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玩家《瓜拉古樓悠遊騎》

每次和別人說起小時候我對古樓的記憶,大家都會覺得好笑。 

媽媽以前的理髮店有個女學工是古樓人,有一次假日我隨她回家,那時候的我應該不到10歲,只依稀記得古樓是個純樸的漁村;天還沒亮就聽見漁船的聲音,人們在門口大聲說話,還有那今天凌晨尚未關門的雜貨店,清晨我向外一望,他已開門做生意,讓我不禁懷疑,他們到底有關門休息嗎?

 

無論白天夜裡,這裡家家戶戶大門都不必上鎖。 

夜裡,我們小孩都睡在大廳,她的父母睡在唯一的睡房。那天半夜,我被敲鑼和呼喝的吵雜聲驚醒,其他小孩都不以為意,我搖搖她問「怎麼回事?」

 

她居然眼睛也沒張開就回答:「捉鬼!」我馬上覺得渾身不自在,她緩緩地說:「睡吧,明天帶妳去看。」那一夜我再也睡不著,幸好,一大清早門口就熱鬧起來了。

                                                                                                                (來源:互聯網)

 

後來他們帶我到河口玩水,接著帶我到一座廟,然後領著我鑽到廟的桌下,指著一個個用紅紙包著的碗說:「都關在裡面。」老天!我的頭腦一陣發昏,他們說得多麼習以為常。哈哈,那是我35年前至今無法磨滅的記憶。 


最近再訪古樓,是衝著朋友經營的夢想民宿Ikan Kurau Homestay去的,據說民宿後方延伸到河口上的木板平台,可讓人放空,也適合看日出。
 

抵達的那天天色已黑,從古樓大橋U轉進入海邊路(Jalan Pantai),先來個美味的古樓咖喱飯晚餐才入住,年輕的主人阿坤在守候著我,先貼心為我講解他自製的地圖,才安心的掩門離開。 

這間用老房子改造的民宿一切簡潔利落,保留著老房子的古樸,又有現代的沐浴設備,乾淨舒適。這裡有不少木質老家具和裝飾品,據說大部分都由當地居民所轉送。這次,我沒被雜聲吵醒,安穩地在冷氣房裡一覺到天明。

 

第二天早上6點半,我在木板平台上的吊床一起安靜地等候日出,漁船划過平靜的水面,激起了浪花,坐在這裡悠閒看著太陽從對面港的背面升起,吸一口半鹹淡的空氣,決定去看看這淳樸漁村早上的風光。 

古樓大街(Jalan Pantai)從頭到尾約一公里,從中段的民宿以最適合旅遊古樓的方式出發,騎上單車向最熱鬧的三叉路口騎去。在Jalan Besar有一間改成釧強咖啡店和桌球館的仙水老電影院,隔壁就是古樓茶室。我坐在古樓茶館喝著道地的Teh peng-Ti(冰茶滴),茶香中的咖啡味恰到好處,老闆說多一點少一點都不行,所以叫冰茶滴,要滴得剛剛好。

 

店裡坐著三大民族,和睦地一起用餐。店門前的薄餅、北馬蝦膏豬腸粉、店裡的福州手工麵,有黑灰色的竹炭面和青色的菠菜面,味道都很棒;我當然吃不下了,可是又貪吃,只好請阿坤找個朋友來「搭台」,再點了釧強的炒粿條和咖喱面。這裡的咖喱面特點在於配料是魔鬼魚,好特別! 

臨走前,阿坤提醒我打包飲料帶走,路上慢慢喝,打包好後讓我十分驚喜,這裡的熱飲居然是用煉奶罐裝的!原來是因為這裡的漁夫要出海,用塑料袋顯得不環保且不方便飲用,所以才出此良策,太獨特了,真是大開眼界!

 

古樓咖啡店對面是一排稱為過港仔或過巷仔的老房子,房子前面是一道大水溝,每間房子的前面有一座橋,回家得先「過港」,據說這是全馬唯一的景象。 

吃飽後有力氣了,兜到後面的巴剎逛逛,新鮮的海產現捕現殺,隨口問了一句:有沒有Ikan Kurau?結果魚販們都說現在已非常稀少,沒緣分和真品相見。 

再往前騎,發現河岸邊有個馬來村莊,我在村口張望,坐在樹下乘涼的馬來叔叔熱情地召喚我進去看看。單車度過小橋,色彩繽紛但色調微淡的馬來木屋不按牌理地建在村子裡,村子不大且幽靜,一隻只貓咪慵懶地曬著太陽。

 

從馬來村莊出來後再往前騎就來到了Jalan Besar,左邊有座蔡文龍拿督公(值得一提的是,這裡面積較大的拿督公廟都有中文名),拿督公廟旁就是古樓小橋(Jejantas Kuala Kurau),這座橋只供電單車,單車和行人前往對面港。

 

早年, 想到對面港必須坐渡輪,2007年建了兩座橋後,渡輪就淘汰了。 

來到對面港後,首先經過6-7間印度住家,然後是以福建人為主的王家村,看著門上掛著的「太原」牌匾,感覺好親切。這裡最大的特色是每家門口都有個拿督公小廟,我向一位正在燒香的叔叔詢問緣由,他說:過去人們希望有個拿督保佑土地和出入平安。

 

對面港這小地方沿途也有很多間廟,留意左邊,發現一小塊沼澤地,一群猴子在那裡棲息,他們不會攻擊人也不會搶東西,不時的為彼此抓癢,非常可愛。然而,畢竟它們有著頑皮的猴性,還是別惹為妙。 

騎車時別忘了注意右邊,會發現一個保生大帝,往內騎就是古樓著名的西亞煎(蝦煎)小店。這裡的西亞煎有別於其他地方的蝦煎,皮脆且餡料飽滿。此外,內陷並非和粉一起攪拌,而是將勺子加熱後,淋上一層粉漿,然後放蝦和菜等餡料,再蓋上一層粉漿。蝦子炸得火候恰好,還有些彈性。

 

我把西亞煎捧到廟旁的建成利茶室,採用古樓最道地的吃法,將切塊的西亞煎裹上黃麵條,沾點辣椒醬,味道配合得天衣無縫,非常好吃,再配上一口這裡的虎咬獅冰(咖啡加美祿),簡直是完美組合! 

吃了西亞煎,接下來的節目才是我來對面港的重點——看打架魚。這其實已經很難得一見了,居然還有打架魚比賽,每星期六、日大約早上11點開始,一定要來見識一番。

 

一切盡興,日已當午,竟然忘了帶墨鏡和帽子,我只好低著頭往回騎,到民宿洗澡圖個涼快。 

聽說這裡附近還有稻田,可以騎單車遊覽一番,但休息一會後我又得趕路了。雖說來放空心情,卻發現好動又好奇的我在這精彩的漁村根本停不下來。走了一圈,發現這裡的確適合一個人來放空解壓,也適合一群朋友或家人聚會與享受美食,騎車感受淳樸的漁村風情。(2018/03/06 原載《旅游玩家》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