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习惯(3)

德·梅伊斯特試圖將我們從被動狀態中晃醒。在他關於屋內的旅行的第二部作品《環繞我的臥室的夜間遠征》中,他走到了窗前,望向夜晚的天空。天空的美麗讓他感到沮喪,因為如此普通的景致沒有得到更加廣泛的欣賞: “現在正在從這片宏偉的景色中感到快樂的人真是太少了!天空對於困倦的人們來說毫無意義地呈現!對於那些出來散步或是擠出劇場人群的人們來說,擡頭望一會兒,讃嘆在他們頭頂閃爍的星群,會花費他們什麽呢?”他們沒有這樣做的原因是因為他們從前從未這樣做過。他們已經陷入了認為他們的宇宙是令人厭煩的習慣中——於是這種消極的想法也就正當且自然而然地與他們對各事物的期待是相一致的。 


我試圖繞著我的臥室旅行,但是它這麽小,幾乎連一張床也容納不下,以至於我得出結論,如果德·梅伊斯特的理論應用於我居住的小區,或許會更有價值。
 


因此,在三月的一個晴朗的下午,大約三點左右,在我從巴巴多斯回家幾週以後,開始了一次德·梅伊斯特式的旅行方式環繞哈默斯密斯。在正午外出,而腦子里沒有特別的目的,使我感到奇怪。一個婦女和兩個金髮小孩正沿著主幹道走,道路旁邊是一排各不相同的商店和飯館。一輛雙層公共汽車停在一座小公園的對面搭載乘客。一塊巨大的告示板上寫著肉汁的廣告。我幾乎每天都行走在這條通往地鐵站的道路上,並且不習慣把它想成是到達我的目的地途徑以外的東西。可以幫助我實現目標的信息吸引著我的注意力,無法吸引我的是那些被判斷為不相干的事物。於是我留心於人行道上行人的數量,因為他們可能擋住我去路,反之我無視於他們的臉和表情,就如同無視於建築物的形狀或是商店里的活動一樣。
 

情形也並不總是這樣。剛搬到這一地區的時候,我關注的事物並不只限於這幾點上。在那時,我尚未對快速地到達地鐵站的目標形成如此堅定的觀念。

 

剛進入一個新的地方的時候,我們的敏感性會被指引向一些因素,這些因素會隨著我們為這個地方設定完成的功能而逐漸減少。在一條街上或許有4000件東西可以看到和想到,我們最後積極關注的只有其中的三到四件: 在我們所走的路上的行人的數量,交通車輛的數量和下雨的可能性。我們最初對一輛公共汽車也許會從審美或機械的角度看待它,或者將它視為對各城市內社區引起想法的起點,而後卻僅僅將其視為是一個盒子,可以盡可能快地承載我們到一個乾脆不避存在的地區的另一邊去,因為這個區域與我們的目的地是如此毫無關聯的,而在我們的目的地之外一切都是黑暗的,一切都是無法看見的。

Views: 2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