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要等死後方可定論 


人的幸福要等到最後,
 

在他生前和葬禮前, 

無人有權說他幸福。——賀拉斯 

 

孩子們都知道克羅伊斯國王的故事。該國王被居魯士抓獲並要處死。行刑時,他大聲叫道;“啊,梭倫,梭倫! ”此事傳到居魯士那里,後者了解情況後,派人對克羅伊斯說,他核實了梭倫以前對他的警告,那就是,不管命運女神賦予你多美麗的臉孔,誰都不能說自己幸福,要等死後才作定論,因為人類的事變化其測,稍有風吹草動,便會變成另一種完全不同的狀態。然而,斯巴達國王阿格西勞斯是怎樣認為的呢? 有人對他說波斯國王幸福,因為那國王年紀輕輕就如此強大,阿格西勞斯回答道;“不錯,可是,普里阿摩斯在他這個年紀也不是不幸福呀。”馬其頓的國王們,偉大的亞歷山大的繼承人,有的在羅馬當細木匠和書記官;西西里的獨裁們,有的成了科林斯的教書匠。龐培曾是一代驕子,征服了半個世界,卻在一位埃及國王的無賴軍官面前可悲地苦苦哀求,為了多活五六個月,這位偉大的龐培付出的代價何其之大;在我們祖輩那時候,有十名叫呂多維克? 斯福扎的人,米蘭的第十任公爵,統治米蘭很長時間,把整個意大利搞得天翻地覆,可最後卻成了階下囚,客死在法國的洛什,而他在那里度過的十年,是他一生中最糟糕的日子。基督教國家最強大國王的遺孀,世界上最美麗的王后。不久前不也死於劊子手的屠刀下了嗎? 這樣的例子舉不勝舉。因為,正如暴風驟雨會襲擊傲慢和孤高的建築物一樣,天上的神靈也會對人間的偉大產生妒意。
 

一股隱秘的力量專與人類的強大為敵, 

把束棒和斧頭肆意嘲弄, 

當成了微不足道的玩具。——盧克萊斯 


有時,命運似乎專候我們生命的最後時刻,來顯示它的威力,頃刻間便推翻它長年的建造。我們會像拉布里尤斯那樣叫起來:“顯然,我又多話了一天。”
  

因此,梭倫的警告是不無道理的。但是,他是個哲學家,對他而言,命運的寵愛和不寵愛並不意味著幸福和不幸福,而偉大和強大不過是無關緊要的巧合,所以,我覺得,梭倫很可能看得比這個更遠,他可能想說,一個人在尚未演完人生喜劇最後也許是最難的一幕之前,就決不要說生活幸福,因為幸福取決於安詳和知足的心境,果斷和自信的心靈。人的一生都可能戴上假面具:那些漂亮的哲學言論不過用來裝飾我們的舉止;那些意外的遭遇不想把我們徹底摧垮,因此我們總能保持安詳的面容。但是,當我們面對死亡,扮演人生最後一個角色時,就再沒有什麽可裝的了,就必須講真話,直截了當地道出內心之所想, 

 

惟有此刻,真話才從心底湧出, 

面具揭開,露出了真相。——盧克萊修 

 

這就是為何我們一生的行為都要受生命最後一刻的檢驗。這是關鍵的一天,對以往的日子作出判決的一天。“這是對我逝去的年華作定論的一天,一位古人固如是說。我將用死來檢驗我的研究成果。我們將可看到我的言論是出自嘴巴,還是出自內心。 

許多人是通過死來對他一生的好壞名聲定性的。龐培的岳父西比阿生前聲名狼藉,但他的死法使他重獲尊重。伊巴密濃達被問及他與卡布里亞斯、伊菲克拉特三人中,他最敬重誰時,回答道;“那要看如何死才能下結論。神的確如此,在評價伊巴密濃達時,若不考慮他死時的榮耀和偉大,就等於把他的光輝抹去了許多。這是上帝的意願。而在我們這個時代,我認識的人中,有三個人一生卑鄙無恥,可憎可恨,但他們的死卻規規矩矩,正正經經,無可指責。

Views: 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