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雪林(1899~1999),安徽太平人,女作家、學者。著有散文集《青鳥集》、《綠天》,學術論著《李義山戀愛事跡考》、《唐詩概論》、《中國文學史》等。

“多少時候,沒有到菜圃裏去了,我們種的扁豆,應當成熟了罷?”康立在涼臺的欄邊,眼望那絡滿了荒青老翠的菜畦,有意無意的說著。

誰也不曾想到暑假前隨意種的扁豆了,經康一提,我恍然記起,“我們去看看,如果熟了,便采擷些來煮吃,好嗎?”康點頭,我便到廚房裏拿了一只小竹籃,和康走下石階,一直到園的北頭。

因無人治理的緣故,菜畦裏長滿了雜草,有些還是帶刺的蒺藜,扁豆牽藤時我們曾替它搭了柴枝做的架子,後來藤蔓重了,將架壓倒,它便在亂草和蒺藜裏開花,並且結滿了離離的豆莢。

折下一支豆莢,細細賞玩,造物者真是一個偉大的藝術家呵!他不但對於鮮紅的蘋果,嬌艷的櫻桃,絳衣冰肌的荔枝,著意渲染,便是這小小一片豆莢,也不肯掉以輕心的。你看這豆莢的顏色,是怎樣的可愛,尋常只知豆莢的顏色是綠的,誰知這綠色也大有深淺,莢之上端是濃綠,漸融化為淡青,更抹三層薄紫,便覺潤澤如玉,鮮明如寶石。

我們一面采擷,一面談笑,愉快非常,不是為今天晚上有扁豆吃而愉快,只是這采擷的事實可愉快罷了。我想這或是蠻性遺留的一種,我們的祖先——猿猴——尋到了成熟的榛栗,呼朋喚類的去采集,預備過冬,在他們是最快活的,到現在雖然進化為文明人了,這性情仍然存在。無論大人或孩子,——自然孩子更甚,逢到收獲果蔬,總是感到特別興趣的,有時候,拿一根竹竿,偷打鄰家的棗兒,吃著時,似乎比叫仆人在街上買回的鮮果還要香甜呢。

我所稟受的蠻性或者比較的深,而且從小在鄉村長大,對於田家風味,分外系戀,我愛於聽見母雞閣閣叫時,趕去拾她的卵!我愛從沙土裏拔起一個一個的大蘿蔔,到清水溪中洗凈,兜著回家,我愛親手掘起肥大的白菜,放在瓦缽裏煮。雖然不會擠牛乳,但喜歡農婦當著我的面擠,並非怕她背後攙水,只是愛聽那迸射在冰鐵桶的嗤嗤聲,覺得比雨打枯荷,更清爽可耳。

康說他故鄉有幾畝田,我每每勸他回去躬耕,今天摘著扁豆,又提起這話,他說我何嘗不想回去呢,但時局這樣的不安寧,鄉下更時常鬧土匪,鬧兵災,你不怕麼?我聽了想起我太平故鄉兩次被土匪潰兵所蹂躪的情形,不覺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Views: 24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