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說吧,記憶:自傳追述》2.7

在陰雲密布的下午,母親會拿著一個籃子(籃子的里側被什麽人的黑漿果染上了藍色的斑跡),在毛毛雨中獨自開始漫長的採集之旅。晚餐前,能看見她從園子小徑幽暗朦朧的深處出現,她嬌小的身軀和頭裹在帶帽兜的綠棕色的羊毛披風中,上面無數的小水珠在她周圍形成了一種薄霧。當她從滴水的樹下走近看見我的時候,她的臉會現出一種古怪的陰郁表情,也許是表示運氣不好,但是我知道,這其實是得勝的搜尋者緊張地抑制住、小心地呵護著的幸福感。就在她要到我跟前的時候,她的胳膊和肩膀會突然耷拉下來,並且發出誇大疲勞的“噗!”的一聲,讓籃子垂下,以強調它多麽重和滿得多麽驚人。

 

她會在一條白色的花園長凳附近,把她的牛肝菌按同心圓攤放在花園里的一張鐵圓桌上,挑揀數數。把老的、松軟灰暗的去掉,留下嫩而脆生的。在僕人把它們包起拿到一個她一無所知的地方,去面對她不感興趣的命運之前,有那麽一小會兒,她會站在那里懷著默默滿足的喜悦欣賞它們。而正像雨天傍晚常常會出現的那樣,太陽在落山之前可能會閃出一道火紅的光束,就在那兒,在濕漉漉的圓桌上,擺著她的蘑菇,色彩絢麗,有的帶著外部植物——一片草葉沾在黏黏的淺黃褐色的菌蓋上,或者青苔仍舊包在帶黑點的柄的球莖狀根部。一隻小的尺蠖也會在那兒,像一個孩子的大拇指和食指,度量著圓桌的邊緣,並且時不時地向上伸直身體,徒勞地尋找它從中跌落下來的那片灌木叢。

 

母親不僅沒有進過廚房和僕人區,而且這些地方在遠離她的意識的地區,就像旅館中相應的地區一樣。父親也沒有管理宅第的意願,不過他還是規定了三餐的食譜。他會輕輕嘆口氣,打開吃過甜品後男管家放在餐桌上的像個簽名簿一樣的大本子,用優美流暢的字跡寫下次日的菜單。他有個奇怪的習慣,在他考慮下面一連串的文字的時候,總讓鉛筆或鋼筆在紙的上方抖動。對他的建議母親或是含糊地點頭同意,或是做個怪相。名義上,是她過去的保姆在管家,那時她已經是一個老眼昏花、滿臉是令人難以置信的皺紋的老婦了(一八三〇年左右出生,生來就是奴隸),她有一張憂郁的烏龜般的小臉,和一雙走起路來拖著的大腳。她穿件修女式的棕色裙衣,散發出咖啡和腐敗的雖微弱卻難忘的氣味。(本書由王家湘翻譯)(小題由本網站小编加上)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