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琦君散文選》三十頭(中)

在門房裡跟陳老談天,也是很開心的,因他消息很靈通,我告訴老陳,沈阿姨來時,就快快打開花廳的門讓她進來,不要通報二太太。忠厚的老陳連聲答應說:「我知道。這位沈小姐大方又和氣,跟太太最合得來了。」 

「她還沒結婚呢,她要我喊她阿姨,不要喊乾娘。」我說。 

「對呀,喊乾娘把她喊老了,她看上去很年輕。」老陳笑了一下又接著說:「以前辦公廳裡許多人背地裡都喊她『三十頭』,太不應該了。」

 

「什麼『三十頭』?」 

「一個姑娘家到二十七八歲還沒許配人家的,就有人喊她『三十頭』。『三十頭』就是嫁不出去的老小姐。」 

「你不會這樣喊她吧?老陳。」我聽了好生氣。 

「我才不這樣缺德呢。何況沈小姐人那麼好,又知書達禮。」

 

「現在時代不同了。女孩子一輩子不結婚的都有。這叫做抱獨身主義,你懂嗎?」 

「我懂,我懂。」老陳大笑:「不過像沈小姐這樣體面的姑娘,抱獨身太可惜了。」 

老陳笑嘻嘻地還想說什麼,卻又忍住了。只說道:「大小姐,你快進去吧,回頭被老爺、二太太看見了,又該怪你跟我們底下人聊天了。」 

我嘴一噘說:「我才不管呢。爸爸就是那種封建的腦筋,才會討個二娘,冷落了我媽媽。」

 

「你別生氣啦,將來好好替你娘爭口氣,你娘不是盼你中個女狀元嗎?」 

我一聽說女狀元,就笑逐顏開起來說:「告訴你,我在學校裡,每學期成績不是第一名,就是第二名,我已經是女狀元啦!」 

「第一名是狀元,第二名是榜眼,第三名是探花。」老陳表示很有學問的樣子。 

「無論怎樣,我總是前三名,這叫做名列前茅。你懂這句文言文嗎?」

 

「我懂喲。我老陳幼年失學,才落得當馬弁,如今老了當門房。但是我還是不服氣,抓緊時間讀書習字。最難得的是那時辦公廳裡的沈秘書和劉秘書都肯教我,借書給我看。《三國演義》、《東周列國志》,我都看懂了,那都是文言文呀,有不明白的地方,劉秘書都會講給我聽的。」 

「沈秘書和劉秘書都好好喲!爸爸常誇讚他們,要我喊他們叔叔。以前他們常輪流送公事來給爸爸批的,現在少來了。」 

「是啊,政局變了,老爺退職以後,司令部辦公廳撤銷了。」老陳好像無限感慨的樣子,嘆了口氣。我連忙說:

 

「爸爸是自動退職的。他覺得軍閥各據地盤,自己人打自己人,把國家攪得元氣大傷,很不應該。」 

「這個,劉秘書也對我講過。他說愛國要愛整個國家,不是只忠心對一個主子。大小姐,你說對嗎?」 

「當然對。劉秘書是有學問、有新思想的人。他來的時候常常帶新文藝書給我看,教我吸收新知識,不要只當個閨閣千金。」

 

「對呀,你現在是新式的女學堂生,不是閨閣千金了喲!」老陳說得高興起來,就拍手呵呵笑。他又說:「你看,沈小姐也大大方方的,不也是個女學堂生嗎?」 

「她應該是女老師,我學校裡有幾個老師跟她樣子很像。」 

「她沒當女老師,大小姐。沈秘書說她有一段日子身子骨不好,師範沒畢業就在家裡幫兄嫂照顧孩子,倒把終身大事耽誤了。」

 

「她沒有男朋友嗎?」我好奇地問。 

「沒有。本來劉秘書和她哥哥沈秘書是好朋友,跟沈小姐很談得來,不用說都認為他們會配成雙的。沒想到劉秘書早就訂了親的,無緣無故哪能退婚呢?因此他只好聽爹娘話結婚了。辦公廳撤銷以後,他和沈秘書都在不同的中學教書,很少去沈宅,和沈小姐就很少見面了。姻緣真是前生注定的。不然的話,沈小姐跟劉秘書配一對該多好?」 

我才恍然沈阿姨與劉叔叔之間,本來就有一段情呢!無怪劉叔叔難得來時,雖看他談笑風生,卻總像有什麼心事。他最喜愛蘇曼殊的詩,常常哼著「還君一缽無情淚,恨不相逢未剃時」的兩句。嘆息人生長恨、江水長東。他曾給我唸他自己作的一首詩:「我本天涯流浪客,無須詩酒遣愁懷。但能悟得禪經了,處處無家處處家。」他那份「人間到處有青山」的灑脫,豈不明明是強顏為歡呢?我原只是個不知愁的初三女生,卻被他們二人這一段無可奈何的淒苦戀情,感染得心煩意亂起來。而對於沈阿姨,除了因為她是母親的知心朋友感到親切之外,更多了一份同情。

Views: 3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