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小時就在這醇酒應酬中度過去。他並沒醉,太太和三個孩子已躺在床上睡著了。他出了房門,到書房去,從墻上取下一把寶劍,捧到香案前,叩了頭,再回到屋里,先把太太殺死,再殺兩個孩子。一連殺了三個人,滿屋里的血腥、酒味把他刺激得像瘋人一樣。看見他養的一隻狗正在門邊伏著,便順手也給它一劍,跑到廚房去把一隻貓和幾隻雞也殺了。他揮劍砍貓的時候,無意中把在竈邊竈君龕外那盞點著的神燈揮到劈柴堆上去,但他一點也不理會。正出了廚房門口,馬圈里的馬嘶了一聲,他於是又趕過去照馬頭一砍。馬不曉得這是它盡節的時候,連踢帶跳,用盡力量來躲開他的劍。他一手揪住絡頭的繩子,一手盡管望馬頭上亂砍,至終把它砍倒。

回到上房,他的神情已經昏迷了,扶著劍,瞪眼看著地上的血跡。他發現麟趾不在屋里,剛才並沒殺她,於是提起劍來,滿屋里找。他怕她藏起來,但在屋里無論怎樣找,看看床的,開開櫃門,都找不著。院里有一口井,井邊正留著一隻麟趾的鞋。這個引他到井邊來。他扶著井欄,探頭望下去;從他兩肩透下去的光線,使他覺得井底有衣服浮現的影兒,其實也看不清楚。他對著井底說:“好,小姑娘,你到底是個聰明孩子,有主意!”他從地上把那只鞋撿起來,也扔在井里。


他自己問:“都完了,還有誰呢?”他忽然想起在衙門里還有一匹馬,它也得盡節。於是忙把寶劍提起,開了後園的門,一直望著衙門的馬圈里去。從後園門出去是一條偏僻的小街,常時並沒有什麽人往來,那小街口有一座常關著大門的佛寺。他走過去時,恰巧老和尚從街上回來,站在寺門外等開門,一見他滿身血跡,右手提劍,左手上還在滴血,便搶前幾步攔住他說:“太爺,您怎麽啦?”他見有人攔住,眼睛也看不清,舉起劍來照著和尚頭便要砍下去。老和尚眼快,早已閃了身子,等他砍了空,再奪他的劍。他已沒氣力了,看著老和尚一言不發。

門開了,老和尚先扶他進去,把劍靠韋陀香案邊放著,然後再扶他到自己屋里,給他解衣服;又忙著把他自己的大衲給他披上,並且為他裹手上的傷,他漸次清醒過來,覺得左手非常的痛,才記起方才砍馬的時候,自己的手碰著了刃口。他把老和尚給他裹的布條解開看時,才發現了兩個指頭已經沒了,這一個感覺更使他格外痛楚。屠人雖然每日屠豬殺羊,但是一見自己的血,心也會軟,不說他趁著一時的義氣演出這出慘劇,自然是受不了。痛是本能上保護生命的警告,去了指頭的痛楚已經使他難堪,何況自殺!但他的意志,還是很剛強,非自殺不可。老和尚與他本來很有交情,這次用很多話來勸慰他,說城里並沒有屠殺旗人的事情;偶然街上有人這樣嚷,也不過是無意識的話罷了。他聽著和尚的勸解,心情漸漸又活過來。正在相對著沒有話說的時候,外邊嚷著起火,哨聲、鑼聲,一齊送到他們耳邊。老和尚說:“您請躺下歇歇吧,待老衲出去看看。”


他開了寺門,只見東頭烏太爺的房子著了火。他不聲張,把烏太爺扶到床上躺下,看他漸次昏睡過去,然後把寺門反扣著,走到烏家門前,只見一簇人丁趕著在那里拆房子。水龍雖有一架,又不夠用。幸而過了半小時,很多人合力已把那幾間房子拆下來,火才熄了。

和尚回來,見烏太爺還是緊緊地紮著他的手,歪著身子,在那里睡,沒驚動他。他把方才放在韋陀龕那把劍收起來,才到禪房打坐去。

在辛亥革命的時候,像這樣全家為那權貴政府所擁戴的孺子死節的實在不多。當時麟趾的年紀還小,無論什麽都怕,死自然是最可怕的一件事。他父親要把全家殺死的那一天,她並沒喝多少酒,但也得裝睡,她早就想定了一個逃死的方法,總沒機會去試。父親看見一家人都醉倒了,到外邊書房去取劍的時候,她便急忙地爬起來,跑出院子。因為跑得快,恰巧把一隻鞋子躋掉了。她趕快退回幾步,要再穿上,不提防把鞋子一踢,就撞到那井欄旁邊。她顧不得去撿鞋,從院子直跑到後園。後園有一棵她常爬上去玩的大榕樹,但是家里的人都不曉得她會上樹。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