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東黎 “永恒的青春在樹林里”—關於森林的詩學(6)

浩大的自然文學空間

奧地利作家施瓦布在《與魔共舞》中說:“這個地球上,最高貴的靈魂就是森林之魂,而這個民族就應該將它所蘊藏的力量歸功於它的森林。正由於此,我想說的是,所有的文化都源自於森林,這並不偶然,因為文化的衰落是和森林的毀滅密不可分的。”森林不僅是可利用的資源或者是需要適應的自然力量,還是安全的保證和快樂的源泉,是深深依附和神往的對象,是繁復浩大的自然文學空間。

《阿達》是納博科夫全部小說中最具阿卡狄亞特征的一部,許多場景都發生在樹蔭下,在男女主人公交往時,椴樹與橡樹之間也會發生枝葉交通的感情:“頭頂上,一棵椴樹的樹枝向一棵橡樹的樹枝伸展過去,像一個綠油油的美女飛著去見她強大的父親,後者正用腳倒掛在秋千上。”小說中兩個夏天的描寫,被稱為“兩首夏季田園詩”和“蔥郁的牧歌”。


“在樹林里,一個人像脫殼似的脫去了他往昔的歲月,在他一生中的無論任何時期,他都仿佛是個孩子,永恒的青春在樹林里”(《愛默生講演錄》)。森林是孩子接受成年儀式的地方,童話的主人公離家之後,脫離父母的庇護,往往會進入森林,此時森林象征著一種自我探索的狀態,孩子可能會經歷磨難,但那是發現和完善自我的必經之所。從森林中出來後,也許會到達城市或是王宮,甚至是好運連連的密境。

《格林童話》里的許多場景都是發生在森林之中。如《森林中的三個小矮人》《森林中的老婦人》《林中小屋》《狐貍太太的婚事》《技藝高超的獵人》《森林中的聖約瑟》《叢林中的守財奴》等,標畫了森林與人最初相遇的“歷史性事件”。“大地泛青了,地里長出了鮮花,森林里的樹木都枝繁葉盛,綠茵成片。小鳥的歌聲響徹林間,樹上的花開始落到地上。”(《杜松子樹》)“周圍是寂靜的森林,當夜晚的一輪滿月升起來的時候,他牽著小妹妹的手,循著那些在地上閃閃發光的石頭向前走去。”(《亨塞爾與格萊特》)森林在童話中的萌芽和顯現,是一個安詳、溫暖、寂靜、唯美的世界,花香溢滿四野,是人們與童年歲月保持聯系的秘密通道。


在古老的歷史上,歐洲大陸和英倫三島都曾被一望無際的原始森林所覆蓋。據說,在英格蘭中部的瓦立克郡內,松鼠在茂密的森林里從一棵樹跳到另一棵樹上,不落地便可橫穿整個瓦立克郡。

在莎士比亞的戲劇中,森林往往作為陰冷僵化的宮廷世界的對立面出現。被流放到亞登森林的老公爵就曾觸景生情:“這種生活,雖然遠離塵囂,卻可以聽樹木的談話,溪中的流水便是大好的文章,一石之微,也暗示著教訓;每一件事物中間,都可以找到些益處來。”(《皆大歡喜》)在莎翁的《仲夏夜之夢》中,森林同樣被賦予曼妙出塵的色彩,那里是精靈的國度,夢幻的天堂。“當月亮在鏡波中反映她銀色的容顏,當晶瑩的露珠點綴在草葉尖上的時候”,青年人就會溜出家門,相會在森林中。森林是將所有人歸於平等的所在。森林中沒有身份、地位之別,萬物各顯其象,各得其所,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Views: 2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