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造個句子,把昨晚的夢記錄下來。可是,頭兩個字就充滿困難:“不知誰給了我一杯水,喝了一口,發現嘴裏滿是東西。”那“不知”二字,其實不是現在才想到的,喝了水以後就有了那份惶恐。“不知”我喝了什麼?於是慌亂吐在手掌上,是一把紐扣!“不知”我是否吞下了幾顆?我失措地把妻子叫來,快!拿個紙袋裝起來。事情發生到這裏拐了個彎,“不知”我為何沒再追究是誰給我那杯水,就那麼一瞬間,居然意識到這只是一個夢。一個夢啊,“不知”是什麼象徵呢?我的眼睛於是留意起那一袋子紐扣。這種境遇“不知”為何能同時存在;夢的證物紐扣,夢劇情的延續,和其實已處於半睡半醒狀態,意識到自己在做夢的我,竟同時間處於同一個場景裏。那部分醒著的我,詮釋癖明明白白又發作了。“不知”這些符號指向什麼呢?感覺夢裏的我比現實生活中的自己聰明得多,玩味著那二三十顆的紐扣,多數是明亮淺色系的米黃襯上淡褐紋脈,沒有張揚刺眼的顏色、形狀、圖案與態度,很快,我就有了答案:暗喻在於那 “扣”字;扣者,連接也。“不知”我這樣的詮釋好不好:在心與物之間,虛與實之間,孕育與誕生之間,存有太多的“不知”;可以是慌張的開始,但也可以樸素、淡定地連接到生命本體的召喚。(2019年12月30日臉書)


備註:

1 在字詞的世界裏,書寫者如君王。字詞都是我們的盟友,平時多和個別的字詞深談、交往,可以聽見他/她們的心聲,感受他們的生命力。另者,我稱字詞“他/她”,是因為,在有的語言裏,名詞有分男女性別的,如客家話的“碗公”、“刀媽/嫲”。


2 這四個字“感情釋放”,許多書寫者不斷記錄、詮釋,再詮釋,就為了“釋放”。很多事情過去了,可是很多時候,這些事情還不甘願離去,總是騷擾我們。


3 寫夢誌,很有趣。也是自我了解的一個有效取徑。

Views: 3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