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說‘某處’……”

加賀苦笑著搔搔頭,“唉,我真的快舉手投降了。每個謎團都找不到線索,唔,所以我想回到原點重新思考。”

香織心頭一凜。這名刑警不認為冬樹是兇手,才會如此苦惱。

“氣溫愈來愈低,還是回家比較好吧?我送妳。”

“不要緊的。加賀先生,我想拜托您一件事。”

“嗯?”

“案發現場離這里不遠吧?能帶我去看看嗎?”

加賀驚訝得睜大眼,“現在?”

“是的。您不方便嗎?”

“不,不會……”加賀皺起眉,似乎在考慮甚麼。不久,他點點頭說:“好吧。不過,我再確認一遍,孕婦真的需要適度走動嗎?”

“對,醫師是這麼交代的。”

“那就沒問題,我來帶路。”

此時,綠燈恰巧亮起。加賀邁出腳步,香織連忙跟上。

兩人沿人形町大道前進,在路口左轉。街上的店家大多已打烊,只剩小酒館之類的還在營業。

“八島冬樹先生是怎樣的人?”加賀問:“平常有哪些嗜好?看書嗎?”

“嗜好……”香織回道:“我沒見過他讀書,連漫畫他都鮮少翻閱。真要說,頂多就是看球賽吧。像電視轉播的棒球或足球賽,他倒是很常看,不過算不上球迷。”

“案發前一天,你們不是去看電影?他喜歡電影嗎?”

“啊,我們偶爾會去看電影。不過因為沒錢,只有像這次拿到免費票,或在試映會時才進電影院。”

“試映會?”

“嗯,哪里辦試映會,我們馬上填資料參加抽選,還滿常抽中的。”

“哦,有秘訣嗎?”

“當然。”

聽香織如此肯定,加賀有些意外,不由得望向她。

“關鍵在於明信片。”香織解釋:“我們都是寄明信片。現下很多是透過計算機或手機填抽選數據,那類的就放棄。試著想想,方便申請的,表示參加抽選的人愈多,競爭也愈激烈,對吧?就這點來看,寄明信片既麻煩又貴,大家都是能避就避,那麼相對地,寄明信片的我們中獎機率就高嘍。”

“唔,不無道理。”

“有些同時接受網絡和明信片報名的,也是寄明信片的抽中機率較高,大概兩種是分開抽選的吧。所以,我們雖然沒錢,唯獨明信片一直很舍得寄。”

“原來如此,是這個原因啊。”

“還有,搜集情報也十分重要。透過手機就能輕易查到的試映會,競爭率較高,我都盡量尋找沒發佈在網絡上的信息。”

加賀停下腳步,“比如翻閱電影雜誌?”

“答對了。”香織豎起食指,“不過,這樣還是不保險,因為會看電影雜誌的,肯定是影迷吧?換句話說,主要讀者群參加抽選的可能性很高,所以我們隨時留意一般雜誌的電影介紹專欄,而且不挑女性雜誌,盡量翻男性雜誌。”

“怎麼說?”

“加賀先生,您不曉得嗎?女生貪小便宜,像填資料參加試映會抽選這種麻煩事也很樂意。但男生大多怕麻煩,與其大費周章,寧可花錢解決。”


加賀大大點頭,徐緩邁開腳步,“嗯,學到一課。”


“這些全是我想出來的。冬樹他啊,一旦出現喜歡的電影,就馬上要衝去買預售票。加賀先生,您不妨試一次。照我的話,一定會抽中。”

“嗯,我會嘗試看看。”

或許是顧慮香織的身體狀況,加賀的步履相當緩慢,和他並肩走在一起,一點也不覺得累。沒多久,前方出現一座橋,加賀告訴香織:“那就是江戶橋。”

穿越大馬路後,爬上江戶橋往南側走,便來到一座階梯前方。下了階梯就是地下道,香織不禁倒抽口氣。她想起電視新聞曾報導,案發現場在地下道。

“這里就是……”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