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幼棣《后望書》從天鵝湖到東西居延海

居延綠洲東邊,有一個小小的湖泊叫天鵝湖,為古居延海殘留的水面。出達萊呼波鎮後,路上經過數條無水的河道——在黑河的尾端,黑河漫散開來,河道呈網狀。田野上胡楊與灌木漸見稀少,直至絕跡。其中有數處公路,因流沙侵入,形成沙山,而不得不改道。 

來到天鵝湖時正是黃昏。在獅黃色的沙海中,閃現出了一抹迷人的蔚藍。

 

越野車搖晃著,開進了古居延海的海底。古居延海水退縮時留下的道道岸線,片片沙灘,像古老大湖的年輪,記錄著滄海桑田的巨變。 

車停住後,我急切地向那片蔚藍奔去。接近古老湖底的中心,地面上出現了一片白花花的鹽堿殘丘。殘丘形態各異,有如塔形,有像古堡,千姿百態,但有一道道曲線相連,可以看出當年的回浪淺灘——這也是水和風雕塑造成的大自然奇觀。

 

穿過瑟瑟的蘆葦,穿過歲月的嚴酷和無奈,我終於來到了天鵝湖邊。 

湖面呈帶狀,寬一兩千米。對面是延綿起伏的高大的沙丘。湖邊的葦草叢上,幾隻驚起的水鳥飛鳴。天鵝湖,當地人給它起了這麽動人的名字,因為秋天湖中多天鵝、斑頭雁之類的水禽。但因湖水大鹹,魚蝦絕跡——天鵝湖無疑濃縮了兩千年歷史中太多的苦汁。

 

據史書記載,漢居延城就在湖的南岸,極目眺望,那兒只有延綿沙山組成的黃色的風景。那麽古城一定沈睡在厚厚的黃沙下了。陪同的額濟納旗的朋友告訴我,在湖南岸的一個小山丘上,還可見到漢代烽燧。我感慨不已,遙望南天,悵然若失。一代又一代守邊將士的功業、艱辛與血淚,一年又一年閨中情人的期盼、思念與等待,就這樣被歲月不動聲色地覆蓋掩埋了。 

兩千年前的漢居延城曾具相當的規模,當時在這里屯墾的將士近萬人。“太初三年(公元前102年)外築長城,延伸到居延,並派路博德修建了‘遮虜障’。同年,發戍甲卒18萬到河西,北置居延、休屠二縣,後改置‘張掖居屬國’,居延屬車城內已有居民4733人,至漢獻帝末改立西海郡。”(《額濟納旗歷史沿革簡述》)

 

在這片綠洲上,幾千年來的人口沒有太大的變化,至今額濟納旗也只有一萬多人。應該說,綠洲人口對土地與水資源的壓力並不大。 

只有胡雁依然南來北往。 

只有天鵝恬然自得地遊弋。 

第二天,我們又去東、西居延海。

 

同為黑河的尾湖泊,以往東居延海為淡水【”文】湖泊,水鳥【”人】翔集,湖邊有【”書】許多蘆葦,湖中【”屋】有多種魚類;而西居延海則為鹹水。這使我至今感到不解。1992年秋天,東居延海尚有水面。時隔20年後還有沒有呢?陪同我們的旗長也說不準,他們平常也很少去。旗環保局的同志說,去年初冬,東居延海的水已經很少了,有人到海子里撈魚,然後到鎮上賣,魚真多啊。他買過一條,搭在自行車的後架上,馱回家去,魚彎下去,頭尾幾乎搭到了地面。這條大魚凍著,幾乎吃了整整一個冬天。至於現在有沒有水,他也不清楚,可能還有一點水面吧。

Views: 3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