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大夥兒笑了。

 

瞧!誰也沒有瞧出點幾差錯來,甚至連白三爺是多會兒走的也沒顧得上理會。好您哪!百年不遇的大樂子,還能不圍著茶桌 

好好聊聊嗎?誰都搶著談驢,哪還顧得上去瞧人兒。只有老掌櫃例外,他怎麼瞧都覺得白三爺渾身罩著一層晦氣兒。得!晚上抽空兒去求求劉老先生去吧,瞧他爹的面子也得為他討碗飯吃。。白三爺不知道,只顧自個兒徑直走著……

 

但令人不解的是,這位主兒明知現在卸磨已經殺了驢,卻彷彿還要給祖宗臉上抹黑。就好像有什麼勾著引著似的,竟又返身向著那變了臉的主子的大門兒走去。而且眼瞅著那剛剛剝下的驢皮,愣彷彿自己從來沒有玩過驢那樣,一見主子,還是恭恭敬敬地叫了一聲兒: 

「陳爺!……」 

陳爺沒吭聲兒。

 

「已、已經煮上了?」白三爺又主動遞話。 

陳爺還是沒吭聲兒。 

沒聲兒了……

 

灶火呼呼地響著。只見湯鍋裡熱氣騰騰,那小瘸驢兒正碎屍數段在湯鍋裡顫動著。碩大的驢頭顯得格外突出。只不過早已洗剝干淨再看不出那顯眼的白嘴頭子了。一切都被滾燙的湯水咕嘟著,再也聽不得那長吁短歎的嘶叫了。

 

白三爺眼巴巴地盯著。 

驢財神也在愁眉苦臉地瞅著。 

還是沒有一點聲兒……

 

「陳爺!……」白三爺聲帶哭音兒說。 

「唉、唉唉這這……」這回總算搭茬了,而且頗為內疚。 

「好、好陳爺!」白三爺竟激動起來。

 

「唉!這這唉唉……」又是歎息,又是內疚。 

「今後?!」白三爺只覺得眼前充滿了希望。 

「這……」驟然沒詞兒了。 

「……」眨眼心冷了。

 

熱氣兒騰騰,香味兒四溢。那小瘸驢兒的肉塊兒還在湯鍋裡咕嘟著。一會兒探出個驢腦袋,一會兒伸出個驢蹄子。似在不平,似在掙扎,又似在懶洋洋地在裡頭打把式,眼看就要熟了。小瘸驢的肉變得越來越醬紅,白三爺的臉顯得卻越來越慘白。但他還在直勾勾地瞧著…… 

熱氣兒散了,火苗兒滅了,小瘸驢兒又被一塊塊晾在肉案上了。還有那頭、那蹄、那心、那肝、那肺、那驢大腸,再沒有一點兒聲息,都乖乖地讓在那裡擺著。只是閃著油光、散發著香味兒,再不能搖尾巴尥蹶子了。

 

白三爺冷眼中竟又漸漸滲出了淚……

 

淚眼中,那小驢兒竟彷彿又拼拼湊湊自個兒爬起來了。瘸著一條腿兒,頂著個可笑的大腦瓜子,顛兒顛兒地撒起歡兒。御拴馬樁旁一鳴驚人,古茶樓前穿針引線,陳爺府邸後院壓陣,胡同深處拉車賣肉……玩兒,它還在玩兒,按著自己調教的玩兒。玩得有板有眼、有聲有色,玩出了古色古香的「驢肉陳驢肉開發總公司」! 

而現在?…… 

白三爺猛一眨眼,就見那老歪脖兒樹還杵在那裡,但旁邊卻見不到那小瘸驢兒了。只留下不知轆轤了多少輩子的木轆轤車還孤單單停在樹影裡,老氣橫秋、油膩黑亮,車轆轤更不成方圓了。過去它和小瘸驢兒一配套,曾是塞北聞名湯褪驢的活幌子。如今小瘸驢兒被煮了,它也就顯得更破爛不堪了。像一個老絕戶躺在那兒,半死不活地喘著氣兒。天哪!這才叫自己的驢被殺了,幌子被拔了,牌子被砸了,路被堵絕了!

Views: 2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