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東黎 “永恒的青春在樹林里”—關於森林的詩學(4)

山巒疊翠、林海茫茫,由此帶來的審美體驗,不只是“貫穿了觀察者情緒的一種抽象的景觀”,而必然是人類歷史或人性探求的映照物。約翰·繆爾眼中的森林圖景,不再只是靜態的、供人觀賞的風景,而是蘊含著對人類生活未來希望的探索,對超越精神的追求,以及對大自然的神性之思。

世事的演變與森林風景的奧義,無時無刻不向我們傳達著造物主恩威並施的意旨和諭示。大自然的氣息彌散在森林之中,沈澱掉所有的曖昧、含糊、紛亂與反常,深切涉及生存及死亡等終極命題,讓我們心悅誠服接受正直信念的洗禮:

雖然枝條很多,根卻只有一條;

穿過我青春的所有說謊的日子

我在陽光下抖掉我的枝葉和花朵;

現在我可以枯萎而進入真理。

(葉芝:《隨時間而來的智慧》)


森林中的罪與贖

森林的優美形態、繁復結構、沈靜品質,對人類的情感有著天然的熏陶、美化及調整作用,是內心整合的最佳場所。霍桑的《紅字》這部經典文學作品,就隱喻了森林與人之間的神秘聯系。

在這部小說中,森林象征著“沒有屈服於人類法律的荒蠻的、異端的大自然”;雖與現實社會近在咫尺,但是黑暗陰郁,參天古樹和無邊藤蔓遮蔽了陽光。在小鎮居民中間,長久流傳著關於森林里有“黑人”和巫婆出沒的諸多傳聞,只有被視為女巫的斯賓塞夫人,因為用鮮血辟了邪,才敢在森林中隨意出入。人們對森林既敬畏又懼怕,將其視為邪惡與罪孽的誕生之源,將“罪人”趕到森林里,是最嚴厲的懲戒律法。


“讓故事的人物進入黑黝黝的大森林會產生危險的氣氛”——這是西方經典文學常見的創作手法。然而在《紅字》中,這片森林盡管黑暗幽深、人跡罕至,卻遠沒有人們所設想的那般邪惡、可怕,相反,它為解決人類的生理疾病和精神危機都提供了有效途徑。

在森林中,社會規則被忽略或無視,原始的自然法則占據了上風。與社會時空有異的秩序,在歐美被稱為“綠林法則”,森林就是一個充滿自由和反抗的空間。在《紅字》中,森林接納了被社會排斥的海絲特母女,這片荒涼之地就成為她們隱秘的精神家園。



海絲特原本就住在森林邊緣,這也意味著她處於無意識的邊緣,她的迫切任務,就是使自己得以清醒並解決問題。進入森林,通常能夠找回真實的自我,因為森林的繁複無邊,給人們提供了反思和領悟的空間。霍桑用四章描述森林對海絲特的召喚與接納,“森林的路口向她敞開著,她的野性正好和當地人一脈相通,而當地人的生活習慣又正好跟判她刑的法律相反。”

更重要的是,森林象征著自由和幸福。借由海絲特一家人的林中相見,森林又成為主人公一家的心靈修行之地,成為他們愛情獲得新生、前途重燃希望的地方,這也隱喻了森林的母性特征。


(劉東黎 “永恒的青春在樹林里”——關於森林的詩學,2021作者劉東黎為中國林業出版社社長、總編輯  / 原載《光明日報》2021年04月16日13版)

Views: 2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