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习惯(2)

塞維爾在準備他的旅行時解釋說: “在我之前,有成千上萬的人們不敢去旅行,還有一些的人不能去旅行,而更多的人甚至想都沒有想過去旅行。現在,他們都可以模仿我。最懶惰的人在出發尋找快樂之前將再也不會有任何借口猶豫不決,因為這既不會花費他們的金錢,也不需要努力。”他尤其向窮人和那些害怕風暴、強盜和險峻懸崖的人推薦屋內的旅行。 

不幸的是,德·梅伊斯特自己的開拓性的旅行,的確相似於他的飛行器,並沒有更深更遠的影響。 

故事開始很好。德·梅伊斯特鎖上門,換上他的粉紅色和藍色相間的睡衣褲。不需要行李,他走向沙發,即房間里最大的家具。他的旅行已經將他從往常的無精打采中晃醒,他用新奇的眼光注視沙發,並重新發現了它的一些特質。他讃嘆它高雅的支腳,回想起他偎依在靠墊上愉快的時光,幻想著他一生中的愛情和事業上的晉升。從他的沙發,德·梅伊斯特暗自打量了他的床。又一次從一名旅行者觀看事物的利益出發,他學會欣賞這件複雜的家具。他為自己在床上度過的夜晚感到感激,而他的床單和睡衣褲幾乎總是相配,這也讓他感到驕傲。“我建議每一個人如果可以的話,讓他自己換上粉紅的睡衣和白色的床單,”他寫道,因為這些色調能給容易驚醒的睡眠者帶來寧靜和愉悅的幻想。

 

但是此後,德·梅伊斯特或許被指責為忽略了他一直努力要達到目標的全面性。他開始陷入又長又令人厭煩的題外話,並關注著他的狗,羅西尼; 他的甜心,珍尼; 和他忠實的仆人,約安那提。旅行者在尋找有關屋內的旅行的獨特的報道時,很容易在結束閱讀《環繞我的臥室的旅行》後,感到一點被背叛的感覺。 

然而,德·梅伊斯特的作品來源於一種深厚而具有暗示性的洞察力: 即我們從旅行中獲取的樂趣或許更多地取決於我們旅行時的思維模式,多於我們旅行的目的地本身。只要我們可以將一種旅行的思維模式應用於我們自己的地點,那麽我們或許會發現,這些地方的有趣程度會變的不少於洪堡的南美之旅中所經過的高山和飛滿蝴蝶的叢林。 


那麽,什麽是旅行的思維模式?感受力或許是它最主要的特征。我們懷著謙遜的態度接近新的地方。我們並沒有帶著僵硬的觀點來界定什麽是有趣的。我們讓當地人感到不悅是因為我們在馬路上或狹窄的街道上,讃嘆那些當地人認為是非常小巧的細節,而防礙道路通暢運行。我們冒著被車輛撞倒的危險,是以因為我們為一座政府建築的屋頂或是刻在墻上的題字所吸引。我們發覺一間超市或是理髮店不同尋常地迷人。我們用很長的時間思索著一份菜單的設計或是晚間新聞里主持人的服裝。我們敏銳地感覺到在現時以前隱藏著濃厚的歷史,並記筆記和拍照。
 

另一方面,家,使我們在期待中更能覺到安定感。我們主要是通過在那里居住了很長一段時間,而對自己已經發現了關於周圍的每一樣有趣的事情感到欣慰。我們無法想像的在一個我們已經居住了十年或者更長時間的地方,還能發現什麽新的東西。因為我們早已習慣了一切,因而對其視若無物。

Views: 3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