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映:現代社會中,洗腦還有作用嗎?(5)

但是我們還是能夠理解洗腦的機制,無論出場不出場,暴力扮演了最「壓倉式」的作用。還可以從另外一個角度看,暴力一旦消失,哪怕減輕,那麽洗腦所得到的成果很快就會斷掉,乃至就會煙消雲散。最近我有一個朋友叫刀爾登的出了一本書《亦搖亦點頭》,寫他的讀書經驗。他說他小時候受一套意識形態的籠罩,用今天的話就是說被洗腦長大的。他說到了七十年代末之後,讀了一點其他的書,知道了一點其他的事,沒費什麽勁他就把那些東西都忘了。還有像斯大林,你從小就知道斯大林多麽偉大,所有都是正面的信息。

有一本書,吉拉斯《同斯大林的三次談話》,那邊講了好多國家機器的宣傳,這是一本年不見經傳的書,我們怎麽開始信吉拉斯了,為什麽不信我們的機器宣傳了那麽多年的東西。離開了暴力,洗腦力量不是那麽大。我們就把強制和真相連在一起來說,有時候我們聽到一些關於觀念的爭論,好像甲是一套觀念,乙是一套觀念,乙說甲是假的,甲說乙是假的,反正真假很混亂,怎麽也弄不清楚。

觀念也明確的起作用,但是觀念並不是我們的全部,我們還有現實世界在起作用。觀念再重要,它也不如我們現實生活中一點一滴培育起來的經驗。不同的觀念、習氣不只是不同,而且有些觀念就是跟我們實實在在的經驗沒有什麽聯系,空空蕩蕩的,虛虛假假的,但是有些觀念就不是那樣,有些觀念是實在的,它跟你的有血有肉的經驗是聯系在一起的。當你洗腦後拿出的一套東西是那樣的虛幻不實,你用暴力做後盾,你用開動的這個宣傳機器灌輸千千萬萬上億的人,但是如果跟現實的這種體驗和經驗相距太遠,那你灌輸這些東西實在不會有什麽持久的生命力。

現在回到第三個因素,「為了誰的好處」。我們區別洗腦和教育的時候,我們經常會談到,到底誰贏得了好處。教育是為了被教育者,洗腦是為了洗腦者。如果有一套觀點讓我們接受,那麽就使得灌輸給你觀點的,教給你這個觀點的人得到好處。比如說你交給太太「三從四德」,一家之中,總是有禮有從,當然做主的是男人,女人應該服從,那麽服從,你就在家做做飯,帶個孩子,別太吭氣。我在外頭吃喝嫖賭。如果要是我這麽來教育我的太太,那你在旁邊看,就覺得這不太像教育。因為一旦她接受了你的這種教育,那麽倒黴的是她,占便宜的是你。


那麽在家庭中,在現實生活中都很正常,誰給你講一套道理,似乎他還是有這道理,但是如果你細想就會發現一旦你接受了這個道理,他就太賺了是吧?我肯定是倒黴透了,這時候呢,你就要多懷疑,在個人關係中是這樣,在政治關係中也是這樣。要考慮集體的利益,政府的利益,政府也不容易,我們要看發展,講一大堆道理講得特別好。但是仔細一想他們過好日子了,我還在吃苦,這種道理不管他到底講得好不好,打個問號。

關於「對誰好」,還有許多問題需要考慮。因為沒有一種絕對很客觀的「好」,所以你在一個特定的文化和社會中受教育,你能夠對某些好的東西有一個特殊的追求和好感。這種好感即使跟我們不同,甚至跟我們絕大多數人的想法都格格不入,這並不一定說明你是被洗腦的結果。受教育本身最後也不一定都是得到一種普遍認識。當然實際上不存在從教育中得到普遍認識,你總是會獲得帶有偏見的認識。如果發展到極端就會發展出「斯德哥爾摩綜合癥」,他明明是受害者,結果他會愛上迫害者。另外一個極端,你不能說為了克服「斯德哥爾摩綜合癥」這個極端,你就把教育說成是它會提供一套對所有人有效的普遍價值觀。(愛思想 2016-03-14)

Views: 2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