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聽見那個聲音的墜落 那個聲音

從某個高處落下 垂直的 我聽見它開始

以及結束在下面 在房間裏的響聲 我轉過身去

我聽出它是在我後面 我覺得它是在地板上

或者地板和天花板之間 但那兒並沒有什麼松動

沒有什麼離開了位置 這在我預料之中 一切都是固定的

通過水泥 釘子 繩索 螺絲或者膠水

以及事物無法抗拒的向下 向下 被固定在地板上的桌子

向下 被固定在桌子上的書 向下 被固定在書頁上的

文字

但那在時間中 在十一點二十分墜落的是什麼

那越過掛鐘和藤皮靠椅向下跌去的是什麼

它肯定也穿越了書架和書架頂上的那匹瓷馬

我肯定它是從另一層樓的房間裏下來的 我聽見它穿越

各種物件

光線 地毯 水泥板 石灰 沙和燈頭 穿越木板和布

就象革命年代 秘密從一間囚房傳到另一間囚房

這兒遠離果園 遠離石頭和一切球體

現在不是雨季 也不是刮大風的春天

那是什麼墜落 在十一點二十分和二十一分這段時間

我清楚地聽到它容易被忽視的墜落

因為沒有什麼事物受到傷害 沒有什麼事件和這聲音有關

它的墜落並沒有象一塊大玻璃那樣四散開去

也沒有象一塊隕石震動四周

那聲音 相當清晰 足以被耳朵聽到

又不足以被描述 形容和比劃 不足以被另一雙耳朵證實

那是什麼墜落了 這只和我有關的墜落

它停留在那兒 在我的身後 在空間和時間的某個部位

 

1991年11月

 

作品第16號

雪來了 門躲著

一切都很溫暖

有一些事要靜靜地想想

一些和過去和將來的事情

現在也沒有一封回信

郵遞員是個綠色的男人

他送報紙送彩色畫報

我給過他許多郵票許多信封

現在也沒一封回信

這是一個結婚的年頭

許多人收到過紅紙的請柬

也許我應該結婚了

像朋友們一樣

去旅行 在春天的北方

在一首五十行的詩裏

我歌唱過那裏的白楊

有些甜蜜 有些辛酸 有些茫然

從前我在工廠的時候

喜歡和小雷一起看電影

記不得是哪一幕 那牡 哭過

隔壁的女人回家了

她輕輕地鉆進被窩

像一只溫柔的母貓 (我猜)

雪一樣輕的嘆息

雪一樣厚的墻壁

她的丈夫是個炮兵

今年夏天在二樓 我見過他們

雪睡了 夜有一個白色的枕頭

寒風吹亮了月光

十二月默默地站在街上

有些甜蜜 有些辛酸 有些茫然

 

 

作品第52號

很多年 屁股上拴串鑰匙 褲袋裏裝枚圖章

很多年 記著市內的公共廁所 把鐘撥到7點

很多年 在街口吃一碗一角二的冬菜面

很多年 一個人靠著欄桿 認得不少上海貨

很多年 在廣場遇著某某 說聲"來玩"

很多年 從18號門前經過 門上掛著一把黑鎖

很多年 參加同事的婚禮 吃糖 嚼花生

很多年 箱子裏鎖著一塊毛呢衣料 鏡子裏他默默無言

很多年 靠著一堵舊墻排隊 把新雜誌翻翻

很多年 送信的沒有來 鐵絲上晾著衣裳

很多年 人一個個走過 城建局翻修路面

很多年 有人在半夜敲門 忽然從夢中驚醒

很多年 院壩中積滿黃水 門背後縮著一把布傘

很多年 說是要到火車站去 說是明天

 

很多年 鴿哨在高藍的天上飛過 有人回到故鄉

 

那時我正騎車回家……

那時我正騎車回家

那時我正騎在明晃晃的大路

忽然間 一陣大風裹住了世界

太陽搖晃 城市一片亂響

人們全都停下 閉上眼睛

仿佛被卷入 某種不可預知的命運

在昏暗中站立 一動不動

象是一塊塊遠古的石頭 彼此隔絕

又象一種真象

暗示著我們如此熱愛的人生

我沒有穿風衣

也沒有呆墨鏡

我無法預測任何一個明天

我也不能萬事俱備再出家門

城市像是被卷進了 天空

我和沙粒一起滾動

剛才我還以為風很遙遠

或在遠方的海上

或在外省的山中

剛才我還以為

它是在長安

在某個年代吹著渭水

風小的時候

有人揉了揉眼睛

說是秋天來了

我偶爾聽到此話

就看見滿目秋天

剛才我正騎車回家

剛才我正騎在明晃晃的大路

只是一瞬 樹葉就落滿了路面

只是一瞬 我已進入秋天


作品第57號

我和那些雄偉的山峰一起生活過許多年頭

那些山峰之外是鷹的領空

它們使我和鷹更加接近

有一回我爬上巖石壘壘的山頂

發現故鄉只是一縷細細的炊煙

無數高山在奧藍的天底下洶湧

面對千山萬谷 我一聲大叫

想聽自己的回音 但它被風吹滅

風吹過我 吹過千千萬萬山崗

太陽失色 鷹翻落 山不動

我顫抖著巾緊發青的巖石

就像一根被風刮彎的白草

後來黑夜降臨

群峰像一群偉大的教父

使我沈默 沿著一條月光

我走下高山

我知道一條河流最深的所在

我知道一座高山最險峻的地方

我知道沈默的力量

那些山峰造成了我

那些青銅器般的山峰

使我永遠對高處懷著一種

初戀的激情

使我永遠喜歡默默地攀登

喜歡大氣磅礴的風景

在沒有山崗的地方

我也俯視著世界

Views: 24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