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里什文《大自然的日曆》瀆神的婆娘

表演結束以後,我們到弗拉西奇家去,並把馬爾法·巴拉諾娃也叫去。我們在那兒把全套儀式連同所有細節以及許多語言、俏皮話都記錄下來,那些語言使我們毫不懷疑,我們所接觸到的正是人的春天之神亞里洛。盡管那是古代祭祀的相當可憐的殘餘,但也足可恢復大多數人已喪失的對於大地上能使人繁衍的力量的虔敬之心。我們甚至還明白這是如何達到的,因為一切都粗魯地幾乎以自己的名字稱呼著,然而這種粗魯卻是必不可少的,正如大地的粗魯一樣,盡管它生出了有如織錦一般的花花草草…… 

即使見到人類春天的這些可憐的殘餘,我們也心滿意足了,因為我們是做學問的人,學者總是只滿足於殘餘的…… 

回來時,也同舉蕁麻的活動中一樣,小馬駒是在田野里,得要去找,把它捉來。我們在弗拉西奇家里,同弗拉西奇和馬爾法·巴拉諾娃一起靜待不了多久,各種各樣好奇的人漸漸地越來越多,在舉蕁麻活動之後,我們給過一點兒錢的幾個女人,突然像一陣旋風似的沖進我們屋里,接著所有的人便都一齊大喊大叫,有如一群體大聲粗的巨鳥。面對這一場發酒瘋似的胡鬧,我們真有點兒害怕,似乎她們就會撲過來,把我們撕成碎片。特別是有一個婆娘,仿佛是用石頭鑿成,而且塗上了顏色的,喊得最響。她旁邊一個黑頭髮、黝黑皮膚、穿黃衣服的人,還是個大姑娘,漂漂亮亮的,也被那旋風颳昏了頭腦。一個個都張大了嘴,牙齒亮閃閃的。我們好不容易才明白,她們七嘴八舌,喊的是同樣的話:“60戈比。”等我們終於猜到是怎麼一回事,把60戈比交到一個婆娘手里以後,她們這才擁出房子,像一陣風一樣在街上不知奔哪兒去了,有幾個人還跌跌撞撞的。

 

“是些寡婦和沒有孩子的婦女。”弗拉西奇告訴我們。 

“寡婦,”我說道,“這倒可以理解,可是沒有孩子的女人也有丈夫啊。” 

“做丈夫的,難道可以跟在屁股後頭去管沒孩子的老婆嗎?沒孩子的女人是自由的。” 

無疑,我們所遇到的是桀驁不馴的多神教女教徒,我們基督教的始祖稱其為瀆神的婆娘。

 

但是問題不在她們身上,這樣的婆娘到處都有,問題是在同我們一起待在弗拉西奇家里的那些模樣莊重的農民對待她們的態度。其中一人竟然直言不諱: 

“我們認為,有這些女人,我們好處大啦,到底要有人給我們過日子添些樂趣啊。”

Views: 2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