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說吧,記憶:自傳追述》2.8

在我們的生日和命名日,她令人畏懼的祝賀方式,是農奴式的吻肩膀。由於年齡的增長她逐漸形成了病態的吝嗇,特別是在糖和蜜餞果醬等上面,因而逐漸地,在我父母的認可之下,其他家務安排開始瞞著她悄悄地實行起來。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如果知道了會使她心碎的),她仿佛仍是懸掛在自己的鑰匙圈上,而母親則盡最大的努力用安慰的話語,來打消不時在老人日益糊塗的腦子里閃過的懷疑。她是那遙遠發霉的王國里唯一的女主人——她認為是個真實的王國(如果真是這樣,我們就要餓肚子了)——在她堅定而吃力地穿過走廊,去把在盤子里發現的半個蘋果,或兩塊碎了的小黃油餅乾收起來的時候,跟隨她的是男女僕人嘲笑的目光。 

與此同時,有著大約五十個固定僕人,並且毫無監督的我們城里和鄉間的住宅,是難以置信的走馬燈般的偷竊現場。兩個幕後策劃者,按好管閑事的老姑姑們所說,是廚師長尼古拉·安德烈耶維奇和園丁頭伊戈爾,兩個都是樣子穩重、戴眼鏡、鬢角花白、深受信任的多年的老僕人,姑姑們的話沒有人留意,但是後來證明終究是對的。面對驚人的不可思議的賬單,或在園栽草莓和溫室桃子突然絕跡的時候,我的父親,這個法學家和政治家,因無法對付自己家庭的收支管理而感到職業上的惱火;但是每一次一個複雜的盜竊事件曝光後,某種法律上的疑慮或者顧忌,使他不去采取任何措施。當根據常識需要開除一個無賴的僕人時,那人的小兒子八成會得重病,找城里最好的醫生給他看病的決定就會沖掉其他一切的考慮。因此出於這樣那樣的原因,父親寧肯聽任整個家務管理處於不穩定的平衡狀態(不乏某種悠然的幽默),母親則從她的老保姆的幻想世界不會破滅的希望中得到相當大的安慰。

母親知道,破滅了的幻想會使人多麽痛苦。最最微不足道的失望,對她來說猶如一場大災難。在維拉,一個聖誕節的前夜,在她快要生第四個孩子的時候,不巧生了小病臥床,她要弟弟和我(一個五歲,一個六歲)答應,第二天早晨不要去看我們會發現掛在床柱上的聖誕襪里面的東西,而要拿到她的房間里去看,以便使她能夠看著我們,分享我們的快樂。(本書由王家湘翻譯)(小題由本網站小编加上)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