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大清早公然「偷拍」眾人洗澡這種行徑終究讓我頗有些不好意思,想不到鏡頭中的男女老少個個笑逐顏開,對我這種不文明行為歡迎得緊:大眼睛的少女露出羞赧的微笑;圍著細花布沙籠的少婦回眸淺笑風情萬種;赤腳的孩子嘻笑著沿著小橋追趕鏡頭;抹著香楝粉的大嬸熱情地道早安;一位正在趕牛的大叔興奮地向我們連連揮手,生怕我的鏡頭錯過了他的存在。這些快樂的笑臉與環境的艱辛形成鮮明的對比。

當然也有對鏡頭泰然自若的,比如忙著煮早飯的大嬸、比如一只彈跳在舊式藤椅間的貓……

我覺得自己是一個小鎮平靜生活的誤闖者,用好奇的眼睛觀察著他們貧苦單純簡單快樂的人生;而在運河人家的眼中,我們或許是自己送上門的西洋鏡。在回程途中,一些小青年已經早早準備好手機為我們拍照,於是雙方的角色立即完全調換。


三馬林達之"
我要去邦邦"


馬辰二日遊如同一份美味的餐前小點,我們準備繼續前往東部的三馬林達(Samarinda)享用大餐。經過18個小時的顛簸,破舊的長途巴士終於將我們載入了熱浪中的三馬林達。

三馬林達位於馬哈干河(Mahakam)的入海口,這條河之與加里曼丹人,一如長江黃河之於中國人。加里曼丹盛產煤炭木材,這些產品基本上依賴馬哈幹河進行運輸。如想探訪叢林最深處的獵頭族達雅人,則需溯江逆流而上三日。眼見假期有限,我們只得舍遠求近,先去距離三馬林達30公里的邦邦村(Pampang)進行探訪。

即便是如此近距離的旅遊點,我們也遭到了當地朋友善意的警告。據說該村的居民擅長巫術,前去遊玩的小夥子若被年輕姑娘看上, 不知不覺間便被下蠱。曾有一年輕人從邦邦村回來後,便整天念叨「我要去邦邦,我要去邦邦」,將父母嚇得不輕。可惜我們三個從小飽受唯物主義熏陶的小孩,聽到此等傳說自然不為所動,反而更堅定了我們探訪的決心。


邦邦村乃是從內陸地區遷徙而來的達雅族人建立的村落,建築風格沿襲了其故地的傳統特點。由於實行氏族同居一屋的傳統,其「長屋」往往有數十米之長,內部隔成單間供夫婦們居住。長屋上多以黃、黑、白等基色的圖案加以裝飾,四周圍滿原木雕就的抽象人像。最有趣的是高腳屋的樓梯,由一整根獨木鑿就,極其古樸

村落中有不少身著民族服裝的小孩子,雖然明知是特意穿給遊客看的,還是忍不住舉起了我的相機。達雅婦女以長耳為美,自小在耳朵眼中綴上重物,年長後耳長垂胸。村中的紀念品商店有該村長耳婦女與孩子們的明信片,可惜本人已是不見蹤跡。

我這廂拍得正歡,那邊幾個略為年長的孩子已是虎視眈眈。果然,孩子們圍到車前,要求為我們的「菲林」付費,最後付了10萬盾才得脫身,看來達雅克人的彪悍果然名不虛傳。(作者單位:中國駐泗水總領館2010-08-20)

Views: 2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