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說吧,記憶:自傳追述》3.1

一位沒有經驗的紋章學家,很像一個中世紀的旅行家,他從東方帶回的,是在他一直擁有的本國動物的知識的影響下,形成的對該地區特有動物的想像,而不是直接進行動物學探究的結果。因此在本章的第一個文本中,當我描繪納博科夫家族的紋章時(多年前在一些家庭瑣物中不經意地看過一眼),不知怎的竟把它扭曲成两隻擺著姿勢、中間放著一個大棋盤的熊的爐邊奇景。現在我查找了那個紋章,失望地發現它其實是两隻獅子——微帶棕色,也許是有著濃密粗毛的野獸,但是並不真正是熊——正躍立著揚起前爪,側身後顧、怒目而視,傲慢地展示著那不幸的騎士的盾牌,盾牌只不過是西洋跳棋盤的十六分之一那麽大,青紅兩色相間,每一個長方格中有一個臂端有三葉花的白色十字架。在它上方可以看見一個騎士的剩餘部分:他堅硬的頭盔和不能充當食物的護喉甲胄,以及從青紅色葉狀裝飾中伸出來的一條勇敢的胳膊,仍在揮舞著一柄短劍。銘文是Za'——“為了勇氣”。

我在一九三〇年請教了父親的表兄弟,熱愛俄羅斯文物的弗拉基米爾·維克托羅維奇·戈盧布佐夫,據他說,我們家族的奠基人是納博克·穆爾扎(全盛時期一八三〇年左右),一位摩斯科維的俄羅斯化了的韃靼親王。我自己的堂兄弟謝爾蓋·謝爾蓋耶維奇·納博科夫是個博學的系譜學家,他告訴我,十五世紀的時候,我們的祖先在莫斯科公國擁有土地。他讓我參考一份關於一四九四年伊凡三世時代發生在鄉紳庫里亞金和他的鄰居盧卡·納博科夫的兒子們菲拉特、葉夫多基姆和弗拉斯之間的農村爭執的文件(收入一八九九年尤什科夫在莫斯科出版的《十三至十七世紀的法案》中)。在後來的幾個世紀中,納博科夫家的人成了政府官員和軍人。我的高祖父亞歷山大·伊萬諾維奇·納博科夫將軍(一七四九—一八〇七)在保羅一世統治時期是諾夫哥羅德衛戍團的團長,在官方文件中這個團被稱做“納博科夫團”。他最小的兒子,我的曾祖父尼古拉·亞歷山德羅維奇·納博科夫,在一八一七年的時候是個年輕的海軍軍官,那時他和未來的海軍上將馮·蘭吉爾男爵及李特克伯爵一起,在海軍上校(後來成了海軍中將)瓦西里·米哈伊洛維奇·戈洛夫寧的領導下,參加了繪制新地島(竟然偏偏是這個地方)地圖的考察,那兒的“納博科夫河”是以我的祖先的名字命名的。在相當一部分地名中留下了對考察團領隊的紀念,其中之一是西阿拉斯加的蘇厄德半島的戈洛夫寧環礁湖,霍蘭博士描述過那里的一種名為Parnassius pas le pied marin(告訴我關於他的情況的我的堂兄弟謝爾蓋·謝爾蓋耶維奇是這樣說的),調到了莫斯科近衛團。他娶了安娜·亞歷山德羅夫娜·納濟莫夫(十二月黨人納濟莫夫的姐妹)為妻。我對他的軍事生涯一無所知,不管他幹的是什麽,都無法和他哥哥伊萬·亞歷山德諾維奇·納博科夫(一七八七——八五二)相比,他是抗拿破侖戰爭中的英雄之一,老年時是聖彼得堡彼得保羅要塞的司令,里面的一個囚犯是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雙重人格》等作品的作者,寬厚的將軍把書借給他看。然而有意思得多的是這樣一個事實,他的妻子是葉卡捷琳娜·普希欽,普希金的同學和親密朋友伊萬·普希欽的姐妹。印刷者們,注意了:兩個是“欽”,一個是“金”。
(本書由王家湘翻譯)(小題由本網站小编加上)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