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堅譯·戈蒂埃《瑞士印象》(節選) 2

我們於是出發了,欣賞著山谷上方直立著的奇形怪狀的山峰,其中最為奇特的比薩特洛霍恩。遠山仿佛擋住了山谷的去路,氣勢雄偉,屬於玫瑰峰山脈,人們可以看到小塞爾文山和佈雷托恩山的東高峰。

因為組成沿途風景的要素一成不變,所以要使我們的描寫避免單調和重復殊為不易,但這些要素之間的組合卻有無窮的變化,各種線條,外表,地勢,陽光與黑暗的轉換,無時無刻不在產生新的變化,其結果使這座山與另外一座山迥然相異。怎麽能用語言讓人們感覺到這些山峰的形狀和色彩的不同呢,何況它們的外貌和特點都取決於一條山脊或一條曲線的走向,取決於極其微妙的或明或暗的色調?如果說藝術有它自己的語匯,大自然就美感而言,尚未形成自己的語匯。科學可以告訴您:“這座山是石灰岩的,頁岩的,花崗岩的,那里有豐富的片麻岩,等等。”而這些東西,人們站在馬車上是無法看到的。為了了解這一切,不僅需要作家的筆,而且需要地質學家的錘子。然而,正如畫家所云,這類說明並不能畫入他們的作品。我們的旅行只不過是專欄作家的一次假期漫遊,只附之以幾筆匆匆畫就的素描就夠了。

我們穿過落葉松林,沿著狹窄的小路前行,身旁是立著大樹和石頭的峭壁,伸向流淌著維也日河的谷底。另一面山坡上,在斯威德農村附近,波拉巴赫河流經巴爾山腳下,河水來自斯巴倫冰川。

這時候,從我們前面不遠處的馬車上響起姑娘們銀鈴般的笑聲,我們知道,一定是發生了某種不尋常的事情。的確,因為人們要過波利費克巴赫河了。這條河的河床很寬,佈滿石頭,每到冬季,水勢很大,行人要踏木板橋才能過去,馬車只能涉水了。河水在車輪附近打著旋渦,馬蹄在石頭上打滑,難以前進,弄得水花四濺,所以姑娘們忍不住笑出聲來。牲口終於一使勁,把馬車拉到了對岸。第二輛車過河沒有遇到什麽困難。但很快又有一條河擋住我們的去路,河水來自奧什貝格冰川,並且裹挾著許多巨石。這條河的特點是傍晚要比早晨水深,每到晚上,水流最為洶湧,因為由於陽光的作用,河流匯集了融化的冰川和積雪,而寒冷的夜晚,融化就停止了。我們到達的時候,它還可以通行,浪花還沒有沒過輪轂。在兩條河之間,山谷的另一側,是從法爾旺德冰川上傾瀉而下的美麗的杜米巴赫瀑布。格拉貝霍恩、達什霍恩、比斯冰川、魏斯霍恩、佈魯內格霍恩,以及其他帶有古怪名字的山峰,分佈在左右兩側,挺立著它們遙遠而巍峨的身影。一座我們沒能記住名字的山峰,峭壁上臥著一條冰川,頂上是一片積雪,許多瀑布從最近融化的雪水形成的藍色縫隙中奔騰而下。大自然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以如此明確和簡單的方式告訴我們河流是怎樣形成的。最頂部的白雪融化而為冰川,冰川融化形成河流之源。

我們的全部旅程充滿一種浪漫而粗獷的美,令我們的想象力大為活躍。置身於如果倒塌下來可以摧毀許多城市的巨大的群山之中,頓有人小如蟻,微乎其微的感覺,而我們所走的道路,如同一條細線,隨山勢起伏。植物也喪失了它們應有的比例,最高大的杉樹也不過形同幾株小草。然而,即使在最為荒涼的地區,您也可以見到一個又一個的小村莊,例如斯維德農,瑪森,埃爾波里根,勞埃什和朗達,這些由小木屋組成的村莊,並不畏懼雪崩和滑坡,它們在山石墜落、洪水襲擊和漫長的嚴冬面前,毫無懼色。沒有任何艱難險阻能夠阻擋人類生命前進的腳步。不過,夏天一到,滿山遍野變得一片翠綠,巨大的恐怖會被爭奇鬥艷的花朵覆蓋,人們不難理解,為什麽山里人與高山難捨難分。

本文作者:皮耶·朱爾·特奧菲爾·戈蒂埃(Pierre Jules Théophile Gautier,1811-1872年),法國十九世紀重要的詩人、小說家、戲劇家和文藝批評家。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