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筱渝*湯皇珍行動藝術的創作形式: 以《我去旅行》系列為例(13)

〈旅行五/一張風景明信片〉是湯皇珍邀請觀眾(6名成人2名小孩1隻動物)一同再製/再現一張她記憶中的老照片的旅行。這件作品除了在臺灣大里之外,也在韓國、法國和義大利等國家拍攝。湯皇珍僅以口頭描述該張老照片的內容,引導參與者重現相片的場景,以一種「擬似」的手法,

 

逐漸挪移、模糊並覆蓋老照片具有的文本性與原真性。易言之,再製/再現反而變成挪用,複本取代正本,複本即是正本。作品〈旅行六/幸福之島〉則虛構了一座幸福的體驗之旅。展演空間分為三層,每一層的觀眾與作品互動的形式如下:在第一層的觀眾,可遊走於高低不齊木製的虛像之

「島」,彷彿置身在一座小島,隨意欣賞不同方位的風光。在第二層的觀眾, 一方面可以進入現場設置的電腦,瀏覽模擬的路徑,尋找此「島的所在」,或者觀看其他人留下的「幸福紀錄」;另一方面觀眾也可以坐在木製的牆上, 與影片中的情侶一樣相依偎。在第三層的觀眾,可以在電腦中鍵入字句「書寫」幸福遊記,或是模擬情侶看板拍攝紀念照。這件作品主要經由觀眾的「書寫」與「拍照」,使

「旅行」的虛實產生質變,反轉了紀錄的真相,同時也揭露了人們所謂的幸福感,其實是建立在人為虛構的基礎上。

〈旅行七/廣場旅人〉的湯皇珍在西班牙的瓦倫西亞展開了一場「尋家」之旅。她在這場行動表演中腳邊擺著一面「請幫我找回家的路」的牌子, 手握麥克風央求過路人幫她找路。一旦路人根據她所提供的一張風景明信片為她「尋找回家之路」時, 湯皇珍便反主為客,成為手持錄影機的紀錄者。整場行動藝術如同一場露天的表演,偶發、隨機邀請觀眾一起參與演出,這過程本身即是一趟假借尋家的旅行, 也令人得以重新思索

「家」的意義。然而,〈旅行八〉的湯皇珍像個返家過久亟欲獨處的遊子, 選擇將自己關在一間木製狹小隔間裡喃喃自語。在〈旅行八/智者在此垂釣〉的表演現場,觀眾只能藉由房間外的視訊裝置看到她在密室裡的活動,被動地收聽一齣自言自語、看似無意義的廣播劇。這件作品試圖解構傳統的敘事類型,亦即以反敘事的敘事形式,打破話語敘述的文本結構, 讓藝術家與觀眾一如垂釣的智者與上鉤的願者般,在長達一小時又二十分鐘的敘述中進行「意義」的「垂釣」之旅。

〈旅行九/遠行的人〉以類似尋

人啟事的登載與張貼方式,在藝術空間進行問卷調查,問卷內容主要關於何謂藝術或何謂藝術家等諸如此類的問題。觀眾填寫問卷之後,湯皇珍便主動聯繫以進行其後的拍攝工作。藉由這件問卷式的作品,湯皇珍邀請觀眾對藝術本身進行辯證,來凸顯臺灣社會怠忽專業藝術家的輕慢心態,也是湯皇珍以藝術家的身分的自我定位之旅。最後,《我去旅行》系列的第十件作品〈旅行十/墓誌銘前置〉,裝置在四層樓高的臺中Z空間,每層樓各自代表湯皇珍人生不同階段的文本場景。她梭巡在每一個空間中,隨機撿取並誦讀散落紙片上的文字,審視每一個物件猶如臨終前對人生的回首。

 

這些物件文本即其所謂的墓誌銘── 她為自己的死亡做一場提前的告別式。而在〈旅行十/墓誌銘終場〉,她更為自己製作了一座由四個木製房間圍成十字形狀的「墓地」,並在裡面吟唱為自己寫下的墓誌銘。她也不斷在象徵各個生命時期的四個木板隔間之中遊走,在時而開啟、時而關閉的房間與狹小的通道裡,將自己的一生做了一場完整的溫習與回顧。總之,作品〈旅行十/墓誌銘〉所塑造的時空, 成為了她生命每個時段的旅行寓言, 也是此生的回望之旅。

Views: 5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