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蜜莉小姐是我們的總監護人,年紀最長。她身材不特別高,不過她的動作,例如她老是把頭抬得高高的,總讓人誤以為她非常高大。她將一頭白髮紮在腦後,但是總是有幾撮頭髮鬆脫,到處飄動。這些頭髮真教我抓狂,不過艾蜜莉小姐老像沒看到似的,彷彿對這些頭髮不屑一顧。每到傍晚,她的模樣看起來非常奇怪,滿臉全是散落的頭髮,就連她平靜謹慎地和學生說話時,也懶得將臉上的頭髮撥開。學生都非常怕她,對她的觀感也與其他監護人不同。不過,一般認為她為人公正,也十分尊重她的決定;就連我們在小學的時候,雖然覺得她的存在令人生畏,但也一致認為海爾森因為有她存在,我們才有安全感。


未經請求而去找艾蜜莉小姐,是需要點兒膽量的;若是帶著類似羅伊的要求去見她,可說是一種自殺行為。但是羅伊並不像我們所預期的被大大地訓斥了一番,接下來那幾天,據說監護人之間開始談論、甚至辯論有關代幣的問題。後來,學校宣佈入選的學生可以獲得代幣,但是補償不多,因為作品能被夫人選上,那是「至高無上的榮耀」。這個作法無法平息雙方支持者,因此這件事後來還是爭辯不休。

那天早上,波莉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問了露西小姐問題。當時我們在圖書館,圍坐在大橡木桌旁。我還記得壁爐裡有木頭燒著,大家正在讀劇本。突然,劇本中的某句台詞引發蘿拉針對代幣這件事情講了些俏皮話,所有人都笑了,露西小姐也是。接著,露西小姐說:既然海爾森裡每個人都在談論這件事,我們就別管劇本了,這堂課剩下的時間,就來彼此交換對代幣制度的看法。波莉就是在這個時候,教人意想不到地提出了她的問題:「露西小姐,夫人到底為什麼要拿走我們的東西呢?」


所有的人都沒有說話。露西小姐不常發脾氣,她若要發脾氣,學生一定會知道。那時我們一度以為波莉就要挨罵了。但是露西小姐並沒生氣,而是一個人陷入了沉思。我記得當時心裡很氣波莉,氣她笨到破壞了大家不成文的規定,同時卻也迫不及待地想聽聽露西小姐如何回答。顯然,我不是在場唯一一個有這種情緒糾結的人:幾乎每個人都在心裡責怪波莉,然後才轉為渴望聽到露西小姐的答覆,我覺得這對可憐的波莉並不公平。


露西小姐經過了好一會兒之後才說:「我今天可以給妳的回答是,夫人這麼做有一個非常好的理由,而且是非常重要的理由。不過,要是我現在解釋給妳聽,妳也不見得能了解,希望將來有一天,妳能得到清楚明白的答案。」

我們沒有強迫露西小姐解釋,現場氣氛變得非常尷尬,雖然我們很想再多知道一些,但是最希望的,還是趕緊跳脫這個危險地帶。接下來的時間,或許有些刻意吧,我們再度爭辯著代幣的話題,大家才鬆了口氣。不過,露西小姐的話,我怎麼也聽不懂,後來幾天我不時想起她的話。這也就是為什麼那天下午在池塘邊,湯米告訴我他和露西小姐的談話,提到她說我們有些事情「學得還不夠」的時候,在我心中勾起了那次在圖書館──可能還有一、兩件類似的小事件──的回憶。

Views: 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