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樹

  我們枕著手躺在草地,
  昂首仰望萬裏長空,
  泳浴在野生的風仙花、
  雛菊和森林的百合之中。

  松林間伸出一條幽徑,
  草兒茂密,難以通行。
  我倆交換一個眼色,
  又把姿勢和地點變更。

  我們頓時變得不朽,
  化入了松樹的行列。
  於是從疾病、瘟疫、
  死亡中解脫了出來。

  有如潤滑油,濃艷的蔚藍
  帶著故意的單調,
  亮晶晶地落向大地,
  在我們的衣袖上留下記號。

  我們分享著松林的小憩,
  諦聽著甲蟲亂爬的聲息。
  呼吸著檸檬和神香混合的
  松樹林中催眠的香氣。

  我們長久、長久地
  把手臂枕在頭下睡覺,

  周圍的事物何等溫柔,
  眼前的一切廣袤無垠,
  使我時刻產生幻覺:
  樹後就有大海的一片奇景。

  那兒的海浪高過松枝,
  從圓滑巨石上俯沖而下,
  海浪攪動了深深的海底,
  降雨般地拋出許多小蝦。

  黃昏時分,朵朵晚霞
  鋪灑在拖船後的軟木之上,
  像是魚肝油閃爍不定,
  又像是琥珀朦朧地泛光。

  夜幕落下了,月亮
  把萬物的痕跡漸漸地埋葬,
  葬在泡沫的神術之中,
  葬在海水的妖法之上。

  可海浪掀得更響更高,
  浮動的音樂廳裏何等熱鬧,
  觀眾聚集在柱子旁邊,
  看著從遠處無法辨認的海報。

  (吳迪 譯)

屋裏不會再來人了


  屋裏不會再來人了,
  唯有昏暗。一個冬日
  消融進半開半掩的
  窗簾的縫隙。

  只有潮濕的白色鵝毛雪
  疾速閃現.飛舞。
  只有屋頂、白雪,除了
  白雪和屋頂,——一片空無。

  又是寒霜畫滿圖樣,
  又是逝去年華的憂郁
  和另一個冬天的情景
  在我的心底攪來攪去,

  又是那無可寬恕的罪過
  至今仍刺痛我的心靈,
  木柴的奇特匱乏
  折磨著十字形的窗欞。

  可是,厚重的門簾
  會突然掠過一陣顫栗。
  你會用腳步丈量寂靜,
  如同前程,走進屋裏。

  你會在門口出現,
  身穿素雅的白衣,
  仿佛為你織就衣料的
  就是那漫天的飛絮。

  (吳迪 譯)

雨霽


  寬闊的大湖像—只瓷盤。
  湖的彼岸聚集著雲團,
  這一堆堆白色的雲,
  原來是嚴峻的山的冰川。

  根據陽光亮度的交替,
  樹林也在把色調變更。
  忽而整個兒燃燒.忽而又罩上
  飄落煙塵的黑色陰影。

  當淫雨霏霏的日子快要結束,
  雲霧中呈露出一片湛藍,
  天空在雲隙問多麽喜悅,
  小草兒心田裏多麽歡暢!

  風兒請除了遠雲,平息下來,
  太陽把光彩朝大地拋灑。
  綠色的葉兒晶瑩滴翠,
  就像有色玻璃上的寫生畫。

  窗口宛如一幅教堂壁畫,
  聖徒、苦行僧和帝王
  戴著失眠的閃光之冕,
  自內向外朝永恒眺望。

  仿佛遼闊的大地
  就是教堂的內景,
  有時透過窗口,竟能聽到
  聖歌合唱的裊裊余音。

  大自然、世界、深邃的宇宙,
  我守護你長久的造福,
  滿懷心靈深處的顛悠,
  幸福的淚珠滾滾而出。

  (吳迪 譯

雨燕


  傍晚時候的雨燕
  無法壓制內心的歡暢。
  歡暢沖出洪亮的胸腔,
  在空中到處回蕩。

  雨燕在天空縱情翺翔,
  那千回百轉的歌聲任意飛揚。
  啊,雨燕哪,多麽得意,
  你們瞧,連大地都要逃避!

  翻騰的雲霧擴散開去,
  就像鍋裏翻滾著一股白泉,
  你們瞧.從峽谷到天邊,
  大地已找不到安歇的地盤。

  (力岡 譯)

Views: 3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