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幼棣《后望书》疏勒河的挽歌 の 蘇干湖旅遊熱點

敦煌的最近一輪發展,開始於兩百多年前。

清雍正四年(1726年),在政府組織下,開始從甘肅56州縣往敦煌移民屯墾,3年後,敦煌已經有移民一萬多人,開墾出耕地12萬畝。1760年,敦煌由沙州衛升格為縣,當時人口為2萬多人。其新城建在沙州舊城的河東,即今天的敦煌市所在。(《敦煌簡史》)新中國成立初期,敦煌縣有人口3~4萬人,目前人口大約13萬人。敦煌灌區有耕地30餘萬畝。用不著太高深的數學知識,黨河年一億多立方米的水量,即按人均2畝水澆地的標準,敦煌人要解決溫飽並無任何問題。

可惜,在敦煌這個火爆的旅遊城市,依然把發展經濟著力點放在農業,放在開發利用幾百萬畝“宜農荒地”上。水渠不斷延長,水量永遠不可能滿足。為防止水渠“滲漏”,加襯硬化——地下水補充的最後路徑也被杜絕了。水量不夠,於是就打井、打井,取地下水補充灌溉。水位下降,機井廢棄,再打更深的井。不大的敦煌地區先後打了2000多口機井,其中1000口機井已經無水,像血液抽乾後一個個巨大的“針眼”。敦煌境內地下水允許開采量為5040萬立方米,而實際提取地下水量每年高達7750萬立方米,超采地下水2700多萬立方米,采補嚴重失衡。

敦煌市缺水狀況日益加劇,有關部門提出了拯救綠洲的辦法。一些媒體關於敦煌綠洲生態危機、拿月牙泉說事兒的新聞,不是突出節水和退耕還林還草,不是減少限制糧食棉花的種植面積,而是鼓動上新的工程,用跨流域引水的辦法,來保障敦煌工農業不斷增加的耗水量。

於是,另一項重大水利工程項目又呼之欲出了——這就是“必須”盡快實行的“引哈(爾騰河)濟黨(河)”工程。

聚焦蘇干湖:會不會成為下一個羅布泊?

2003年,受酒泉市政府委托,甘肅省水電勘測設計研究院在1999年完成的項目建議書的基礎上,修改提出了《引哈濟黨工程項目建議書》。

這一工程的要點是,在黨河南山山口“駱駝脖子”處修建水壩,攔截內陸河大哈爾騰河,並通過渠道隧道,把水引入黨河。據新華社報導,有關部門描繪的圖景是“令人鼓舞”的:這項工程概算總投資12億元,可向阿克塞縣城及其郊區每年供水1200萬立方米,分配給敦煌灌區水量8400萬立方米,增加黨河水庫的水量,滿足各項用水以後,還能補給敦煌地下水2億多立方米,使月牙泉水面面積和水體恢復到原貌。

據說這項工程的設想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已經提出。由於種種原因,比如涉及青海省的地界,工程投資過大,還需在阿爾金山打通15公里的超長隧洞,不易開發等原因而擱置。各種爭論延續到到1998年,依然沒有形成比較一致的觀點。敦煌市的一位領導說:引哈濟黨工程,敦煌人民期盼了五十年!

——這完全是不可信之言。五十年代敦煌縣只有幾萬人口,綠洲湖泊沼澤眾多,根本不存在缺水的問題,黨河夏季還常常會發大水,老百姓決不會想到要去打通阿爾金山,跨流域從哈爾騰河向敦煌引水。五十年前縣政府提出的初步設想,也只“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的“設想”而已。為什麽五十年前的一個設想,今天會一些人放大成當時人民群眾的熱切期盼和呼聲了呢?

進入2000年後,隨著敦煌墾區面積的不斷擴大,缺水現象越來越嚴重,有的領導認為,別無選擇,到了必須解決“敦煌千秋萬代的改造自然的大事”的時候了。

且不說引哈爾騰河能否千秋萬代,一勞永逸地解決敦煌的水資源問題,且不論述敦煌人均近萬元的引水投資,其經濟效益如何評估的問題。引哈爾騰河濟黨河的根本疑問依然存在——


少年時,讀李若冰的《柴達木手記》,記住了這兩個草原姐妹一般溫順美麗的湖流——大小蘇干湖。而尋訪這兩個湖泊,則在幾十年以後。


從敦煌向南,翻過當金山口,就進入了花海子—蘇干湖盆地——實際上這里是柴達木盆地北部的一個山間斷陷盆地,屬內陸高寒半乾旱氣候。年蒸發量遠大於敦煌,而降雨比敦煌更加稀少。因為有哈爾騰河的流入,養育了豐美的草原,這里是哈薩克牧民的故鄉。

蘇干湖為大小兩個湖泊,相距約20公里,位於盆地最低處,海拔2700~2800米。這兩個美麗湖泊如同草原上散落的明珠。其中小蘇干湖水約10平方公里。小蘇干湖為淡水湖,這個湖有一出口,溢出的水流向大蘇干湖。大蘇干湖水面近100平方公里,屬鹹水湖,平均水深2米多,蓄水量1億多立方米。河流——淡水湖——鹹水湖,在這里保持了動態的平衡。成為幾萬平方公里廣袤的荒漠地區唯一有生命的地方。

花海子和蘇干湖草原,給柴達木盆地邊緣嵌上了一小塊迷人的綠色。鳥類翔集,大小蘇干湖自然保護區內,已知的鳥類有51種之多。,其中列入《中國瀕危動物紅皮書》的動物有18種之多。白天鵝遊弋,云雀歡鳴,灰雁、斑頭雁翔集。不僅有夏候鳥,還有冬候鳥。遣鷗、獵隼、白尾鷂、白尾海雕、玉帶海雕等都是國家重點保護的珍貴鳥類。此外,還有很多野生動物長期在蘇干湖草原湖畔生活,如藏羚羊、黃羊、鵝喉羚等國家保護動物。在哈薩克牧民的傳說中,阿爾金是一個與魔鬼搏鬥中,化為雄偉山脈年青的勇士,而蘇干湖則是兩個等待勇士歸來的美麗的姐妹——山和湖永遠相許,即又注定終生不能相遇。


每年夏秋是蘇干湖最美麗的季節。

湖水碧波蕩漾,數萬隻候鳥成群飛翔。

湖畔綠茵鋪地,草原馬兒跑,“姑娘追”,羊群攢動。

湖畔有點點白色的氈房,馬奶飄香,載歌載舞。


現在,這里成了繼敦煌之後的又一個旅遊熱點,蘇干湖壯麗的自然風光,吸引著越來越多的國內外旅人。阿克塞縣還投入數百萬元,在大小蘇干湖建設了一些旅遊基礎設施。

大小蘇干湖在科學考察上也有重要的價值。這里是許多候鳥南遷時的必經之路,是鳥類停歇的重要通道。棲息在這里的珍稀鳥類黑頸鶴也逐漸增多。在羅布泊乾涸之後,野生雙峰駝沿庫穆塔格沙漠和天山東遷,來到阿爾金山和花海子——蘇干湖濕地,這里成了中國野生雙峰駝的主要棲息地之一。

Views: 3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