會演進,並通往現代化的重要過程,必須充分體現「以人為本」的科學發展觀,而且全面、協調及有持續性地貫穿經濟社會發展的各個領域。

「過去新村的發展領域主要集中在農耕業、加工業及服務業三大類,照這樣的經濟基礎來看,欲實現新村城鎮化目標,其實可以根據新村原有的地理環境,從中挖掘、發現及善用新村的資源來加以發揚,例如農產品、美食、景點等。」

他舉例,中國浙江省的何斯路村,以及江西省的洲上村,便是參照原有的經濟基礎加以改革,但方式卻有所不同。


地契問題存爭議

他說,何斯路村的地形具備特有的丘陵,而且有許多地方尚未被開發,因此非常適合推動休閒農業及生態旅游。當地村委會2008年開始種植高檔植物如薰衣草,同時設立各種特色民宿,經過幾年的努力,成功吸引每年15萬人次遊客到訪,更被譽為義烏的「普羅旺斯」。

「洲上村過去則是遠近聞名的貧瘠村,村里沒有特色產業,老百姓連溫飽都無法解決,因此政府通過拆遷安置方式來調整產業結構,並發展蠶桑和山羊產業,使之成為特色產業村。」

何啟文說,上述2個例子僅供參考,畢竟我國無論是在國情、制度及土地面積方面,都與中國有很大的不同,尤其新村地契及保留地問題,仍具有一些爭議。

他建議,各個新村村委會可從新村的特色、歷史來加以推廣新村的發展,如文冬著名的文冬薑及豆腐卜,加上當地山明水秀的風景及百年老街,是可以建立新村旅遊與土產購物景點,吸引外人進來新村,也提高就業機會。

「馬華新村事務局已要求全國新村發展官到各個新村進行考察后,12月之前,提呈報告給總部,以讓當局進一步擬出發展計劃。」

新村居民可依據原有的地理環境,從中挖掘、發現及善用新村的資源來加以發揚,例如農產品、美食等。" 


官商民合作走出瓶頸

新村面對錯綜複雜的民生問題,必須獲得「官商民」的三方合作,才能盡速讓新村轉變為新型城鎮,走出因客觀環境所限制的框框。

馬青署理總團長李俊滽坦言,新村因缺乏可耕地段,居民為了生存,在村內從事各式各樣的家庭工業,長久下來,上述缺乏規劃的發展給新村帶來不少問題,如空氣及河流污染、環境噪音等,不易解決。

他說,地方政府過去對于這些中小型業者,採取發放臨時營業執照的應對策略,已不合時宜,因為這非但無助于迫使業者另尋經營地點,反而局限了新村的發展出路。

他舉例,麻坡巴口新村聞名于家具業,更是麻縣製香業的重鎮,兩者皆是居民主要賴以為生的行業,但近年來卻陷入發展瓶頸。

「麻坡家具同業商會在過去10餘年來,不斷協助業者向政府爭取在巴口新村附近設立一座家具工業園,以協助位于益華村的非法家具廠進行搬遷,如今總算獲得州政府的首肯,購地計劃正在如火如荼進行中,預料未來將成為東南亞最大的家具中心。」

他說,巴口新村也擁有許多特色美食,如螃蟹米粉、芋環等,一旦巴口家具業獲得妥善安置,村內也將有多餘空間作為推動美食旅遊及人文藝術活動,多管齊下的方式將有助于留住人才,同時提升地方上的經濟。

「馬華去年成立《十大經濟方略》焦點小組,研究如何將新村『城鎮化』,巴口是其中一個納入此研究計劃的新村。」

身為此小組一員的他說,他們將通過馬華在政府內的影響力,把新村計劃和倡議,納入國家主流發展政策。


政府撥款有限 缺乏良好基設

所謂「萬丈高樓平地起」,一個區域的發展離不開良好的基礎設施,以及優質的公共服務,這些卻是新村最缺乏的。

隆雪華堂執行長陳亞才指出,我國在獨立后因政府經濟能力有限,新村未能成為發展的重點,儘管現在一些新村已具備市鎮外形與規模,但在過去數十年來,政府並沒有擬定具體或重大的新村發展計劃,故此許多新村的發展一直停滯不前,有的甚至走向沒落,日見衰微。

他直言,要讓新村更快進入改變的狀況,關鍵在于提供村民創業的機會及行業生存的空間,惟前提是搞好基設,唯有完善的設施,才能讓行業走得更遠。

他以太平十八丁漁村為例,指出該村近年來落力推廣的人文生態旅遊,的確取得很大的成效,但原有的基本設施卻跟不上旅遊業發展的變化,導致一些慕名而來的遊客無法盡興。

他說,政府每年發放給新村的撥款相當有限,若依賴政府款項提升新村基本設施,恐怕是遙遙無期,必須另尋對策。

「根據2016年財政預算案,新村明年度所獲得的撥款為5000萬令吉,平均分給全國450個新村,每個新村一年僅獲11萬令吉。」

他認為,馬華或許可延續前任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長丹斯里黃家定在任期間,嘗試推動的新村發展模式,即分階段選出重點新村集中撥款發展,再定期檢討方向及策略。(收藏自  2016年01月09日 東方日報))

Views: 127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Khalak Khalayak on May 11, 2020 at 5:14pm

疫後振興·國内遊契會
HO WAH FOON:New tourism trend to emerge post Covid-19

(A Quiet Kota Kinabalu,Picture by www.iconada.tv


IN the past 22 years operating China-Malaysia tours, businessman Datuk Keith Li had always looked forward to the Labour Day holiday for this was one of the “golden” times to bring in many Chinese travellers and big profits.

But for this year, there is no anticipation.

The raging coronavirus disease (Covid-19) pandemic engulfing more than 200 countries globally is forcing life, business, as well as tourism to a standstill.

With country lockdowns seen almost everywhere, most people cannot move from one place to another. Without passengers, leading airlines, including AIRASIA BHD, have to halt operations and are screaming for government help.

Hotels, another function of the tourism industry, are bleeding. Many empty hotels have closed their operations temporarily or for good, and workers have been asked to leave or take no pay leave.

Local hotels are estimated to have incurred total revenue loss of more than RM1.5bil since Malaysia imposed the movement control order in March.

In the local travel and tours segment, 30% to 50% of cash-tight travel companies have closed down while the more established ones are struggling, according to Li.

Sweet attraction: Li says in-bound tourism may start to recover only in October.
Sweet attraction: Li says in-bound tourism may start to recover only in October.

“My business has fallen from near zero in January to zero now. May golden week this year is hopeless for tourism. I have asked all my staff to take no-pay leave until business returns. In-bound tourism might start to recover only in October, ” Li tells StarBizWeek.

“Why October? International tourism is about bilateralism or multi-lateralism. Even if Malaysia is able to lift control soon, other countries may not. This is a global pandemic, not regional, ” the Chinese national explains in a WhatsApp interview.

Due to lingering concerns over safety, most would-be tourists are likely to choose domestic travel and nearby destinations once the pandemic is over.

A recent survey in China, which has wiped out its Covid-19 epidemic in March, showed that more than 90% of respondents would choose domestic tours in their immediate travel plans.

The booking statistics for the May golden holiday provided supporting evidence for the trend, said the survey jointly organised by the China Tourism Academy and Trip.com Group.

The survey report, published in China Youth Daily, was conducted on 15,000 people mostly aged 18 to 45, in nearly 100 cities across mainland China.

Taking cognisance of local tourists’ preference after Covid-19 crisis, China’s travel agencies – in their attempt to stay afloat – have diversified into selling delicacies to live-streaming culture talks that feature history and well-known personalities.

New landscape

Hong Kong Tourism Board (HKTB)’s chairman Y.K Pang sees a new tourism landscape after the pandemic, which has posed unprecedented challenges to industry players and put global tourism to a halt.

After a major HKTB-organised web seminar on April 24, Pang said in a statement: “The tourism landscape will be reshaped. In the post-pandemic world, we will see a shift in preference and behaviour among travellers – the public health conditions of destinations, and the hygiene standards of transportations, hotels and other tourism facilities will become a top priority.

“People will prefer short-haul breaks and shorter itineraries; wellness-themed trips will become a new trend. It is an ideal time for us to review and rethink Hong Kong’s position in the global tourism market.”

Last Friday’s tourism web conference was participated by 1,500 representatives from travel agencies, tourist sites, hotels, airlines, the retail and dining industries, as well as Meetings, Incentives, Conventions and Exhibitions and cruise sectors.

In discussing the future of short-haul tourism, speakers shared that domestic travel will be the major preference shortly after the pandemic. Outbound travel will resume soon after.Regional competition is seen to be fiercer than ever, as the tourism authorities and travel trade of various destinations and countries are now gearing up for intensive promotions.

Raymond Chan, HKTB’s regional director for South-East Asia, believes in the potential of the Muslim travel market.

He shared how HKTB has been stepping up its efforts to grow the Muslim travel segment as part of the recovery plan in South-East Asia.

It is learnt that mainland China is also attaching increasing importance to the Muslim segment to widen its reach.

The tourism seminar also heard that the young and middle-aged groups in Japan, South Korea and Taiwan would be the most eager to travel.

Green tourism and the outdoors will be favoured, while short-haul travel will be preferred due to financial constraints and lack of holiday leave days.

For the mainland Chinese market, which has gradually resumed economic activities, the seminar was informed that the Chinese will become more price-conscious and they will pursue value-for-money holidays.

“After prolonged confinement during the lockdown, most visitors will place greater emphasis on health and nature, ” said the HKTB statement.

When choosing destinations for future trips after the Covid-19 crisis, tourists will favour those that pose low risks to health.

The meeting and incentive market is expected to continue to slow down as many activities have been postponed or will be held online.

It may take a longer time for the long-haul markets to recover as governments are focusing on containing the outbreak within the region.

“A longer time is expected for these markets to recover and outbound travel may resume in the last quarter of this year at the earliest, ” said HKTB.

Within the region, HKTB expects Asian tourists to be the first to visit Hong Kong after the pandemic.

As consumer sentiment is more positive in Canada, France and Germany, outbound travel in these markets is expected to recover at a faster rate.

Vacations to be more expensive

Even though there is expectation that people may start travelling from the third quarter of this year, recovery may be slow.

A recent study by the University of South Florida revealed that 63.8% of travelers will reduce their travel plans in the next 12 months, according to an online report by Tourism Review News.

More than 50% of respondents surveyed by the US university had cancelled their business travel due to the coronavirus.

On the future of tourism, writer Kevin Eagan of Tourism Review News believes that “travelling will become a luxury again”.

“The coronavirus will probably make travelling more expensive and thus also more climate-friendly. Cheap flights at cut-rate prices will soon be the thing of the past. The future of tourism encompasses substantial changes, ” Eagan wrote.

He predicts the tourism industry will shrink by 50% in 2020, and this means a significant loss of jobs and revenue.

“As a result, it may be expected that the flight tickets will cost more, hotels will raise prices - travelling will probably become more expensive when the travel restrictions are lifted.

“The risk of infection with the coronavirus is reducing the available space: keeping a distance between people is expensive. Thus travelling becomes a luxury again, ” Eagan explained.

The immediate future will see empty rows of seats to prevent infection in airplanes and trains.

The International Air Transport Association (IATA) predicts that passenger numbers could fall by a third, and ticket prices could rise by half, if a “decongestion” were to be implemented.

But ultimately this would be determined by supply and demand, IATA boss Alexandre de Juniac was quoted as telling Tourism Review News.

Hence, future vocations will be expensive as tourists will have to pay more money for the same services. People without money will be left behind in the world of tourism. Now not everyone can fly.

www.thestar.com.my Saturday, 02 May 2020)

Comment by Khalak Khalayak on April 9, 2020 at 11:34pm

疫後振興·國内遊契會

國內景區陸續開放,旅行社部分經營活動開始恢復,遊客的出遊腳步從城市遊、周邊遊慢慢開啟,旅遊消費正在逐步恢復。國內遊是2020年中國旅遊市場的看點。提升供給質量,培育新興業態,就成為國內遊發展的重中之重。

 

景區有序開放 

隨著疫情防控形勢持續向好,國內遊市場加快復蘇。據文化和旅遊部統計,截至3月16日,全國已有28個省(區、市)3714家A級景區恢復對外營業,復工率超過30%,已開放的旅遊景區主要為山嶽型景區、開放型景區和市民公園等室外旅遊場所。據攜程統計,其平臺上恢復預訂的景區已超過1000家。由於疫情仍未結束,景區積極采取限流措施,目前遊覽人數仍遠遠低於疫情前水平。 

在目前開放的景區中,人氣最高的自然風光類景區有香山、黿頭渚、亞龍灣森林公園、蜈支洲島、天涯海角、青秀山、西嶺雪山等。攜程集團副總裁、全球玩樂事業部CEO喻曉江說:“春暖花開,遊客在名山大川這些非密閉的景區,享受自然風景和清新空氣,有利於放松心情。在線預約已成為景區開放的標配。市民遊客積極使用線上購票、在線收聽語音導覽等非接觸方式健康遊覽。”

 

近日,上海、陜西、新疆、四川等多地恢復旅遊企業部分經營活動。旅行社、在線旅遊平臺的首批產品開始恢復上線接受預訂。一些地區的線下門店也已開業。旅行社開始有序復工,國內遊市場加快復興。這極大提升了旅遊從業者的信心。據記者了解,恢復上線的首批旅遊產品,主打少聚集、更私密的私家團、精致團,以現在時令的踏青、親近自然的休閑遊為主。攜程跟團業務在快速恢復上海、陜西、新疆、四川等本地遊產品。恢復後的跟團遊把遊客健康放在首位,采取一系列措施,包括司機導遊上崗前需要測量體溫並佩戴口罩,隨團準備護理包,包含口罩、酒精、洗手液等用品。

 

提質旅遊消費 

消費是最終需求,是旅遊產業增長的持久動力。旅遊產業振興的關鍵是擴大消費。近日,國家發展改革委、文化和旅遊部等23部門聯合發布《關於促進消費擴容提質 加快形成強大國內市場的實施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其中“重點推進文旅休閑消費提質升級”是核心內容之一。浙江、山東、遼寧、江蘇等多地計劃發放文旅消費券等刺激消費。 

在近日巔峰智業主辦的文旅振興公益直播大會上,專家學者紛紛為擴大旅遊消費支招。青島大學文化旅遊高等研究院院長於沖認為,旅遊消費是疫情後旅遊產業振興的支點。旅遊產業振興首先從省市的周邊遊啟動,帶動國內旅遊消費的振興。

 

湖北大學旅遊發展研究院院長、教育部旅遊管理教指委副主任馬勇認為,疫情過後,人們的旅遊消費體驗將會發生變化,大家更看重康養,讓心靈和身體放飛,融入大自然。城市周邊遊、鄉村休閑遊的出遊頻次會有所提高,甚至會成為高頻消費。 

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教授、文化和旅遊部“十三五”規劃專家委員會委員厲新建表示,2020年旅遊業的發展一定是國內遊為重中之重。對人們國內遊的質量要求會發生變化。在國內遊高質量發展的進程中,我們需要圍繞著市場秩序、產品質量、標準落地、正視差異、補齊短板、強化優勢、選準重點、服務大局上做一些重點的謀劃,出臺一些相應的政策。

 

培育新興業態 

17年前非典時,旅遊同樣深受重創,但之後國內遊市場沒有萎靡不振,而是迅速進入恢復期。17年後,中國國內遊規模和質量都有了顯著提升。2019年,國內旅遊人數60.06億人次,比上年同期增長8.4%,國內旅遊收入5.73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增長11.7%。國內遊韌性更強,抗風險的能力也更強。 

提升供給質量,培育新興業態,成為國內遊發展的重中之重。《意見》明確提出,培育新型文化和旅遊業態,鼓勵發展博物館遊、科技旅遊、民俗遊等文化體驗遊,開發一批適應境內外遊客需求的旅遊線路、旅遊目的地、旅遊演藝及具有地域和民族特色的創意旅遊商品。促進全域旅遊發展,提升國家級旅遊度假區品質和品牌影響力。鼓勵各地區因地制宜發展入境海島遊、近海旅遊、鄉村旅遊、冰雪遊、歷史古都文化遊等特色旅遊。

 

疫情期間,旅遊業專家和從業者舉辦多次線上論壇,共同探討振興之策。旅遊消費升級的大趨勢並不會隨著疫情而改變,疫情反而會提振部分旅遊產品的市場需求。未來,國內遊將迎來多產業融合的時代,加速與醫療、養老、體育、研學等交融。康養旅遊、生態旅遊、體育旅遊等被大家紛紛看好,將迎來大發展。對於旅遊目的地而言,爭取更多的遊客,不僅只有好山好水自然風光,更需要營造一個舒適的生活休閑空間。(原題《加速振興國內遊》,作者:趙 珊,摘自2020年03月20日 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Comment by Khalak Khalayak on April 8, 2020 at 11:39pm

疫後振興:行業復蘇策略

看春節檔電影、去餐廳吃年夜飯、在假期出遊體驗冰雪樂趣……往年的春節前後正是餐飲、旅遊、電影等行業如火如荼的“黃金期”。而今年伊始,不期而至的黑天鵝事件,使文旅行業全面承受著沖擊和壓力。面對新冠肺炎疫情,從業者們迎難而上,在新技術、新模式以及各項政策支持下,危中尋機,積極探尋安全、可行的復工方式。
 

“大廚直播帶貨”、無接觸式配送等關鍵詞與餐飲業復工緊密相連;“雲旅遊”讓人們足不出戶就能走進全國各大景區和博物館;“雲直播”逛書店、“線上讀書會”使實體書店以另一種方式陪伴在讀者身邊……沒有一個冬天不可逾越,沒有一個春天不會來臨。經歷沖擊的文旅行業正在逐步蘇醒。從長遠來看,持續發展和長期向好趨勢不會改變。

 

1.營收減少和支出負擔成為普遍困境

 

2月21日,黃山風景區正式恢復對外開放。當天迎來了首位遊客,也是唯一的一位遊客,一人獨覽黃山美景。23日,九華山風景區開放,首日接待遊客25名,當天遊客全部下山,無人入住景區。 

這些現象是疫情下包括旅遊業在內的文旅市場的真實寫照。今年的春節假期,全國各大景點、博物館、文化館等場所與往年相比格外冷清。文化旅遊活動通常伴隨著大量的人口流動、人群聚集。為了有效控制疫情,全國文旅企業紛紛停業。文藝演出活動停止,圖書館、文化館、博物館、美術館等公共文化場所停止對外開放。旅行社及在線旅遊企業的旅遊業務全面停止,全國旅遊景區停止對外營業。中國人民大學文化產業研究院執行院長曾繁文表示,參照近3年的數據測算,正常狀態下2020年春節期間旅遊接待總人數、旅遊收入預計達4.5億人次、5500億元,受疫情影響,這部分收入將損失絕大部分。

 

不只旅遊業,居家隔離、推遲復工等疫情防控措施對包括旅遊、餐飲、電影、書店等文旅行業經營均造成較大沖擊。失去客流、關門關店等狀況導致許多企業失去收入,同時還要擔負房租、員工工資等經營成本支出。 

據商務部服貿司司長冼國義介紹,2019年,住宿餐飲行業營業收入超過5萬億元,吸納就業人員超2600萬人,是穩增長、促就業、惠民生的重要領域。疫情發生以後,住宿餐飲企業營業收入大幅下降,企業經營壓力增大。除門店停止營業導致餐飲業營收減少外,餐飲企業還要承擔起門店租金、員工工資、原材料成本等支出,導致損失進一步擴大。中國烹飪協會調研顯示,疫情期間,93%的餐飲企業都選擇關閉門店。相比去年春節,78%的餐飲企業營業收入損失達100%以上;9%的企業營收損失達到九成以上;7%的企業營收損失在七成到九成之間;營收損失在七成以下的僅為5%。

 

春節檔新片全部臨時撤檔、電影院暫停營業、劇組暫停拍攝工作等措施,對電影業也造成巨大沖擊。一方面,影院、制片、發行方無法獲得分賬收益;另一方面電影行業各方還需負擔前期電影宣傳投入,劇組人員、空間成本支出,影院房租、管理、員工等支出,這些都導致電影行業處在虧錢狀態。“疫情下,各行各業都受到很大的影響,特別是影視行業因提供的是服務性產品,所以受到的影響會更大。”據澳門科技大學電影學院院長尹鴻介紹,春節檔期票房收入一般會占全年電影票房的20%左右,2019年全年共計600多億元的票房,僅春節七天假期就貢獻了將近60億元,接近全年票房的10%,可見今年電影業的損失非常大。 

在疫情期間,國有書店、品牌性連鎖書店、中小實體書店等大多數實體書店均處於關門停業狀態,特別是中小實體書店運營更為艱難。2月5日,“書萌”發佈的《疫情籠罩下的實體書店呼聲——超千家實體書店問卷調查分析報告》顯示,在1021家參與調查的書店中,有926家停止營業,停業率達到了90.7%。

 

2.企業自救與政策扶持緩解經營壓力

 

廚師王若飛在西貝蓧面村工作了15年,由於餐廳停止營業,他第一次走進直播間,成為了一個“雲帶貨”的大廚主播。在直播間里,王若飛為網友們介紹了西貝招牌菜的制作步驟,吸引了5萬多網友觀看。數據顯示,西貝蓧面村、小龍坎、眉州東坡、新雅等多家餐飲品牌的主廚開始通過直播“雲端營業”。2月以來,天貓整體半成品菜銷售額較去年同期增長70%,部分品牌增長超400%。 

大廚直播帶貨、移動食堂、無接觸式配送等新模式讓許多餐飲企業在疫情中突圍,餐飲企業紛紛上線外賣,拓展收入來源。美團研究院發佈的《新冠肺炎疫情對中國餐飲行業的影響》報告顯示,外賣成為餐飲商戶渡過難關的短期抓手。短期內近三成受訪餐飲商戶轉向外賣自救。目前營業的商戶中,53.6%的商戶外賣收入占營業收入的一半以上,其中高達42.9%的商戶外賣占比超過70%。

 

餐飲企業經營平臺從線下走到線上,通過與外賣平臺、電商平臺合作,數字化程度不斷提升。“這些模式創新和業務調整,有利於在疫情防控背景下滿足人民群眾乃至抗疫一線的需要,有利於行業自救和發展,也反映了生活服務業信息化、品質化、便利化、融合化發展的新趨勢。”冼國義表示,商務部將進一步研究推動這些行業的數字化建設,完善流通網絡,推動“放管服”改革,促進服務消費在疫情結束後盡快恢復並提質擴容。 

據冼國義介紹,在推動住宿餐飲行業復工復產方面,一系列支持政策已經出臺,包括增值稅,養老、失業、工傷保險費,住房公積金等減免優惠政策。此外,很多地方也出臺了支持措施,對住宿餐飲企業給予房租減免支持,失業保險穩崗返還補貼,為餐飲企業向大型集團用戶提供團餐牽線搭橋等等。根據商務部對4000多家生活服務企業開展的問卷調查,截至2月25日,有22%的企業表示已經享受到支持政策,一些大型住宿餐飲企業得到銀行貸款支持,明顯緩解了資金壓力。

 

針對旅遊企業面臨的經營困境,文化和旅遊部2月5日印發通知,向符合條件的旅行社暫退部分旅遊服務質量保證金。據統計,截至2月25日,全國3.52萬家旅行社提出暫退質保金,占旅行社總數的90%。應退保證金總額達到80億元,現已退還34.62億元。據文化和旅遊部市場管理司司長劉克智介紹,文化和旅遊部還協同各部門從資金支持、金融政策、稅費減免、降低成本、政務服務等五個方面扶持文旅行業,出臺了延長旅遊企業2020年度虧損的結轉年限,對提供文化體育、旅遊娛樂等服務所取得的收入免征增值稅等政策。 

在政策支持之外,“雲旅遊”成為疫情期間旅遊業的一次全新嘗試。3月1日,布達拉宮首次開啟“雲春遊”,網友們通過網絡直播足不出戶就可“遊覽”布達拉宮。數據顯示,在一個小時的在線直播中,總計觀看人數達92萬人次,占布達拉宮全年線下參觀人數的一半以上。此外,中國國家博物館、甘肅省博物館等國內8家博物館也通過直播開啟了“雲春遊”。據悉,目前國內已有至少20個城市、1000多家景區開通了線上遊覽服務,為宅在家的人們提供了不同的“出遊”體驗。

 

在線化、數字化也成為公共文化機構、文博機構以及實體書店的自救舉措。在全國各級公共圖書館、文化館(站)等公共文化機構以及國有博物館、文保單位等文博機構臨時閉館期間,在線博物館、在線圖書館、在線劇場等產品逐步上線,使人們足不出戶就可以享受到豐富的公共文化服務。

 

許多實體書店也通過網上賣書、會員眾籌、雲直播逛店等方式積極自救。位於安徽合肥的書店“保羅的口袋”策劃了“線上讀書會”,邀請詩歌學者、文學愛好者、營銷廣告人等在微信群,圍繞不同主題和讀者進行分享和討論。“保羅的口袋”創始人之一朱莎表示,疫情加速了網絡時代的進程,也促使書店進一步思考經營方式的轉變。據統計,上海鐘書閣書店、中信書店、蒲蒲蘭繪本館等200多家知名書店開啟了在線直播,書店店長帶讀者“雲打卡”逛店、推薦新書。數據顯示,開通淘寶直播的書店數量同比增長超過5倍,圖書直播場次增長近10倍。書店的直播內容也在變得越來越豐富,如推出線上講座、請作家對談、發佈新書等等,吸引了更多的讀者。

為緩解經營壓力,一些影院也推出“影院賣品外賣”業務。蘇寧影城、博納影城相繼推出零食禮包清倉秒殺,阿里影業聯合“餓了麼”外賣平臺推出“影院賣品外送”業務。同時,北京、上海、浙江、江蘇等省市相繼推出了支持電影業發展的政策,包括電影專項資金項目、影院補貼、宣傳發行補貼等。

朱民認為,在防控新冠肺炎疫情中,教育、娛樂、影視、在線辦公、線上餐飲購物等行業積極運用現代技術手段開展自救。數字化技術和科技創新既是抗擊疫情的有力工具,也將成為經濟反彈的重要增長點。

 

3.持續發展和長期向好趨勢不會改變

 

逛街,看電影,約好朋友一起吃火鍋……在社交網絡上,“疫情過後的美食清單”“疫情過後想去哪里旅行”“疫情過後想做的事”等話題的閱讀量均已過億。在這些話題下,網友們表達出對疫情過後恢復正常生活的信心和希望,也難以掩蓋強烈的消費欲望。

朱民表示,疫情過後經濟反彈是必然的,“中央已經出臺了大批政策,地方也要有自主性地推出創新政策,推動經濟反彈,特別是要發揮市場的作用,給企業足夠的自主性和發展空間”。 

目前,餐飲住宿業已經逐步復工,企業收入也有所回升。據悉,商務部重點聯系的20家大型連鎖餐飲企業復工率已達57%;住宿業復工率也已達50%以上。餐飲企業的復工方式仍以外賣為主。“疫情不會改變住宿餐飲等生活服務業快速發展、持續升級的趨勢,預計疫情結束後住宿餐飲會迅速恢復。”冼國義表示,商務部還將會同相關部門進一步研究出臺更有針對性的政策措施以支持企業渡過難關,同時研究疫情結束後振興餐飲業的舉措,促進餐飲業綠色、節約、生態發展。

 

與餐飲業的復工相比,人們對旅遊業的復工表現出了更大的熱情。隨著文化和旅遊部發佈《旅遊景區恢復開放疫情防控措施指南》,一些景區逐步開放,吸引了大批遊客。據同程藝龍景區數據顯示,截至2月24日,全國範圍的景區開園率為38.1%。在疫情防控下,互聯網在線訂票受到青睞。據攜程全球玩樂平臺數據顯示,已有300多家國內收費景區可以在線訂票,從2月19日到25日,攜程平臺門票預訂量每天以100%速度增長。

“當前,中國旅遊產業已進入全域旅遊、文旅融合的縱深發展階段,疫後恢復也會更快。”曾繁文表示,只要疫情得到控制,在政府的支持措施和旅遊企業得當的應對措施之下,被疫情暫時壓抑的旅遊需求將得到極大釋放,中國旅遊產業基礎、便捷的交通條件等將促使旅遊業迅速恢復。

近期,全國各地一批國有書店和品牌連鎖書店也相繼復工。在四川,文軒BOOKS九方書城、軒客會門店、西南書城等共計近50家門店已陸續恢復營業。截至2月27日,上海共有42家新華書店、上海書城復工開業,復工書店數量還在持續增長。值得註意的是,對於中小實體書店來說,其正常運營還需要一定的恢復期。2月5日,“書萌”發佈的以中小型實體書店為主要調查對象的報告指出,未來一段時間內,客流量短期內無法立即恢復。原來實體書店可以借助的線下體驗型服務內容,很有可能出現消費者響應度低、效果差的情況。

 

在影視行業,一些對辦公條件沒有特殊要求的影視制作公司已經開啟線上辦公狀態,而影院、影視基地的正常運營還需要一定恢復期。尹鴻認為,影院具有環境封閉、人員密集的特點,即便恢復營業,大家還需要有克服心理恐懼的過程,所以疫情對院線的影響可能還將持續兩到三個月。 

對於影視產業的長期發展狀況,市場展現出較好預期。日前,上海電影股份有限公司發佈公告稱,預計公司2020年第一季度經營業績將產生波動,但公司管理層對中國電影市場的可持續發展充滿信心,也將努力保持公司業績的長期穩定。中國電影、橫店影視等上市公司均表示,疫情對公司的短期經營業績存在一定影響,但不影響公司的持續盈利能力。(原題《逆風飛揚,文旅行業尋找春的消息》2020-03-06來源: 中國文化傳媒網)

Comment by Khalak Khalayak on April 8, 2020 at 11:33pm

疫後振興:城市周邊遊新驅勢

人民網北京3月5日電 (田虎)攜程今日通過大數據平臺“旅行觀察家”對數百目的地進行了“心願得分值”統計,並發布《2020目的地心願指數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報告顯示,北上廣等一線城市消費者對“周邊遊”十分期待,“親子”、“古城”、“美食”三個維度的心願指數呈現強勁勢頭。

 

疫後V形回暖清晰可循  40個目的地心願指數超50

 

據了解,“旅行觀察家”數據平臺是攜程綜合全球近年來公共衛生安全事件前後旅遊業的恢復數據、2019~2020年旅遊行業成長規模、疫情發展預判、平臺用戶的搜索、瀏覽、下單、收藏以及時令因素後,建立的2020年行業復蘇預估模型。根據該模型呈現的結果顯示,行業歷經低谷後,會隨著疫情控制開始平穩回升,並隨著五一、暑假等傳統旅遊節點的到來開始獲得增長,全年趨勢呈現明顯V型。 

“根據有無疫情的綜合數據對比差值輔以相應算法,我們可以得出目的地心願指數數據,50分是一個關鍵節點。”攜程CMO孫波介紹,攜程報告結果顯示:已經有超過40個國內目的地心願指數超過50,顯示出回暖期初期的跡象。 

報告還發布了國內外“心願指數熱門目的地”榜單,三亞、成都、貴州位列國內前3,上海、西安、北京、廈門、杭州等也同步上榜。境外部分,上榜國家則包括泰國、越南、迪拜、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澳大利亞、德國、英國、加拿大等。

 

“周邊遊”、“主題遊”期待值高

 

報告顯示,在國內遊市場方面,北上廣等一線城市消費者對“周邊遊”十分期待,北京周邊的天津、秦皇島、張家口、保定、濟南;上海周邊的湖州、黃山、麗水、蘇州和杭州;廣州周邊的澳門、惠州、珠海、湛江、桂林等地均進入“周邊遊”心願目的地指數榜單前5名。 

盡管疫情未過,不少消費者已經開始向往“踏青”、“賞花”和“看海”。以花聞名的婺源、洛陽、大連、西藏、青海心願指數最高;黃山、揚州、延慶、貴州和內蒙古排名“踏青”類心願指數榜前列;氣溫回升,三亞、廈門、青島、日照和寧波則霸榜國內“海濱熱門心願目的地”。而在熱門主題榜單中,“親子”、“古城”、“美食”三個維度的心願指數呈現強勁勢頭。 

此外,通過報告也可以看到,國人對海灘、購物、異域風情的熱情也已按捺不住。在包含“親子”及“購物”“異域風情”的海外目的地榜單中,英國、德國、迪拜、加拿大等熱門目的地榜上有名,印尼、泰國、馬來西亞等成為大家最想飛去的夢想海灘;摩洛哥、阿布扎比、巴西等地則以“異域風情”占據了榜單一席之地。(原題 攜程發布《2020目的地旅遊心願指數》 城市周邊遊最受期待,2020年03月05日 來源:人民網-旅遊頻道 

Comment by Khalak Khalayak on April 8, 2020 at 11:15pm

疫後振興:綠洲計劃

為助力旅遊業疫後重振,3月3日,途牛旅遊網(以下簡稱“途牛”)發起“綠洲計劃”,聚焦旅遊目的地整體形象提升。 

“‘綠洲計劃’主要聚焦全球旅遊目的地,圍繞目的地旅遊宣傳、形象打造等進行疫後聯盟品牌推廣,助力全域旅遊深化推進。計劃分為‘啟動恢復期’、‘基本恢復期’和‘全面恢復期’三個階段,貫穿全年。”途牛相關負責人表示,疫情過後,市場或出現反彈式復蘇,“綠洲計劃”構建的全新聯盟品牌生態圈將在這一階段顯示出重要作用,後期旅遊業的恢復也將為“綠洲計劃”所有聯盟品牌提供更好的助力。 

據悉,途牛發起的“綠洲計劃”在疫後恢復期間,將向聯盟成員免費提供價值超過千萬元的“聯盟助力包”,包含官網頻道頁廣告、APP開屏廣告、旅遊旗艦店展示、會員營銷大數據篩選、呼叫中心推廣等眾多資源;與聯盟成員共享途牛宣發渠道、異業合作渠道、途牛營銷資源等。(原題《途牛發起“綠洲計劃”,助力旅遊目的地疫後重振》2020-03-03 新京報 記者:王真真)

Comment by Khalak Khalayak on April 8, 2020 at 10:19pm

疫後振興:生命哲學

截至北京時間3月20日下午18時30分,新冠肺炎疫情波及六大洲上百個國家和地區,其中88個國家形成本地傳播,累計確診247406例,死亡10225例,治愈89275例。如果從去年12月8日武漢衛健委通報首例病例算起,疫情至今剛過百天。防疫大戰不知何時結束,但它至少已對九大觀念構成沖擊,也將在塵埃落定後影響世界發展。
 

第一是安全觀。新冠肺炎疫情從波及國家數量、人口規模、經濟損失、集體恐慌和各國備戰等因素看,除傷亡人數這個維度外,其軟殺傷堪稱沒有硝煙的“第三次世界大戰”。它既是傳統安全威脅即古代瘟疫流行的現代版復活,又是傳播速度和範圍呈幾何級擴大的非傳統威脅。教科書上對人類安全與威脅的定義將被改寫。


第二是生態觀。新冠肺炎病毒被科學家基本確定為源於蝙蝠攜帶的病毒。這是2003年果子貍傳播病毒引發非典疫情後,人類再次因食物鏈紊亂遭受懲罰。透徹理解生態文明理念,理順生物和諧關系,“敬畏自然”“遠離危險和陌生動植物”等新生態觀將深入人心。 

第三是衛生觀。新冠肺炎疫情快速暴發的原因之一是近距離傳染,包括肢體接觸、呼吸和飛沫二傳。人們將深化“距離產生安全”的認知,接受諸多良好習慣乃至適當移風易俗,如在人口密集場合戴口罩,洗手、消毒、分餐、使用公筷公勺成為衛生剛性需求,遠離不良嗜好與野味,社交場合減少密切擁抱和避免貼面吻面。近日,梵蒂岡教皇謝絕信徒吻手、英國查爾斯王子合十致意、美國副總統彭斯碰肘問候等引發關註,顯示了公眾人物引領安全型社交禮儀的努力。

 

第四是國際觀。新冠肺炎疫情充分檢驗了誰是真正朋友,誰是持久朋友,誰是表面朋友,也見證了誰永遠都難以做朋友。大難臨頭,50多個國家“閉關鎖國”外人莫入;歐盟內部恢復硬邊境,成員國限制出口乃至截留過境防疫物資;各國政府基於內政而向海外僑民敞開家門,流散僑民則因安全感缺失期盼回歸祖國。這些景觀強烈沖擊著人道主義和國際主義觀念,重新強化了國家、主權、民族、邊界、領土等傳統國際法概念。 

第五是治理觀。世界近200個國家形成的多種政治、社會和經濟制度大集市,在此次疫情防範中晾曬出多種方案和模式。有的以人為本,有的優先保經濟保增長;有的隔離城市大區,有的封鎖全部邊境;有的宣布“緊急狀態”,有的進入“戰爭狀態”,有的實行宵禁;有的征用私人物資,有的全民發放現金……實踐證明,治理模式沒有最好只有更好,但是,崇尚科學、理性和專業將成為國家治理的重要考量。

 

第六是生命觀。不同文化、傳統對於生命價值具有不同定義和判斷,也充分體現在新冠肺炎全球戰役中。珍惜每一個生命者有之,大赦天下對犯人法外開恩者有之,以“集體免疫”之名無為而治者有之,苦於資源不足而采取“災難醫學”模式優先救治青壯年者亦有之。後新冠時代,全球範圍內原本就不存在統一標準的生命觀將更加豐富多樣。 

第七是產業觀。世界早已進入產業鏈條無限延長的時代,一臺電腦生產的上下遊鏈條就能串聯起大半個地球,形成不同經濟體和發展階段的產業梯度和分工,構成經濟和貿易全球化的產業鏈、供應鏈和價值鏈。但是,新冠肺炎疫情引發全球性封城、斷路、斷航、閉關、拒簽和物資截留,使這三根鏈條出現動搖而引發產業布局的觀念動搖。這場疫情可能導致世界產業模塊分散化、多元化、便利化,關鍵產品如N95口罩生產再本土化也許會成為趨勢。經濟主權將重新得到確認,流行多年的貿易體系和全球化進程或蒙重挫。

 

第八是財富觀。新冠肺炎疫情聚集多個不祥“動物”行為:蝴蝶效應、黑天鵝降臨、灰犀牛襲來、油老虎清倉、股市牛去熊來……全球經濟增長受影響,世界財富空前縮水,中觀微觀層面的全球運輸業和第三產業遭重創。疫情之後消費觀念勢必大變,保守的儲蓄型消費方式將壓倒開放的借貸型消費。 

第九是教育觀。社會是最佳學校,生活是最佳課堂,親歷是最佳教材。新冠肺炎疫情衍生的各種危機及後果,足以重塑世界、國家、社會和家庭,也足以改變親歷者的三觀四德五心六欲七情。這種改變遠非網絡授課、遠程教育等空間阻隔帶來的方式創新可比,而是對外部世界和人類生存的系統、全新思考與求解。


延續閱讀《疫後振興·生態文創》

 

近日,經濟全球化名著《世界是平的》作者托馬斯·弗里德曼提出,今年將是新世界發展分水嶺,去年為“花冠前(BC)”,明年是“花冠後(AC)”。見此評論深感所見略同。世界將變。(原題《新冠肺炎疫情將改變九大觀念》,作者馬曉霖(浙江外國語學院教授)原載:北京青年報 | 2020-03-21)

Comment by Khalak Khalayak on April 8, 2020 at 6:01pm

張華迎·春暖花開待客來——福建旅遊行業復工復產見聞

                                                               (中國央視两天前發的温馨信息) 

新華社記者張華迎

約上三五好友,在森林中漫步,呼吸新鮮空氣,感受鳥語花香的大自然;帶著家人和孩子,在空曠的沙灘上吹吹海風,聽聽海浪敲打礁石的聲音……記者近日在福建多地采訪發現,一大批旅遊景區、文旅企業正在加速復工復產,越來越多“宅”在家中的民眾,也開始走出家門享受春光。 

經過體溫檢測、出示健康碼、登記實名信息、排查14天行程等嚴格的流程後,來自福州的遊客林秋盛和家人,順利進入福建土樓永定景區。“這段時間基本上都在家裏待著,沒怎麼出門。聽說土樓景區恢復開放了,就想趁著人少,帶著父母和孩子來這裏郊遊踏青,體驗客家文化。”

 

“遊客來了,土樓又要熱鬧起來了。”福建省客家土樓旅遊發展有限公司市場總監李長流說,景區恢復開放半個月以來,遊客數量正在逐漸增多。為避免遊客量過於密集,景區在要求遊客佩戴好口罩的同時,還采取實時遊客流量管控措施,分時段安排遊客間隔性入園 

4月的廈門鼓浪嶼,處處繁花似錦、鳥語花香。聽說鼓浪嶼已經恢復開放,廣東遊客李澤群趕緊買好船票上島遊玩。“春日的鼓浪嶼風景怡人,現在島上不像過去那樣‘擁擠’,正好可以好好感受一下世界文化遺產的底蘊。”

 

最近幾天,看著上島的遊客日漸增多,鼓浪嶼家庭旅館協會會長董啟農的心情愈加舒暢。“情況正在慢慢好起來,現在島上已經有一大批民宿開始營業。”董啟農說,為了吸引遊客上島遊玩,一些民宿嘗試在多個網絡平臺直播客房消殺工作,同時推介鼓浪嶼特色景點,帶領網友“雲遊”鼓浪嶼 

記者走訪發現,疫情期間,一些旅遊景區雖然無法正常接待遊客,但他們並未因此按下“暫停鍵”,而是苦練“內功”,利用這段旅遊“空檔期”發力,圍繞基礎設施維護建設和旅遊產品、營銷方式提升做足準備

 

“我們利用這段時間,在風景區產品策劃、提升遊客體驗等方面都進行了優化和提升。”武夷山風景名勝區旅遊管理服務中心主任楊一鳴說,目前風景區已邀請運營團隊,在不破壞生態環境的前提下,在水簾洞打造人工瀑布等景觀;同時,結合當地神話傳說,圍繞玉女峰和大王峰設計愛情主線,打造一批符合武夷山特色的網紅打卡點。 

景區、文旅企業積極“自救”之餘,當地政府部門也在想方設法幫助文旅企業渡過難關。

 

開展掛鉤幫扶、暫退旅行社質量保證金、給予貸款貼息……福建省文旅廳副廳長蘇慶賜介紹,近期,福建各地相繼出臺了一批支持或惠及文旅企業的政策措施。針對疫情引發的消費觀念新變化,福建還安排專項資金支持文旅重大項目建設,支持開發康養旅遊、生態旅遊、科技旅遊等精品項目,滿足民眾文旅新需求。 

數據顯示,截至3月底,福建已恢復開放A級旅遊景區124家,占福建省A級景區總量的33%,大部分為城市公園或戶外開放型參觀景區,更多景區還在陸續開放中。(收藏自 2020-04-06 http://m.cnr.cn/news/20200406/t20200406_525043936.html)

Comment by Khalak Khalayak on March 21, 2020 at 10:40pm

中國西安白鹿原民俗村被拆 文化小鎮不能荒蕪特色

依托於獨特的地理風貌和歷史積澱,以及著名文學作品和影視IP帶來的社會效應,西安市藍田縣的白鹿原民俗文化村景區(下圖)於2016年開放,自我定位為“集生態農業觀光、民俗文化體驗、農事活動體驗及鄉村精品休閑度假為一體的文化旅遊綜合項目”。然而,良好經營局面沒維持多久,白鹿原民俗村就門可羅雀,並於近期被實施拆除。

文化小鎮將城市與鄉村、工業與農業、自然與人文、傳統與現代、物質文化與非物質文化等元素融合起來,意欲通過發展文化旅遊,彌補城鎮化進程中文化傳統流失的遺憾。歷史、民俗、文化等要素是此類項目的基本要素,其使命也在於教化文化自覺及弘揚民族精神。


現實中,清一色仿古建築,間或點綴幾處修整過的文化古跡,拼合起大多數歷史、民俗類小鎮的物質性“特色”。當人們踏入此類“特色景區”,就開啟了“欣賞風景+拍照留念+購物消費+休閑娛樂”的旅遊模式。因為復制同類競品痕跡明顯,導致“千鎮一面”,讓遊客產生審美疲勞。

被“置入”民俗村裏的,是真民俗還是“偽民俗”?古舊的生活器具,因為器具的主人不再在此處真正生活,便僅僅是精致的擺設;一些商鋪展示非物質性的物品生產流程,多是商家為銷售產品進行的廣告宣傳;傳統的禮俗儀式也因為脫離原生環境而成為單純的表演。這些民俗為特色的小鎮在形式上糅合了人工與自然景觀,內容上文化搭臺經濟唱戲,它的指針在 “景區”“商業區”和“真文化遺產”的範疇間搖擺。


當我們回憶起文化特色小鎮的旅程,印象最深的是什麼?除去具有地域特征的建築、飲食、風光,占據我們心頭那塊柔軟位置的,必定是不同於其他地區的風俗人情。只有它們才能喚起每個人心中不絕如縷的鄉愁。

對於主打“民俗牌”,卻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爛,逐漸偏離經濟價值和民俗價值平衡點的特色小鎮,需要由商業化重返“民俗化”,使其在獲取經濟利益的同時,保存地域民眾的集體記憶,喚醒人們內心深處的自我認同。

看得見的建築、器具,給予特色小鎮物質基礎和審美基礎。而流淌在生活中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是人們實實在在經歷的時間和生存的規則、範式,是具有區域獨特性的文化資本,是屬於這個聚落人群和階層的集體記憶。這些才是能讓本地人區別於“他者”的關鍵特征。


具有本土特色的民俗文化空間,離不開本土居民的參與和生活。讓本地人、“原住民”成為特色小鎮真正的主人,從而維護特色文化空間的物質與非物質文化遺產雙重價值。“本地人”傳播著相對原生性的生活方式、生存智慧,他們因土生土長而具有強大的族群凝聚力;更有能力在城鎮化進程高速的今天,引導外地務工的年輕人在返鄉時延續生活習俗和生命儀式,基於舊有文化系統之上重建起“新的傳統”;同時為本土文化吸納入更廣泛的“受眾群體”。


反觀諸多特色小鎮遣走本地居民、招募外來經營者的做法,實際上趕走了本真的生活傳統,而植入新的居住者和生活方式,無意中重塑了當地的文化生態環境。

天造的山水風光,地設的人文傳統,加之大勢所趨的商業環境,必能孕育出富含中國傳統特色的民俗文化空間,我們需要賦予的是精雕細琢之匠心巧技,莫讓“特色小鎮”荒蕪了特色。(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03-20)

Comment by Khalak Khalayak on November 6, 2019 at 4:23pm

吉隆坡蘇丹街地方創生·老戲院變文創中心

原题·老建筑换新生命.柏屏戏院变艺文中心

戲院改建後,將被命名為”麗士雜錦“,預計將會在9月正式推介。

位於蘇丹街的柏屏戲院,記載著吉隆坡人看電影的集體回憶。

蘇丹街老建築——柏屏戲院(REX Cinema)將被賦予新生命,打造成社區藝術與文化中心!

位於蘇丹街的柏屏戲院,記載著吉隆坡人看電影的集體回憶。想當年,每當有電影上映時,戲院必會人山人海,買戲票的隊伍更是大排長龍,柏屏戲院當時也因此而幾度輝煌。

戲院建築建於1947年,曾經歷火患,並在1976年改建成擁有單個電影銀幕,可容納上千人觀眾的戲院。隨著時代變遷,戲院於2002年走入歷史後,曾改為民宿及停車場,當年的風華已早於風光不再。

正當各界以為戲院建築就此“淪亡”之際,今年杪,一班誌同道合的朋友所組成的“麗士雜錦”團隊,負責操刀柏屏戲院的改建計劃,將之打造成社區藝術與文化中心,讓老建築賦予新的生命。

部分當地商家及社區將會入駐麗士雜錦,借此振興及保持他們的傳統生意。
設劇院廳展覽圖書館商鋪

麗士雜錦創辦人曾憲炘及鄭順升接受《大都會》社區報訪問時說,有關改建計劃旨在翻新戲院的建築,並將之打造成社區藝術與文化中心。

“我們將於賦予建築新的生命,如增設文化設施、加入配件、還原建築功能,以創建新的社區空間。屆時裏頭將有活動大廳、劇院、展覽、表演、電影放映、圖書館、工作坊、零售和餐飲等的商鋪。”

他們說,翻新後的藝術與文化中心將名為“REXKL”,中文譯名則是與其團隊同名,即“麗士雜錦”。

“‘REX’的直譯為‘麗士’,‘雜’表示多元,‘錦’則寓意錦上添花。”


9月推介6月階段性開放


他們指出,藝術與文化中心將在9月正式推介,不過會在6月起階段性開放,屆時首批商鋪將會開始運營,而麗士雜錦將會配合2019吉隆坡建築節(Kuala Lumpur Architecture Festival2019),於7月至9月在中心內舉辦展覽會。

他們補充,麗士雜錦入曾在今年杪期間在戲院底層展開團圓花市,當時亦有多個文化表演,惟那時只是一次性的市集,而此次他們則是打造全方位的藝術與文化中心。

曾憲炘:重新定位當年社會意義

曾憲炘說,其團隊由一班建築師組成,而這次的改造計劃,靈感來自於他們想要讓吉隆坡多一個特征,變得更好。

“這裏是隆市的發源地,不過隨著時代的變遷,此處的歷史文化已漸漸流逝。正因如此,我們希望能借此為隆市出一份力。”

他表示,也因柏屏戲院是茨廠街裏空間大的建築,因此他們選擇將戲院翻新,讓文化表演能夠日後可在此進行,重新定位當年的地位及社會意義。

詢及該中心日後是否會帶旺該區一帶的人流,重現當年柏屏戲院的黃金風貌,他對此表示,他們目前主要是把重心放在為社區提供一個創意園區,讓創意和文化結合,呈獻於吉隆坡。


給予創意者一個平臺


“這裏就是一個平臺,讓相關人士可以呈獻他們的表演及創意手法,好比一名廚師,也可到此開辦餐廳,展現他的廚藝。”


播映特別影片賦新意義


他坦言,時代進步,社會對‘看電影’有了不同的定義,舊時人們會到電影院看電影,消磨時光、社交或拍拖等;現今人們只需通過手機就可觀賞電影,這方面的人與人交流,目前我們正從新探討,或許‘看電影’精神文化也會在麗士雜錦尋回。

“盡管屆時戲院沒有播映電影的服務,不過我們將會在中心內播映特別的影片。”

曾憲炘也期許吉隆坡未來發展可以變得更好,更多人可以再回到吉隆坡生活,愛上吉隆坡,感受生活在隆市的樂趣。


梁美微:可負擔租金


麗士雜錦經理梁美微表示,麗士雜錦將會與本地商家和社區配合,進行改造,其中該區的商家將在麗士雜錦獲得部份空間,租金則是可負擔的性質。

她說,通過本地商家的入駐,這除了能振興及保留他們的傳統生意之余,也讓現代族群,或是年輕一輩認識傳統商家。

她舉例,茨廠街品泉餅家已答應入駐藝術與文化中心,品泉目前也正研究菜單,在此中心重新開啟點心生意。


文化中心如火如荼裝潢


本報記者就柏屏戲院改建一事走訪蘇丹街,發現戲院建築正如火如荼全面進行裝潢,相信待竣工後並會帶來嶄新的風貌,讓人耳目一新。

受訪的商民表示,他們都曾在這間戲院看過電影,戲院當年的輝煌時刻至今依然歷歷在目。

“當年只要一有英文電影上映,就會有大批人潮前來排隊買票,隊伍甚至是排到隔壁的商鋪。”

他們說,戲院抵擋不了時代巨輪的運轉,最終收盤關閉,戲院建築較後改為停車場及民宿,惟裏頭卻雜亂無章,甚至也有不少外勞出入,當初一時無兩的戲院,如今落得如人煙寥落,這讓他們不禁感嘆不勝唏噓。

因此,他們對戲院改建計劃豎起大拇指贊好,並報以熱烈的期待,希望改建後的建築,能吸引人流到來,重塑當年戲院的風華。

“我在蘇丹街當小販已有40年,也曾見證戲院的黃金時期。戲院收盤後,改為停車場,而今年農歷新年前也有花市市集營業。新年後,我就看見有裝修工程進行,也聽聞將被改造成藝術中心,惟我不清楚是誰負責這項改建計劃。

我希望經過改造後,此建築將會以全新的面貌呈現,惟該處缺乏停車位,若是有足夠的停車場,這方便了前來參觀的人士。”

“我相當支持這項改建計劃,時代進步,舊時的建築也需隨之翻新,以免與時代脫節。數日前,也有一般年輕人來在我店鋪前的墻壁畫上彩色壁畫,為這些老建築加入新的元素,這無疑是件好事。

我希望改造計劃能為陳舊的戲院迎來新的風貌,屆時或許這能成為新的地標,帶旺蘇丹街及茨廠街。”

“我國獨立前,戲院建築早已入駐蘇丹街。早前戲院以播映英文電影為主,我還記得一張戲票只需60仙。

時過境遷,戲院關閉後,建築內外非常混亂,這影響了蘇丹街的市容。我聽聞該建築將會被打造成展示廳,相信屆時必定會重現當年戲院風華,吸引外國遊客到來,並且洗脫外界對茨廠街有著外勞街的印象。”

戲院裏頭寬敞,舊時可容納近千名觀眾,其竣工後的面貌肯定能讓人耳目一新,眼前一亮。

麗士雜錦今年初已入駐柏屏戲院,並在該建築裏舉辦“團圓花市” 活動,保持建築活躍。(文章來源 : 星洲日報 2019-04-19)

Comment by Khalak Khalayak on November 6, 2019 at 3:50pm

怡保地方創生·西装叙事

原题:推展洋服工藝 宣傳旅遊景點‧70人穿西裝漫步怡街頭

別開生面的穿西裝街頭漫步活動!

約70名男女士身穿筆挺西裝漫步1公里,途經怡保多個地標性景點打卡,引起民眾注目,藉漫步推展洋服工藝的同時,亦推廣怡保旅遊景點。

今早從近打河畔酒店出發的西裝漫步是“第16屆全國西裝裁剪公開賽及時裝表演”的壓軸活動,約70名來自我國及其他國家與地區包括日本、臺灣、香港和新加坡的參與者,今日穿上西裝悉心打扮並在酒店集合一起出發,途經舊街場、大鐘樓和怡保市政廳禮堂打卡留念。

數十名穿著筆挺西裝的男士一起走大街串小巷,十分有氣勢。左二是魏文春;右起為莊光榮和李志強。


魏文春:制宣傳影片沖出海外


馬來西亞縫業聯合總會總會長魏文春表示,該會在這個時候舉辦這項西裝漫步恰到好處,因為明年就是我國的旅遊年,這項活動除了可以推展西裝和裁縫業外,也可以借此推廣怡保的旅遊景點。

他指出,攝影團隊已將一連3天的賽事和表演過程錄下並將制作成一輯宣傳影片,這輯影片將在未來的活動上播放,而參與此次活動的國外代表也可把影片帶回國,讓馬來西亞的裁縫工藝沖出國外,在國際市場上占一席位,同時借此影片對外宣傳我國旅遊景點。

他說,我國的洋服裁縫業無論在技術和設計上都與時並進,布料材質多樣化,迎合不同地區的天氣需求,而我國是熱帶國家,這裏采用的布料也迎合這裏的天氣。

他表示,近年來,我國消費者對定制大衣的需求有所提高,而且趨向年輕化。馬來西亞將於2020年承辦“第26屆亞洲洋服同業聯盟(亞盟)大會,進一步將我國洋服裁縫工藝推向國際。


黃來興:來馬定制大衣成趨勢


霹靂縫業公會總務兼籌委會主席黃來興表示,許多國外人士無論來我國從商或旅遊都會選擇在本地定制大衣,而且這個趨勢出現增長,所以他希望旅遊部的宣傳冊子除了介紹美食與美景外,也加入介紹我國洋服裁縫這一環。


莊光榮:盼洋服裁縫業續優化


臺灣洋服同業總會理事長莊光榮認為,這次活動的素質已達到國際的水平,也開闊了他的視野。他希望馬來西亞洋服裁縫業可繼續優化。

他覺得這次的西裝漫步活動很具創意,除了推展西裝外也可以讓參與者認識當地的歷史與文化,達到相得益彰的效果。


黃詩情:鼓勵裁縫工藝專業化


迪遮州議員黃詩情在活動上致詞表示,馬來西亞的裁縫業曾被視為夕陽工業,但是近年來已看到改革、創新和明顯的發展,而且越來越多年輕人加入這個行業。她建議業者仿效日本,積極將裁縫工藝專業化,精益求精,不斷提升技術。

她希望霹靂縫業公會可以加入霹靂州政府主催的“霹靂創意節”,以將縫業打造成為其中一個霹靂州品牌。

出席者有馬來西亞縫業聯合總會總財政兼霹靂縫業公會主席李志強、全日本洋服協同組合連合會直前理事長安積武史、日本男士設計師協會主席堀內慎三及香港洋服總會會長陳立業等。(原载 5.11.2019 星洲日报)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