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冠學《田園之秋》十月十六日(上)

在廚房裏,坐在一個矮凳上,削今年裏最後一頓番薯的皮。朝陽透過開著的窗斜照下來,在地面上投下了一方的白,略帶著黃味。我的腳和散在腳邊的番薯正落在光幅裏,與光幅外形成明暗二色的強烈對比,這教我想起從前看過的攝影作品。看著伸在光幅裏的腳,彷彿那並不是我的腳,而這腳是通到光幅外的陰暗之域,那裏有個農夫坐著。我覺得很奇異,比見過的攝影作品更有深味更有構成感。我的眼睛正受著這奇畫的鼓舞,一對草鶺鴒追逐著飛過窗前,影子一前一後在地上光幅裏掠過,後面的一隻還「執」(chip)「執」(chip)叫著。好嘹亮的鳴聲突然的入耳,纔只有五、六尺的距離,我整個人像一枝火柴棒,一下子被擦亮了,說我從來沒這麼快樂過,誰都不能相信。這一對草鶺鴒也不知道為著什麼事兒爭執著,繞著屋子追逐了好幾圈,那後面的一隻一直「執」「執」鳴著。在這樣的明光下,在這樣的朝氣中,在這樣心無一事的當兒,那鳴聲一聲聲的將我擦亮又擦亮,擦得心花不由得不怒放!原本是恬愉怡悅的心,這田園裏的任一動靜形色隨時都可能使之綻開喜悅的心花呵!

 

那兩隻草鶺鴒繞著屋子玩耍了一陣子之後,停在屋東那片草地上脊令脊令歌唱著。我放下了番薯,走出廚房門,立在屋影下看。草地上有蕭有蒿,有薊有蕒;有細葉金午時花,也有圓葉金午時花。後兩種全株都綴滿了小黃英,在朝陽下耀著滿株金。這使得它們的名字有個金字。若按花時而言,十月應名為金午時花月,除了少部分早開遲開,絕大部分極準時,自十月一日起盛開,十月底結束,跟芒花一樣,截然的應著一個頭尾的月份。只有伏地金午時花,要待到隆冬纔開花,那時高草大率枯死,它得了陽光,便大放起它的黃金年華,給懷念的花客,在年前年後,給予十分的安慰與滿足。草地上大部分是二耳草,黃綠色的,柔和的鋪滿了一地。也有一兩株肖梵天花,開著粉紅色的花蕊。這種草的草籽,往往刺人腳脛,不得不以人意限制了它的株數。草鶺鴒看見我,並不在意,興高采烈的越發高唱著,真是可愛的鳥兒! 

菜畦上,小白菜早遍鋪著綠白色的嫩葉,蒜,甘藍、花菜、菠蔆也都茁了出來了,只有莞荽似乎還在貪睡,沒一點兒消息。小溪北木棉樹上停著一對烏鶖,儘轉著牠們的烏眼珠兒傾耳對著草鶺鴒。也許牠們心裏想著:你這小不點兒,可真樂啊!灌木叢上停著一隻粉頭大伯勞,本地名叫伯勞貍,是臺灣的特有種,也轉著眼珠兒傾耳對著草鶺鴒。這草鶺鴒可真有觀客啊!一忽兒,伯勞貍騰空而起,對著牠騰起的方向看去,見有一隻昆蟲飛著。這同時一隻烏鶖也自木棉樹上飛出,兩隻鳥幾乎同時到達目標,但烏鶖居高臨下得了優勢,伯勞貍失之喙尖間,只好又飛回原處。烏鶖回到木棉樹上,一口就將獵獲物吞下肚去了。草鶺鴒似乎什麼都沒看見,只顧唱牠的歌。我要不是骨頭太重,早飛起來了。

 

草鶺鴒走後,我行到草地上去:一來這些草映著陽光顯得那樣的美;二來我發現金午時花叢上有不少的蜂,想近前去看個究竟。當我蹲下去看時,纔發現一個博物學家只要肯在這樣滿株花的草邊蹲上一個鐘頭,這一帶的蜂類大概可看到半數以上,或許幾乎可全看到。我想觀察蜂比觀察鳥容易得多了,只要守著一株草花就行了。金午時花上主要還是蜜蜂;其次是一種僅有一公分半長,兩脇帶白的小花烏蜂,對人很有警戒心,不肯停下來讓人看清楚;還有一種簡直就是蜜蜂的小種,只有一公分,不確知是蜂呢?是蠅?見牠沾花惹草,應該是蜂;一種鮮暖的大黃蜂,兩端鮮黃,中間純褐,大概是虎頭蜂的同屬,常見獨行,喜歡在人家住屋以泥築巢,性情並不兇惡;還有其他小蜂,小得幾乎看不清。八月裏,我被堦縫中的赤項蜂──有人叫蝗蜂──刺傷了約半個月的心。這種蜂在堦隙下築巢。有一天的傍晚,我坐在堦邊觀察了半個鐘頭,發現牠們捕回七隻鈴蟲送入地洞裏去。照這個數字,一天以十個工作小時計算,就有一百四十隻鈴蟲被害,一個月大約四千隻。

Views: 1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