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崑陽:詩是智慧的燈:「詩性心靈」特質與「詩意義」的感發(5)

各位深深的、細細的體會:詩人就真切地生活在大自然的情境中,與草木鳥獸渾和一體。到了夏天,草木生長,群樹欣欣向榮。他看到鳥兒有了很好的棲息之處,非常快樂地啼唱著,所以說「眾鳥欣有托」;而他自己的「家」雖然簡陋,卻也在這一片自然之中,覺得生活非常安適,所以說「吾亦愛吾廬」。

詩人不但自己過得快樂,也希望鳥兒過得快樂;因此,「眾鳥欣有托」,不只是客觀的說鳥兒「欣有托」,更是詩人主觀的為鳥兒感到「欣有托」,這就是「同情心」。我們再合情合理的想像,要讓「眾鳥欣有托」,詩人當然就不會隨便去砍樹,而保存鳥兒的棲息之地,所以說「繞屋樹扶疏」。

詩人推擴他的「同情心」,順隨自然,讓草木、鳥獸各安於其生存空間。古人認為「人」與天、地並為「三才」,而能「參贊天地之化育」、宋代理學家張載在〈西銘〉中說:「民吾同胞,物吾與也」。道理很高深,陶淵明這幾句詩卻很平實又很透徹地將它表現出来。

詩人、草木、鳥獸就在大自然中,各在其自己卻又渾化如一,這不就是《莊子.齊物論》所說「萬物與我為一」的存在境界嗎?因此,我們可以說陶淵明這幾句真是古今第一等好詩,而它全由詩人的「心靈」在生活實踐中自然流露而出,非刻意從技巧而得。

這種「同情心」,這種存在境界,清代的鄭板橋體會最深,也實踐最切。他在〈濰縣署中與舍弟墨第二書〉中說:平生最不喜籠中養鳥,我圖娛悅,彼在囚牢;何情何理,而必屈物之性以適吾性乎?接著〈書後又一紙〉:所云不得籠中養鳥,而予又未嘗不愛鳥,但養之有道耳。欲養鳥,莫如多種樹,使繞屋數百株,扶疏茂密,為鳥國鳥家。將旦時,睡夢初醒,尚輾轉在被,聽一片啁啾,如雲門、咸池之奏;及披衣而起,頮面、漱口、啜茗,見其揚翬振彩,倏往倏来,目不暇給,固非一籠一羽之樂而已。

他這封信說的是日常生活所行之事,不是扳著道學臉孔教訓人;文字又淺顯易懂。他不喜歡養鳥,就是因為不願將自己的「娛悅」建立在鳥兒被「囚禁」的痛苦上;鳥兒在山林中自由飛翔,就是它的本性呀!假如愛鳥又不願養鳥,兩全其美的辦法,就是在住家四周種樹,營造一個鳥兒最佳的生活情境。清晨就在鳥啼聲中醒来,彷彿聽賞「雲門、咸池」這類黃帝、堯舜時候的古典樂;還可一面洗臉、刷牙、喝茶,一面觀賞鳥兒飛舞跳躍的姿態。這種情境實在不僅是養鳥所享受「一籠一羽之樂」可比。

陶淵明〈讀山海經〉詩所描寫的境界,在鄭板橋這封家書中再現了。「同情心」並非難解的大道理,鄭板橋在日常生活中很真切地將它實踐出来。這就是「詩性心靈」,因此這封家書雖是散文,沒有格律,卻是最好的詩呀!

(四)想像力「詩性心靈」的第四個特質是「想像力」。

「想像力」與詩有密切關係,這是大家都熟知的道理。我們就以《世說新語.言語》謝道韞「詠絮」的一段故事来說明:謝太傅寒雪日內集,與兒女講論文義;俄而雪驟,公欣然:「白雪紛紛何所似?」兄子胡兒曰:「撒鹽空中差可擬。」兄女曰:「未若柳絮因風起。」公大笑樂。即公大兄無奕女,左將軍王凝之妻也。謝安在下雪的日子與家族聚會。他看到雪花飄飄的景象,就隨機教學,出了個題目:「白雪紛紛何所似?」考一考兒女們的「想像力」。

兄長謝朗的小孩胡兒先回答:「撒鹽空中差可擬」。他將「雪花飄飛」想像成「撒鹽空中」,不能說沒點兒相似,但是一方面這個比喻只將兩者顏色之「潔白」做了聯想,而雪花質地之「輕柔」卻非鹽巴能做比喻;二方面,「撒鹽空中」這景象也太質實、太笨拙了些,顯不出雪花飄飛那樣輕靈迷濛的美感;即使承認這一句話也是詩,卻是不夠好的詩。

Views: 3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