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賀上前與少年交談,但少年似乎不太情願,厭煩地揮揮手,轉身便朝橋的另一頭跑掉。

香織走近加賀問:“那位是?”

“被害人的兒子。之前我們提過,他父親當時倚著這個青銅像的臺座,他可能想來瞧瞧吧。”加賀擡起頭。那是兩尊類似龍的雕像,背對背夾著中央的橋燈燈柱。

“這是龍嗎?”

加賀一笑,“很像吧?其實這是中國傳說里的生物──麒麟,也出現在某個啤溫標簽上,有印象嗎?”

“嗯。”香織點頭,“可是,麒麟有翅膀嗎?”

眼前的兩尊麒麟像都長著翅膀。

“麒麟原本沒有翅膀,據說是當初決定以麒麟像裝飾這座橋時,特地添上的。”

“為甚麼?”

加賀指著橋面中央,“這里是日本道路的起點,妳應該很清楚吧。”

“您是指‘道路元標’嗎?”

“是的,‘日本國道元標’。換句話說,幫麒麟加上翅膀,便是希望人們能由此處飛向日本各地。”

“原來如此……”香織再次仰望麒麟像。

她暗想,這兩尊麒麟的姿態,宛若當時做著美夢的自己與冬樹。告別鄉下,一路搭便車到這里。但這里不是他們的目的地,而是迎向未來的起點。兩人當時都滿懷夢想,深信自身擁有翅膀,能展翅飛向耀眼的未來。

可是,最後沒能翺翔。

唯有冬樹去了天國。


22


“案發前一天,嫌犯八島冬樹與同居女友中原香織,約好晚上八點在銀座的電影院前碰頭,一起看電影。八島由於太早到,便在附近閑逛,途中看見京橋的生活家具用品店‘STOCKHOUSE’貼出征人啟事,隨即進店洽詢。因社長已下班,員工請他隔天再來面試。”

安靜的會議室里,回蕩著小林洪亮的話聲。警察幾乎全部到齊,前方的長官席也坐滿管理官。

“當天,八島一如計劃,看完電影便與中原小姐一起回家。至於八島獲得面試機會一事,中原小姐還不知情,但八島並非刻意隱瞞,應該是單純錯過說出口的時機。第二天,中原小姐一早便出門打工,下午五點多,八島以簡訊告訴中原小姐要去面試。六點多,八島抵達‘STOCKHOUSE’,才發覺誤會對方征人的條件,大為沮喪。面試八島的社長好心建議,江戶橋那邊有個同業,不妨去問問。八島離開‘STOCKHOUSE’後,推測是打算前往社長告訴他的‘吾妻家具’事務所,不過‘吾妻家具’傍晚六點半就打烊了。雖然無法確定八島實際上是否走到‘吾妻家具’,但極可能在江戶橋一帶遇見被害人青柳武明。曾在‘金關金屬’工作的八島想到能拜托青柳先生再次雇用他,於是上前打招呼,或許也稍微提及公司隱匿職災一事。因為高居制造總部長的青柳先生不大可能記得只在公司待過短暫時日的派遣員工,兩人之後卻一同走進附近的咖啡店談事情,想必青柳先生有弱點在八島手上。兩人在咖啡店待不到兩小時便離開,接著不曉得是哪一方提議前往江戶橋一帶。就在兩人穿越上橋前的地下道之際,八島確認四下無人,刺傷青柳先生,搶走他的皮夾與公文包,經江戶橋逃離現場。確切逃亡路線目前仍不清楚,但他後來藏身濱町綠道。十一點多,他打電話給中原小姐,說自己‘犯了不該犯的錯’、‘糟糕’時,警察發現他,欲上前盤查。他又拔腿逃跑,不幸在衝出新大橋大道時被卡車撞上。警察立刻叫救護車送他到醫院。”

小林從資料中擡起頭,說聲“以上,報告完畢”,便坐回座位。

石垣接著對管理官說:

“管理官,這是假設八島為兇手,整理目前厘清的事實後得出的推論。想請教您的意見。”

管理官撅起下唇,似乎不甚滿意。“關於兇器的部份呢?怎麼沒提到那把刀子的事?”

“關於那部份,由另一位同事向您報告。阪上!”

被點到名的阪上站起。“這次案件中被視為兇器的刀子,仍無法證明是八島的所有物。只不過,八島打從任職工務店起,手邊就不時備有電工刀等作業用的刀具,分析那把兇刀是他自行購入或別人送的。此外,據專家表示,那把兇刀是戶外用的款式,尤其適合削木材,常用於木工作業。報告完畢。”

阪上坐下後,管理官依然緊皺著眉。

“那又怎樣?根本沒辦法證明,案發當天八島外出時帶著那把刀子。”

“管理官,”石垣問道:“八島前往‘STOCKHOUSE’應征,似乎是想以職人的身分工作掙錢。”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