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希光:中國為何要布局“一帶一路”大戰略?(3)

六、一帶一路面臨的挑戰

一帶一路建設主要面臨美國和伊斯蘭世界的兩大挑戰。

美國的挑戰。布熱津斯基在《大棋局》中預言,2015年美國將失去世界霸主地位。他在書中提出未雨綢繆,建立一個符合美國利益的國際秩序,防止任何一個超級大國或一個反美聯盟的出現。他認為,歐亞大陸是關鍵地區,從裏斯本到符拉迪沃斯托克的歐亞大陸作為地緣政治大棋盤,決定世界的繁榮和穩定,決定美國領導世界的地位。歐亞大陸擁有世界人口的75%,國民生產總值世界的60%,世界已知能源的四分之三。布熱津斯基的“橢圓形”,包括巴爾幹各國、中東、中亞、蘇聯地區南部、中國新疆等地區。這個橢圓形是個“充滿激烈動蕩的漩渦”。過去20年裏,世界的熱點,如伊拉克、科索沃、阿富汗、新疆及當前的中東大動亂都沒離開這個“橢圓形”。雖然奧巴馬宣布從阿富汗撤軍,把重心放在亞太,重返亞太。但是從目前的中東大亂局看,這就是有美國議程和利益的代理人戰爭。

美國最近宣布通過了TPP(《跨太平洋貿易夥伴協議》),想把中國重新孤立起來。但是,TPP12國雖然占全球40%GDP,但從全球貿易量看,這12國僅占15%,其中絕大多數國家目前的最大貿易國都是中國。比如,澳大利亞對美貿易是300萬美元,而對華貿易超過1300萬美元。有專家認為,在現有的世界經貿規則中,中國的競爭力超過了美國,美國無法在現有規則架構上保持對中國的優勢,如果依然行使目前的遊戲規則,最快2027年最晚2035年,中國將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經濟強國。TPP是美國為了保持對中國的經濟優勢而組織的一個新遊戲規則的組織,希望產生美國經濟對中國保持優勢的新局面的一個組織和新的遊戲規則圈子。TPP提供的全球化圖景,是美國主導的單極世界和一個統一在美國為中心的資本帝國。發達國家經濟崛起的成功經驗揭示了這樣一個歷史規律:在一國的高端產業或價值鏈高端產品無法與領先國家競爭時,就必須通過各種政策措施對其加以保護、扶植和培育。鄭永年認為,TPP是一種超越主權國家的資本運作方式。一旦成功運行,TPP意味著一個新型資本帝國的形成。這個資本帝國和現在的資本全球化不同,是一個更高層次的資本帝國,不受民族國家影響或者有能力逃避民族國家影響的資本帝國。美國通過TPP,想讓世界秩序重新回到控制美國的“世界秩序”, TPP是給廣大發展中國家造成巨大危害的“華盛頓共識”的升級版。世界銀行、世界貿易組織、國際貨幣基金等國際組織。這些組織都是西方資本和本國政府協調的產物,意在協調西方資本的行動。

伊斯蘭世界的挑戰和機遇。今天一帶一路上經過的國家,大多數國家都是伊斯蘭國家。絲綢之路經濟帶上的伊斯蘭國家分布在中亞和西亞,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經過的伊斯蘭國家分布在東南亞、南亞、中東和北非。一帶一路沿途的57個伊斯蘭國家擁有全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70%的能源和50%的自然資源。今世界有太平洋和大西洋兩大經濟區,一帶一路的發展與繁榮,將使中國和沿線伊斯蘭國家成為世界最大的經濟區。我們看一下世界GDP的分配,伊斯蘭國家的57個國家人口是16億,但是GDP只有七萬多億。中國的人口差不多是14億人口,GDP遠遠高於伊斯蘭國家組織,57個國家的GDP加在一塊兒剛剛超過中國的一半。這意味著伊斯蘭國家的經濟潛力非常大。當然,應該看到在伊斯蘭國家的投資風險。近十年來,中國的海外石油投資超過一半以上都是在政治風險較高的國家地區,其中包括敘利亞、利比亞、蘇丹和也門。

伊斯蘭國家有四種勢力在較量,一個是沙特為代表的遜尼派原教旨主義,一個是伊朗為代表的什葉派原教旨主義。再有埃及、伊拉克、利比亞、敘利亞等為代表的伊斯蘭社會主義力量,還有土耳其為代表的西化派力量。從上個世紀70年代一直到現在,美國主要打擊的是伊斯蘭世界的社會主義力量,包括內戰中的敘利亞。美國表面指責阿薩德是少數什葉派人統治多數人的遜尼派人口,要搞垮阿薩德政權。但實際上是三個問題,一是阿薩德是阿拉伯覆興主義的余黨,二是他代表的阿拉伯伊斯蘭社會主義力量,三是他與反美的伊朗聯盟。

面對這些挑戰,我們的對策是什麼?五中全會提出了“東西雙向開放“的戰略新思路。“東西雙向開放”等於重新定位中國的地緣政治關系。按照一帶一路的構想,中國即是一個中亞國家,也是一個印度洋國家。作為一個印度洋國家,從新疆到印度洋的距離比從新疆到北京的距離還要近。考慮到中國-東盟泛亞鐵路、孟中印緬走廊、中巴走廊和青藏鐵路,印度洋將成為界定中國的新的地理視角。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落實,一帶一路變中國為印度洋國家:在阿拉伯海和海灣地區建立港口,作為中國在印度洋的落腳點,如在巴基斯坦建瓜達爾港、在孟加拉建吉大港、在緬甸建皎漂港、斯裏蘭卡漢班托特港。特別是隨著中巴經濟走廊的建成,中國將進入“兩洋”時代,即太平洋和印度洋時代。

“東西雙向開放”,通過一帶一路發展戰略,中國還將變成一個中亞國家。一帶一路以西域為中心重新界定中國與世界。我們不再是站在太平洋岸邊看世界,不再以深圳和上海為視角看世界。而是以西域為出發點,站在天山或帕米爾的雪山上看世界,構思一帶一路文明圈:那是一個突厥、阿拉伯、波斯、俄羅斯和漢文化並存、交流、重疊、融合的文明帶。站在塔什庫爾幹往東看中國,用汪暉的話,那是“一個幅員遼闊、層次覆雜、無分內外卻又文化多樣的中華帝國”,“是一個完全不同於理學的夷夏之辨、不同於郡縣制國家的內外差異、當然也不同於內部同質化的歐洲民族國家的政治視野。”隨著一帶一路,特別是中巴經濟走廊的開通,中國與中亞和西亞的邊疆地帶將成為華夏新中原、華夏新腹地。

“東西雙向開放”通過一帶一路建設,也是應對美國”TPP“最好的戰略選擇。一帶一路作為對於來自太平洋壓力的最優對策,是中國的戰略覺醒,是基於自己的國家利益制定的國際戰略。通過亞歐大陸和印度洋聯盟,形成一個中國生存的更大的空間,平衡“跨大西洋聯盟”和“跨太平洋聯盟”對中國的遏制。在大棋盤上,一帶一路一路向西開放,中國走了一步好棋。美國重返亞太再平衡戰略是要把60%的軍力部署到亞太地區,美國聲稱美國全球7個鐵桿盟友有5個在亞太,美國聲稱美日同盟是美國全球戰略的基石。新冷戰主戰場在亞太,是要遏制中國。可是,隨著中國在絲綢之路上重新崛起的力量釋放,美國重返亞太遏制中國的效果不但沒達到,反而被中國牽制了其主要力量,這讓美國無力顧及布熱津斯基布局的“橢圓形”地區——中東、中亞、西亞,中國可以放手搞好一帶一路,建設全球最大的經濟帶。


七、建設一帶一路文明圈

絲綢之路不僅是商業通道,而且是人類社會交往的平台,多民族、多種族、多宗教、多文化在此交匯融合, 絲綢之路不僅是一條“經濟帶”,也是一條“文化帶”。新絲綢之路大國博弈的贏家,不僅是一帶一路的經濟領導者,也必須是一帶一路的文化領導者。歷史上,每一個帝國崛起都有與它崛起相關的全球化地帶和文化影響圈——治理的最遠邊疆、交通運輸所能到達的最邊區、宗教文化所影響的最遠邊地、貿易所達的最遠國家。

建設一帶一路文明圈,首先是要破解美國對中國的政治、思想和文化圍堵。中國與一帶一路國家,特別是與周邊國家喪失了緊密的命運共同體(如一直延續到近代的朝貢體系。筆者最近在喀喇昆侖山罕薩王宮裏看到的民國20年喀什道尹為坎巨提供差頒布的公告),在一帶一路國家,特別是周邊國家沒有自己的政治和文化勢力範圍。一方面,中國在一帶一路國家,特別是周邊國家沒有自己的軍事盟國,在海外沒有軍事基地(唐朝在西域設有安西四鎮),保護一帶一路的安全暢通。美國依賴軍隊和在全球設立的900多個軍事基地來保護美元的國際地位。軍費僅有美國六分之一的中國怎樣在占全球陸地面積三分之二的一帶一路沿線地區捍衛自己公路、鐵路、電站和其他基礎設施中數以千億美元計的投資呢?

另一方面,在文化上、思想上和意識形態上,中國與一帶一路國家,特別是周邊國家失去了幾千年來與日本、朝鮮、越南、泰國、緬甸那種“中國——邊地”的二級文化結構,而美國在思想上和意識形態上卻與中國的大多數周邊國家形成了“美國—邊緣”的二極文化結構。今天的美國對聯合國和世界貿易組織等的興趣越來越小,並且早已退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美國早已經把重點轉向聯盟建設,包括軍事同盟(如美日同盟)、經濟同盟(如TPP)和政治同盟(“民主國家”同盟)。美國為鞏固其全球領導地位,通過顏色革命等手段,加快蠶食蘇聯解體後的歐亞大陸碎片化區域,許多“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是美國的盟友或有美軍基地,在政治外交、軍事經濟戰略上對中國推進“一帶一路”形成巨大障礙。美國領導的政治同盟是建立在二元對立的世界觀上的。這種世界觀把世界簡單地分為民主國家和非民主國家,而這兩者之間是不平等的。一個國家如果是西方是民主國家,那就是“我類”;如果不是,那就是“異類”。

中國最終在一帶一路上的崛起,必須是以一個文化強國的姿態崛起。歷史上,每一個帝國崛起都有與它崛起相關的全球化地帶和文化影響圈——治理的最遠邊疆、交通運輸所能到達的最邊區、宗教文化所影響的最遠邊地、貿易所達的最遠國家。亞歷山大帝國的崛起:軍事、文化藝術、佛教;貴霜帝國的崛起:軍事、佛教文化藝術;波斯王朝的崛起:軍事、驛道、貿易、拜火教;唐王朝的崛起:軍事、貿易、絲綢、儒教、佛教;阿拉伯王朝的崛起:軍事、貿易、伊斯蘭教;成吉思汗的崛起:軍事、驛道、貿易、佛教、道教、伊斯蘭教。中國歷史上有過兩次偉大的崛起:漢朝和唐朝。在漢朝,張騫通西域,到大夏尋求恢復與月氏的軍事聯盟,波斯王子安世高來中國傳播佛教。隨後,東晉派出中國第一位高僧法顯去西天極樂世界——白沙瓦和塔克西來學經;北魏又派出使臣谷魏龍經過罕薩,出使撒馬爾罕。到了唐朝,更多的唐朝高僧經過瓦罕走廊、喀喇昆侖,沿著印度河來到斯瓦特、白沙瓦和塔克斯拉,求取佛教真經。

“東西雙向開放”戰略標志著中國與周邊國家和更遠的國家建立一種新型的關系。從辛亥革命以來被動性地融入世界秩序,轉入今天主動布局,將自身發展與塑造一個新的世界秩序結合到一起。“東西雙向開放”下的“文化強國”建設的目標,不僅是中國與一帶一路國家形成一個地緣政治合作體、地緣經濟合作體,更大的目標是中國與一帶一路國家形成命運共同體、安全共同體、利益共同體、文化共同體和價值共同體。


一帶一路的樞紐地帶是中巴經濟走廊。圍繞中巴經濟走廊畫一個圓圈,那裏是西方崛起之前的古代世界,那裏是古代中華影響世界的地方,也是世界影響中華的地方。如果把伊犁或克拉瑪依算作中巴經濟走廊的北部起點,圍繞從克拉瑪依、伊犁、經喀什,到瓜達爾港的中巴經濟走廊所貫穿的地球最高的五大山脈(天山、帕米爾、興都庫什、喀喇昆侖和喜馬拉雅)和這個地區發源的大河(阿姆河、印度河)畫一個圓圈。在這個圓圈裏,我們發現這是多個國家民族血脈相通的文化圈: 這是多個國家與中國語言相通的文化圈、多個國家與中國共享信仰的文化圈、多個國家與中國有共同文化遺產的文化圈、多個國家與中國山水相連的文化圈、多個國家與中國有山口、走廊、道路、口岸相通的文化圈、多個國家在經濟上與中國高度互補的文化圈。直到近代,這裏的很多國家在歷史上與中國有朝貢關系的文化圈。今天,這裏的很多地方還是一個未開發、原生態、世外桃源型文化圈,如巴基斯坦北部山區。

Views: 16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