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加賀點點頭。

這條地下道既窄又短,白墻被燈光照得明晃晃。

單是站在入口,香織便不自主地顫唞,卻不只是空氣冰冷的關係。有人曾在此遇害,而且大家都認定兇手是冬樹──這個事實化為一道看不見的墻,逐漸逼近。她無處可逃,眼看就要被壓垮……

“妳還好嗎?”加賀問。

香織擡頭望著刑警。“加賀先生,相信我,冬樹真的沒殺人。他不會幹那種事,請相信我,拜托。”

她很清楚再怎麼哭喊都沒用,卻克制不了自己。狹小的地下道里回蕩著她的話聲。

對上加賀冷靜的目光,香織心想,那是刑警的眼睛,是打定主意只相信事實、絕不受私情左右的刑警才會露出的表情。顯然地,她的哀求根本無法動搖這名刑警的決心。

然而,加賀的下一句話,徹底顛覆她的預測。

“嗯,我曉得。”

“咦?”香織不由得回望加賀,“您說……”

加賀微微頷首,便走向地下道出口。香織連忙跟上。

踏出地下道,加賀指著眼前的大馬路。“被害人遇刺後,就是從這邊的人行道走至日本橋。”

“啊,新聞報導過這件事。”香織嘆口氣,“為何偏偏是那個地點……”

加賀稍稍皺起眉頭,臉上閃過一絲疑惑,旋即會意。

“對了,之前聽松宮提過,你們是一路搭便車到東京的?”

“是的……”

“所以,對你們而言,那是個充滿回憶的地點啊。嗯,今天就走到這里吧。”

“不,我要過去。”香織語氣堅決,“我想再去看一眼。”

“好,我明白了。”加賀回道。

於是,兩人並肩走向日本橋。明明是東京的正中央,而且還不到深夜,卻幾乎不見行人的蹤影,車流量也很少。照這情況,即使一個遇刺的人搖搖晃晃走在路上,也不大可能被發現。

“這麼問有點失禮。”加賀開口:“但肚里的孩子,妳打算怎麼辦?依妳的處境,要自己帶大一個孩子恐怕不容易。”

“您建議我不要生下來嗎?”

“不,也不是那麼說,只不過──”

“我要生。”香織打斷加賀的話。她邊走邊以右手撫著下腹部,低喃:“我要生下來,要是沒這孩子,我就真的是孤身一人。我知道往後會很辛苦,而這孩子沒有父親,將來也會因此受苦,可是,總有辦法的。不管發生甚麼事,我都要生下他。”

香織字句鏗鏘,因為這段話也是說給自己聽的。沒錯,我絕不能被挫折打敗,為了這孩子,我一定要振作活下去。


加賀默不吭聲。香織有些在意他的想法,偷偷覷著他的側臉,發現他凝視著前方。



“……您肯定認為這種事嘴上說得輕松,做起來又是另一回事吧。”香織試探著說:“您可能覺得我把世界看得太美好……”


加賀面向她,“如果妳能夠把這世界看得美好,我就放心了。要是妳滿心絕望,我才真的擔憂。”

“加賀先生……”

“妳沒問題的。我認識好幾位女姓,都是獨力把孩子帶大,教育出很優秀的下一代。像松宮的母親,就是一個例子。”

“松宮刑警也出身單親家庭嗎?”

“看不出來吧。真要說,他還比較像不懂人間疾苦的大少爺。”

香織也有同感,於是點點頭。加賀這番話,帶給她些許勇氣。

日本橋就在前方,石砌的橋欄顯得莊嚴氣派。當年看到這座橋時,香織內心訝異不已,東京的高速公路下方竟然存在這麼一座橋。

加賀與香織經過派出所,來到橋頭。剛要上橋,加賀忽然停步,直視著前方。

橋中央,一個穿連帽運動外套的高中生,正仰望著設於護欄間的橋燈。

少年逐漸走向兩人,似乎打算下橋,卻忽然如壞掉的機械般停下動作,一臉驚訝地盯著加賀。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