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行詩


  我懷著調殘的幻想,靠回憶生活,

  逝去年華的幻影蜂擁在眼前,

  你的形象在它們當中,象夜半

  朵朵的行雲中輝耀著一輪明月。

  你的威力我有時感到沈重:

  你的微笑,你的使人心醉的雙目

  象桎梏般把我的靈魂緊緊鎖住,

  你並不愛我,這對我又有何用。

  你知道,對我的愛情你並不鄙棄,

  但你卻冷冷地聽取著它的哀乞;

  象一座大理石雕像,面對大海

  矗立著,——波浪在它腳前翻轉不休,

  而它滿面無情的嚴肅的神采,

  雖不想把它踢開,卻總不理不揪。

  1832年

  余振 譯

太陽


  冬日的太陽多麽漂亮!
  但它在灰雲之間徜徉,
  勞而無功地向著白雪,
  投下縷縷微弱的輝光……

  年輕的姑娘也是這樣——
  你的豐姿在眼前閃光,
  你的明眸展現著幸福,
  但這豈能溫暖我心房?

題倫勃朗畫


  陰郁的天才啊,你是理解

  熱情和靈感的激動、飛躍、

  那場沈痛而又雜亂的夢

  和拜倫使人驚異的一切。

  我看到你用粗獷的筆觸

  畫出的那半掩半露的臉;

  在是否穿著神聖的僧衣、

  流亡他鄉的聞名的青年?

  或許,什麽不可知的罪行

  截殺了他的崇高的思想;

  四圍都昏暗:他那高傲的

  目光閃爍著懷疑和哀傷。

  或許,這只是一幅寫生畫,

  這國臉並不是什麽理想!

  或者是在痛苦年代裏

  你自己畫著自己的肖像?

  但是冰冷的目光永遠地

  猜不透深不可測的秘密,

  而這幅不比尋常的創作

  是對無情者嚴厲的責備。

  1830年

  余振 譯

天使


  天使飛翔在子夜空中,
  口裏吟唱輕柔歌聲;
  月亮、星辰和朵朵翳雲,
  潛心諦聽神聖聲音。

  他歌唱天國花園清蔭下,
  純貞的精靈無比歡欣;
  他歌唱偉大至高的上帝,
  贊美中不含假意虛情。

  他抱來一個年幼的生靈,
  送給悲哀與眼淚的塵世;
  歌聲留在童稚心中,
  沒有歌詞,卻不消逝。

  那生靈飽受人間苦難,
  心中懷著美好希望;
  塵寰的歌曲令他厭煩,
  怎能替代天國絕唱。

我倆分離了


  我倆分離了,但你的姿容

  依舊在我的心坎裏保存:

  有如韶光留下的依稀幻影,

  它仍愉悅著我惆悵的心靈。

  我雖然委身於新的戀情,

  卻總是無法從你的倩影上收心,

  正象一座冷落的殿堂總歸是廟,

  一尊推倒了的聖像依然是神!

  顧蘊璞 譯

無題1


  不,我不是拜倫,是另一個,
  一個上蒼特選但尚不著名的人;
  同他一樣,亦是塵世過客,
  但我有一顆俄羅斯的心。
  我早早登臺,也早早收場,
  一世才華不會造詣很深;
  我的心胸恰如茫茫海洋,
  希望似殘船在其中浮沈。
  漂渺的海洋秘不可測,
  誰能洞悉它多寬多深?
  何人能道盡我種種心緒?
  是我,是神?也許無人!

無題2


  惶恐地瞻望未來的一切,
  哀傷地回顧已往的種種,
  我完全像個臨刑的死囚,
  向四周尋找親切的心靈。
  不知超度使者是否降臨,
  來對我啟示人生的真諦,
  講述此行的樂趣和前景,
  告訴我上帝為何下狠心,
  早早打破我青春的期望,
  又為我安排了何種前途。
  我已把愛情、希望、善惡,
  把一切交還大地的胸懷;
  我準備開始另一種生活,
  默默等待那一時刻到來。
  世界上我不會留下弟兄,
  四周圍一片黑暗與寒冷,
  緊緊包圍我倦怠的心靈;
  它像是幹癟早熟的果子,
  在命運的淒風慘雨之中,
  在人生炎炎烈日下雕零。

Views: 3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