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倫·德肖微:最好的辯護《審查自己厭悪的東西》(1)

在人們的內心深處,每個人都希望對他不喜歡的東西進行審查。很多猶太人認為,應該禁止佩戴字元號的納粹黨徒,在二次大戰猶太人集中營中倖存者居住的街道上行進。

有些黑人想禁止像《小黑孩》和《哈克貝利芬歷險記》這樣的書,認為這些書中有侮辱黑人的描寫;同性戀者反對貶低同性戀行為的電影。

沒有一種客觀地衡量什麼是有害什麼是無害的標準。

如果說,衡量黃色淫穢物品全在於觀看者,那麼有害性就深深地植根於歷史的沃土之中,在於有這種感覺的人如何對待。一個從納粹集中營倖存的人看見納粹黑十字作何感想?一個奴隸的後代看見有人在焚燒十字架又作何感想?一個曾經被人強姦過的婦女看見用暴力對異性進行蹂躪的畫面又作何感想?有人特別是政府能對此作出相對客觀的衡量標準嗎?

如果政府準備禁止以上任何一種現象,政府就必須一視同仁地全部禁止,如果政府不准備禁止其中一種,政府就必須毫無例外地一概不禁。如果女權主義者可以禁止她們認為有害的材料,那麼道德主流派當然也應該禁止他們認為有害的材料。

這個社會想要相安無事,除了二者擇一別無他路:要麼大家都對自己感到有危害的東西作些容忍退讓,以換取一個多樣化的社會,或是生活在那種只允許沒有人感到有危害的東西存在的單一社會之中。

1、裸露胳膊的權利 

科德角低地的沙丘是世界上最壯麗的景觀之一。高高地屹立在亞特蘭大白色沙灘之上,風和潮汐加上神奇的自然力造就了它上下起伏、千變萬化的精細形態。在夏天,我總是在這裡租賃一幢小木房,能待多久就待多久。

小屋就在沙丘之中的特魯洛鎮。我手邊的很多法律文件和撰述,都是在海灘上或在小屋陽台上起草的(冬天我有時從文件中抖落出細沙時,就感到一種懷戀之情)。

我一般都是和另外兩位搞民權法的律師一起合租這幢小木屋,這使一個朋友在屋前路上立了一塊牌子,上面寫著:警告:被告辯護律師庇護所,檢察員禁止入內。

離我們房子約四分之一英里處,便是科德角最高最奇偉的那座沙丘。這座名叫大沙丘的景觀高出海面約150英尺,它在一個灌叢濃密的小山谷里陡直下垂,這個小山谷叫作灌木谷,是這片沙丘最低矮的地方。沙丘、灌叢、海洋和天空形成奇異的不對稱反差,景色之美令人心曠神怡。

八十年來,這個風光旖旎的去處成了一個非正式的天體浴場,科德角的居民可以隨心所欲地,脫光衣服追求全身日光浴。許多年來,大沙丘一直俯瞰著這些赤身露體的人,他們之中也有名聲赫赫的文豪如尤金奧尼爾,瑪格麗特桑格,約翰里德和他的妻子路易莎布萊恩。

這地方是追求風雅的人的去處,又是非正式的裸體浴場,但這事從未加以宣傳報道。一小群一小群當地天體浴者相互隔開適當距離,各得其所。很少有伸長脖子獃獃地瞧的人。

如果漫遊者穿游泳衣褲沿著小鎮的沙灘,朝南邊一英里外的大沙丘緩步徐行,約定俗成的海灘禮節,要求他對一絲不掛的鄰居們裝作視而不見的樣子。

六十年代末和七十年代初,隨著人們對身體自由的呼聲日高,裸體成了一個理由。成千上萬的青年認為,掩蓋自己的肉體是道德上的謬誤。

Views: 2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