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說吧,記憶:自傳追述》2.6

她喜歡所有技巧性的和冒險性的遊戲。在她靈巧熟練的手中,一千塊的拼圖逐漸形成一幅英國狩獵的景象;原來看上去像一條馬腿的東西結果是榆樹的枝幹,一直找不到地方的一塊會正合適地填進斑駁陸離的背景中的一個空缺里,給你一種抽象然而是可觸知的滿足帶來的淡淡的興奮。有一陣子,她非常喜歡撲克牌戲,這種牌戲是通過外交圈子傳到聖彼得堡社交界的,因此其中一些組合有好聽的法文名字——“三張對”是brelan,“同花”是couleur,等等。當時玩的是常規的“暗撲克”,偶爾玩增加刺激的積累賭注凑做百搭的撲克戲。在城里,她常常在朋友家里玩撲克,一玩玩到淩晨三點,這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前的幾年中的社交消遣;後來,在流亡期間,她常常會想像(懷著和回憶起老德米特里時同樣的驚訝和不安)她的車夫皮洛戈夫似乎仍在無盡的長夜的無情的嚴寒中等著她,盡管,他的情況是,在一間熱情好客的廚房里喝加了朗姆酒的茶,必定在緩和那些漫長的不眠夜的等待上起了很大的作用。 


夏天她最大的快樂之一,是極具俄國特點的消遣pogrib(找蘑菇)。她的美味收獲用黃油炸後再用酸奶油加濃,經常出現在晚餐桌上。並不是說味覺品嚐的時刻有多麽大的重要性,她主要的快樂是在尋找的過程之中,而這個尋找是有自己的規則的。據此,傘菌是不摘的;她摘的都是在菌類中可以食用的牛肝菌屬那一類,被一些人稱做“管狀蘑菇”、被真菌學家客觀地界定為“陸生,多肉,易腐,由中央柄支持的真菌類植物”的蘑菇(黃褐色的edulis、棕色的scaber、紅色的aurantiacus,以及其他幾種近屬)。它們小巧的帽子——在未成熟時堅實,成熟後則粗壯,引人垂涎——有著平滑(不是片狀體)的背面和勻整結實的柄。牛肝菌蘑菇經典的簡單結構,使它們和有著荒唐的菌褶,及軟塌塌的柄環的“真正的蘑菇”有很大的不同。然而,擁有膽小的味蕾的國家把他們的知識和胃口都局限在後者,即那些平庸和醜陋的傘菌身上,因而,在英美外行的腦子里,貴族類的牛肝菌最多也只是變了樣子的傘菌而已。
 


下雨天氣會使這些美麗的植物在我們園林里的杉樹、白樺樹和山楊樹下大量出現,特別是在把園林一分為二的車道東邊的老園子里。那里背陰的幽深處會,匯集使俄國人的鼻孔張大的牛肝菌特殊的濃烈氣味——一種由潮濕的青苔、肥沃的土壤和腐爛的葉子混合在一起的令人感到滿足的陰濕氣味。但是你還是得在濕潤的林下灌木叢中,扒拉細看上好一陣子,才能找到真正好的東西,例如一叢戴著小帽子的嫩edulis,或者有大理石花紋的那種scaber,並小心地將它們從土里弄出來。
(本書由王家湘翻譯)(小題由本網站小编加上)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