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麥拿出一張紙來,上面有一長列的字,他拿著一支墨水鉛筆在看著。

“你瞧他吃飯的時候也在工作,”派遜斯推一推溫斯頓說。“工作積極,噯?夥計,你看的是什麽?對我這樣一個粗人大概太高深了。史密斯,夥計,我告訴你為什麽到處找你。你忘記向我繳款了。”

“什麽款?”溫斯頓問,一邊自動地去掏錢。每人的工資約有四分之一得留起來付各種各樣的志願捐獻,名目之多,使你很難記清。

“仇恨周的捐獻。你知道——按住房分片的。我是咱們這一片的會計。咱們正在作出最大的努力——要做出成績來。我告訴你,如果勝利大廈掛出來的旗幟不是咱們那條街上最多的,那可不是我的過錯。你答應給我兩塊錢。”

溫斯頓找到了兩張折皺油汙的鈔票交給派遜斯,派遜斯用文盲的整齊宇體記在一個小本子上。

“還有,夥計,”他說,“我聽說我的那個小叫化於昨天用彈弓打了你。我狠狠地教訓了他一頓。我對他說,要是他再那樣我就要把彈弓收起來。”

“我想他大概是因為不能去看吊死人而有點不高興,”溫斯頓說。

“啊,是啊——我要說的就是,這表示他動機是好的,是不是?他們兩個都是淘氣的小叫化子,但是說到態度積極,那就甭提了。整天想的就是少年偵察隊和打仗。你知道上星期六我的小女兒到伯克姆斯坦德去遠足時幹了什麽嗎?

她讓另外兩個女孩子同她一起偷偷地離開了隊,伍跟蹤一個可疑的人整整一個下午!她們一直跟著他兩個小時,穿過樹林,到了阿默夏姆後,就把他交給了巡邏隊。”

“她們為什麽這樣?”溫斯頓有點吃驚地問。派遜斯繼續得意洋洋地說:

“我的孩子肯定他是敵人的特務——比方說,可能是跳傘空降的。但是關健在這里,夥計。你知道是什麽東西引起她對他的懷疑的嗎?她發現他穿的鞋子狠奇怪——她說她從來沒有看見過別人穿過這樣的鞋子。因此很可能他是個外國人。七歲孩子,怪聰明的,是不是?”

“那個人後來怎樣了?”溫斯頓問。

“哦,這個,我當然說不上來。不過,我是不會感到奇怪的,要是——”派遜斯做了一個步槍瞄準的姿態,嘴里哢嚓一聲。

“好啊,”賽麥心不在焉地說,仍在看他那小紙條,頭也不擡。

“當然我們不能麻痹大意,”溫斯頓按照應盡的本分表示同意。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