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以後,夫人這個話題雖然不是禁忌,但是我們一群人也是絕少提起。這種情形很快就從我們這個小團體,散播到同一年級的所有學生,大家對夫人依然存有好奇心,只是我們感覺得出來,如果進一步探究夫人如何處理我們的作品,以及究竟有沒有藝廊這個地方,將會陷自己於目前尚且無法面對的境地。

藝廊這個話題偶爾還是會出現,所以幾年後,當湯米在池邊告訴我,他與露西小姐之間那次不尋常的談話時,我發現好像有什麼勾起了自己過去的記憶。後來,當我留下湯米一個人坐在石頭上,趕忙走向運動場追上朋友的時候,這段過去的記憶才終於出現。

 

這是有關露西小姐在課堂對我們說過的話。我之所以記得她這番話,是因為當時那些話把我搞糊塗了,同時也是因為那是少數幾次藝廊這個話題,能夠當著監護人刻意提起的時刻。

當時,我們正在討論後來被稱為「代幣爭議」這個話題。幾年前,湯米和我就討論過了,不過我們一開始對於那場討論發生的時間沒有共識。我記得大約是在十歲的時候,湯米覺得更晚,不過最後他也同意是十歲時發生的事情。我確定自己記的沒錯:那時我們是小學四年級,就在夫人那個事件之後沒多久,不過距離我們在池邊談話,也是三年前的事了。

我認為,這個代幣爭議之所以出現,全是因為我們隨著年齡的增長,變得越來越貪心。我已經說過好多次了,一個學生若有作品能夠入選擺放在撞球間,不論能否被夫人帶走,都已經是莫大的勝利了。不過,等我們到了十歲,對於這件事的心情開始變得有些矛盾。以代幣當作貨幣制度的交換活動,讓我們培養出了一種銳利的眼光,懂得將自己製造的物品提高定價出售。我們成天想的,不外就是能多買幾件運動衫、做床邊佈置,以及裝飾個人風格的書桌等,當然還有蒐集我們的「收藏品」囉!


我不知道是不是每個人唸書的地方都能擁有自己的「收藏品」。一般只要是遇到就讀過海爾森的學生,遲早都會發現他們對以前收藏品的懷念。當時,我們覺得擁有個人收藏品是理所當然的事。每個人都有一只刻有名字的木箱,這只木箱擺在床底,裡面裝滿了自己從拍賣會或交換活動得來的一些物品。我知道校內有一、兩個同學並不在意自己的收藏品,不過多數人可都是小心翼翼地把木箱內的物品取出展示,並細心地將新的東西收藏起來。

不過,整件事情的重點是,當我們到了十歲的時候,原先覺得能讓夫人帶走自己的作品是個莫大的榮耀的觀念,和失去了暢銷商品的念頭出現抵觸。這是代幣爭議的關鍵所在。

首先發起這個爭議的是幾個學生,主要都是男同學,他們抱怨說,所有夫人拿走的東西,應該都要得到代幣補償才對。很多學生贊同這樣的提議,不過其他人卻覺得這個想法豈有此理。這個爭議在學生之間持續了好一陣子,直到後來有一天,大我們一個年級、被夫人拿走了很多作品的羅伊,決定去找艾蜜莉小姐談談這件事情。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