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靈·蓉子《我的妝鏡是一隻弓背的貓》賞析

我的妝鏡是一隻弓背的貓

 

我的妝鏡是一隻弓背的貓

不住地變換它底眼瞳

致令我的形像變異如水流

 

一隻弓背的貓一隻無語的貓

一隻寂寞的貓我底妝鏡

睜圓驚異的眼是一鏡不醒的夢

波動在其間的是

時間?是光輝?是憂愁?

 

我的妝鏡是一隻命運的貓

如限制的臉容鎖我的豐美於

它底單調我的靜淑

於它底粗糙步態遂倦慵了

慵困如長夏!

 

捨棄它有韻律的步履在此困居

我的妝鏡是一隻蹲踞的貓

我的貓是一迷離的夢無光無影

也從未正確的反映我形像

 

(選自《新詩三百首》臺灣九歌出版社1995年版)

【賞析】

 

此詩主要是透過妝鏡、貓、和我的三角關係,省思現代女性的命運。我和家貓的共同命運其實才是此詩主體,我即貓、貓即我,是遭人豢養的,有如被框限在妝鏡中,這是蓉子年輕的年代、乃至長期以來所有女性的自主性都被框限的命運。因此此詩想要傳達的是對“我是一隻被豢養的貓”的抗議,但“我的妝鏡”加進來,就成了複雜的比喩關係。 

第一段由欲有所行動之“弓背的”貓寫起,且只能以“弓背”此一外形姿態顯露內心的不服,暗示了底下各段所有的內容。“不住地變換它底眼瞳/致令我的形像變異如水流”既寫貓眼的特質,也寫我在無可作為的時光中耗盡一生的外形,暗示內心的錯綜掙扎、外人難由外形窺知。此處由貓眼的變換也寫出世間事物均難以徹底理解的限制,即便是一隻貓,何況是人。 

二段寫對女性命運的不解和質疑,無語、寂寞、弓背不服的不只是貓,不醒、憂愁的不只是夢和歲月的流逝。三段寫對女性命運的逐步認知,原來是整體女性而非個人的受限,“如限制的臉容鎖我的豐美/於它底單調”是無聲卻嚴正地抗議,只因自我遭到現實限制就如面容被框在鏡中。末段寫對女性命運的難以茍同但又充滿無奈,此時已從“弓背的貓”放棄強烈對抗、回到“蹲踞的貓”的姿態,前二句說的是逐漸為現實框架和歲月所馴服的過程。“我的貓是一迷離的夢無光無影/ 也從未正確的反映我形像”則是回馬槍的兩顆子彈,對自身的能量和內在未適得其所地紓解和反映,仍舊不肯服氣,還是要用語言抗議。此詩透過優美的意象和文字深刻地傳達了現代女性自覺的體認過程,為後起的女性詩人樹立了高大的里程碑。

Views: 15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Wir sind ein volk on January 17, 2021 at 10:11pm

蓉子(1922年5月4日-2021年1月9日),本名王蓉芷,女,江蘇揚州人,中華民國詩人、作家,藍星詩社詩人,主持後期《藍星詩頁》及《藍星一九六四》的編輯工作。代表作品為《青鳥集》。

蓉子被稱為「現代李清照」、「不凋的青蓮」,「自由中國詩壇祖母輩的明星詩人」。余光中讚賞她為「詩壇上開得最久的菊花」。創作以詩、散文為主,詩作尤豐。1953年出版的第一本詩集《青鳥集》,為戰後第一本女詩人專集,其後創作不斷,被譽為詩壇「永遠的青鳥」。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