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昕宇《侶行~愛到極致,行到極端》(13)第四章·馬魯姆火山,地獄也是天堂

人不可貌相,店不可鋪量。里面有一個40多歲的大叔他有個飛機組,而且他也是瓦努阿圖唯一一個得到火山飛行許可的人。行業壟斷。

租了三架,兩架固定翼飛機,負責把我們和行李送到安布里姆島;一架直升機,負責從安布里姆把我們送到馬魯姆火山上。固定翼飛機在火山上是沒法降落的,不可能有滑行距離。

去到一個私人飛機場,機庫里停著好幾架固定翼飛機,羅賓遜R66,低空飛行、登山探險最常用的一款。

 

我們運行李的車只能停在機場門口,物資加原來的裝備,將近一噸重。機場保安不管,讓我們自己搬上飛機。搬了一個回合就不行了,這得到猴年馬月!於是給租我們飛機那老板打電話,對方很爽快,說馬上過來處理。幾分鐘後,他開著輛摩托飛奔而來,打了一個“OK”的手勢,這事兒他來辦。

 

跟保安溝通失敗,還是不放我們的行李車進機場。那老板怒了,指著保安一通大罵,掉頭氣呼呼地進了機場。就見他開著飛機,朝我們滑翔了過來,到門口一個漂亮的原地掉頭,一揮手,搬!霸氣外露。

我們不約而同地豎起了大拇指,機場保安目瞪口呆。

行李裝機完畢。帕斯卡開車趕過來,機場通知他去拿我們丟失的行李,我們的繩子回來了。之前的種種不快一掃而光,最後的裝備也歸隊了。我們準備飛往安布里姆島,向火山進發。

 

帕斯卡說:“接下來的路程得你們自己去了,我不能跟著你們去火山。”

為什麼?跟索馬里摩加迪沙仇視美國人一樣,安布里姆島土著仇視英國人和法國人。

瓦努阿圖是1980年才獨立的,之前的150多年,這片島嶼群一直是被英、法兩國殖民的。到20世紀中葉,還發生了多次大規模的反殖民、反白人運動。獨立後,土著們依然很痛恨白人。 

 

因為昨晚的一場誤會,帕斯卡一直跟我們道歉。

在火山監控中心,我們查看了馬魯姆近一個月的活動狀態。

開飛機的老板好威風,直接把飛機開到我們和行李跟前。保安和他的小夥伴們都驚呆了。

 

帕斯卡幫我們聯系了在安布里姆島上的另外一個向導喬伊斯。此人是當地土著的首領。那個島是屬於他的,無論是他的族人還是我們這些外來者,上了島,一切生殺大權,全由他掌控。

最後,帕斯卡重復交代,跟當地土著打交道是很危險的我們一定要謹慎。很多國外的探險隊,都在他們身上吃過苦頭,一夥新西蘭人曾經被安布里姆全島土著追殺,因為他們褻瀆了火山,褻瀆了土著的圖騰、神靈。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